‌·

维特与近代东北亚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3月12日        版次:GB06    作者:王绍贝

    《维特档案———访问记、笔记》,(俄)谢·尤·维特著,李晶等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 16年12月版,248 .00元。

    《维特伯爵回忆录》,(俄)维特著、(美)亚尔莫林斯基编,商务印书馆1976年版。

    王绍贝 自由撰稿人,汕头

    谢尔盖·尤里耶维奇·维特(1849-1915)伯爵,是沙皇俄国历史上最后两任沙皇(亚历山大三世和尼古拉二世)的重臣,曾担任交通大臣、财政大臣、大臣会议主席等重要职位。他是沙皇末期许多重大事件的亲历者,也是沙皇许多重大决策的目睹者和一定程度的参与者。他在任期间主要政绩有建立酒类专卖制度、修建西伯利亚大铁路,日俄战争战败后与日本签订《布茨茅斯合约》,发起了俄国的君主立宪制改革,他的一生正好经历的沙皇俄国衰亡的全过程。维特的回忆录不是一个退出政治舞台、旁观世事变迁的人对过去的歌功颂德,他晚年因为政坛失意,才开始了回忆录的写作,直至生命的最后一息,他一直念念不忘政治,始终希望挽回失去的影响力和权力,撰写回忆录的目的也在此,因而他的回忆录不免党同伐异之见,回忆录中许多错误被后来的历史学家所指出并批评,尽管如此,维特的回忆录仍是研究近代俄国乃至东北亚史的重要史料。

    维特的回忆录我国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出版过不止一个版本,但都是压缩重新编排的删节、改编本。这次出版的《维特档案——— 访问记、笔记》是根据档案俄文原文完整翻译的第一个全本,中文版达1758页,全书经维特本人审校的部分仅占3%,内容经常有重复,语言不简练,叙事不严谨,颠三倒四,甚至出现观点和事实前后矛盾的情况。维特的这部回忆录时间跨度大(接近70年)、叙述历史事件、人物繁多,从出身世家说到官场浮沉,从宫廷内幕说到官僚、军人百态、学者轶闻、印象,不仅有庙堂之高的国策出台过程,也有底层天罗地网的新闻检查和文字狱、动荡、流血的革命画面,还记录了亚历山大三世的强悍、善于纳谏,末代尼古拉二世的懦弱形象等趣事琐闻。此书值得研究的角度和内容实在多得令人无从下手,本文仅就涉及中国与东北亚历史部分内容进行探讨。

    维特不仅是俄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人物,也是中国近代历史上与李鸿章打过交道的“名人”。维特主持修建了俄国横跨西伯利亚的铁路,其东段延伸到我国东三省,史称“中东铁路”。中东铁路的修建要追溯到中日甲午战争,清朝战败后签订了《马关条约》,李鸿章运用“连横合纵”的外交手段,发动由俄国主导的“三国干涉还辽”运动,维特迫使日本归还东三省,但绝不是白白帮中国的忙,他提出的回报就是将正在修建的西伯利亚大铁路延伸到中国东北,直达海参崴,也即中东铁路。不仅路权归俄国所有,而且铁路两旁划出一段土地供铁路运行之用,为了保护铁路还设立护路军,并建立中俄友好防御同盟,共同抵抗日本的侵略。这就是《中俄密约》的基本内容。关于当时盛传李鸿章签订《中俄密约》曾收受贿赂一事,维特在回忆录中进行辟谣,但在1898年俄国强占旅顺、大连一事上,维特则坦言为此向李鸿章、张荫桓贿赂共计75万卢布。

    从李鸿章的签约动机来说,他确实是想借助俄国的力量来对抗新兴帝国日本的威胁,与其白送日本,不如挑动日俄两国的矛盾、战争。尽管1897年胶州湾事件掀起了瓜分中国的狂潮,中俄同盟的密约随即被尼古拉二世无情撕毁,并占领了旅顺口、大连湾,但这种撕毁合约的行为遭到了维特的强烈反对,他甚至认为,俄国衰亡的远因要追溯到远东,特别是中俄同盟的破坏,蔑视新兴帝国日本强占旅顺、大连,导致日俄战争,正是日俄战争的战败激化了俄国国内矛盾,导致1905年革命,而1905年革命又是1917年革命的预演,李鸿章的卖国行为虽然没有拯救大清国和东三省,但却间接埋下了俄国灭亡的种子。如果我们从维特的角度来看历史,近代东北亚的局势因为日本的崛起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并间接导致了沙皇俄国与清朝两个老大帝国的灭亡。

    日俄战争爆发前,维特就曾向尼古拉二世提醒日本可能发动战争,但刚愎自用的尼古拉二世则傲慢地认为只要俄国不想战争,就不会发生战争,。他的一意孤行终于迎来了日俄战争的大败。

    尼古拉二世不得不派他并不喜欢的维特去收拾残局,维特代表沙俄与日本政府签订了《朴茨茅斯合约》,签约地点在美国朴茨茅斯。当时的美国是日本的支持者,提供了日本许多国家贷款,维特签订的几乎是城下之盟,但他却不卑不亢、据理力争,并巧妙利用媒体展示俄国文明礼让的高风亮节(与李鸿章之不善于利用媒体恰成对比),将日俄战争渲染成白种人与黄种人的战争,激起美国白人的深深同情,使得日本谈判大使在美国乃至国际舆论上处于不利地位。这时的日本举国欢腾,他们终于通过日俄战争报了当年“干涉还辽”的一箭之仇,于是狮子大开口,要求俄国承认朝鲜的“独立”地位,将中东铁路、旅顺、大连及中国东北三省的一系列权利转归日本,并要求巨额的战争赔款,但维特坚决拒绝了日本提出的巨额战争赔款的要求,并通过美国总统从中斡旋,迫使日本最终同意放弃了战争赔款。

    朝鲜也好,东北三省也好,本就不是沙俄的领土,能够及早结束战争而不花一分钱赔款,在俄国朝廷看来已经是大功一件,维特回国后立即被授予伯爵进行表彰。然而,国内大部分不了解国情的“小粉红”却群情激奋,维特与签订《马关条约》李鸿章一样得了“卖国贼”的恶名,想必他们在痛恨日本这一点上有了更深的体会。

    为了平息1905年革命,维特不得不一方面动用武力镇压动乱,一方面他又向尼古拉二世提交了君主立宪制改革的报告,尼古拉批准了这个政治制度改革的纲领。但实际上,主张君权至上、开明专制的尼古拉二世并无意搞真正的君主立宪,当人民要使用民主权利的时候,这些权利又都被收回了,政府否定了国家议会的杜马具有的审核国家财政预算的权力,维特被迫辞职。假立宪引来了真革命,1917年罗曼诺夫王朝的结局竟酷似1911年大清国的结局。历史的机缘和不可思议令人慨叹。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