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240亿美元的故事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3月12日        版次:GB02    作者:Dawn

    Snap推出的Spectacle眼镜大大刺激了用户的拍摄和应用热情。

    Snap首席战略官伊姆兰·汗在IPO现场。

    斯皮格尔与扎克伯格有诸多相似之处。

    当地时间3月2日,“阅后即焚”应用S napchat母公司S nap在纽约证券交易所高调上市,公司股票发行价为17美元,估值约为2 4 0亿美元。这是2012年Face book上市以来最受期待的技术公司IPO,其26岁的C E O斯皮格尔由此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亿万富翁,拥有55亿美元身家。一个诞生刚刚5年的分享插件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它真的能像投资者预期的那样,成为下一个社交媒体巨头吗?

    去年夏末的一晚,美国亚利桑那州Diam ondbacks体育场,一群年轻女孩正拥在一起,旁若无人地自拍。她们嘟着嘴,手里拿着西班牙油条,做出各种姿势。一位无聊的场外摄影师拍到了她们,两名中年M LB(美国职棒大联盟)主持抓住这个机会,嘲弄这些年轻人。

    “这是我今天300张自拍里最好的一张。”一个评论员揶揄地“配音”。“看,我吃了第一口油条!”她的搭档接话,“这是第二口!”“佩拉塔攻进了中场,但没人注意到!”

    这段画面在网上迅速传播开来。从M LB职员的角度看,这些年轻人简直是浪费门票,只把比赛当背景板,对场上的热烈毫不关心。但是,那些女生有自己的世界,她们并不是为电视摄像头而活。她们在享受自己的时光——— 通过Snapchat。

    而如今,消费者、广告商、明星、媒体品牌和竞争对手正越来越多地通过Snapchat的镜头看世界。过去一年半时间里,它发布了一系列大胆的功能应用,从荒诞主义的数字面具,到换脸,到现场故事,直接冲上了社交媒体先锋的位置。现在,Snapchat自称日常活跃用户超过1.5亿,并实现了一个崇高的目标:2016年收入超过3亿美元。它引入基于 位 置 的 地 理 滤 镜 ,推 出 了Spectacles———这款花哨的太阳镜可以从佩戴者视角拍摄短视频———真正激发了增强现实和可穿戴技术消费狂热,让那些“夸夸其谈”的对手,包括M agic Leap和Google眼镜,都无法匹敌。而在Snap强势上市之际,各路分析师都意识到,解剖Snapchat及其产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重要。毕竟,一直以来,低估Snapchat的,正是那些没有时间去看看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的人。

    30亿与《孙子兵法》

    在所有低估Snapchat的人中,最有名的大概是马克·扎克伯格。很多人听说过Facebook出30亿美元收购Snapchat、却遭到无情拒绝的事儿。但在那之前还有序曲。据《福布斯》杂志报道,2012年底,扎克伯格给Snapchat创始人、22岁的斯皮格尔发了一封电邮:来门帕洛克吧,咱们认识一下。后者回应:很乐意……如果你来我这儿的话。

    最后,扎克伯格趁着与建筑师弗兰克·盖里会面商量Facebook总部设计的机会,飞到了斯皮格尔的家乡洛杉矶,两人悄悄地见了面。扎克伯格此行怀有目的——— 他想让斯皮格尔及其创业伙伴鲍比·墨菲(Snapchat首席技术官)放弃Snapchat,因为F acebook即将上马新产品Poke,其功能也聚焦于“阅后即焚”。斯皮格尔感受到了对方的“杀机”,“这基本就是在说:我们要碾碎你。”他回忆说。

    他和墨菲立即回到办公室,为六名员工每人订购了一本书———《孙子兵法》。

    2012年12月21日,Poke首次亮相,扎克伯格通过电邮将链接发给斯皮格尔。已经停用F acebook的斯皮格尔疯狂地打电话给墨菲,让他测评,后者得出的结论是:两者几乎一样。

    但是市场没有垂青扎克伯格。推出的第二天,Poke在iPhone应用商店排名第一。但不过三日,到了圣诞节那天,Snapchat开始领先,Poke则消失在30名以外。于是2013年秋,发生了传说中的“30亿美元收购”。当时很多人觉得荒谬:30亿!收购一个刚刚出现两年、没有收入、也没有营收时间表的插件!但更荒谬的是,斯皮格尔拒绝了扎克伯格。好多人都在掰着指头帮斯皮格尔算账:他和墨菲当时每人拥有Snapchat的25%,这意味着他将获得7.5亿美元的财富。一位著名风险投资人直言不讳地告诉《福布斯》:“我可以看到它在战略上的价值……但价值30亿美元?完全想不通。”

    但《孙子兵法》说了,对敌人要“避实而击虚”,斯皮格尔和墨菲显然感知到了Facebook的“虚处”,并意识到,与卖出相比,他们更应着眼于颠覆社交媒体的既有排序。“世界上很少有人能够做成这样的事情,”斯皮格尔说,“我认为因为一些短期利益做交换没意思。”

    当时,这位看不上数亿美元“短期收益”的23岁青年仍住在爸爸的房子里。

    平淡的起步

    斯皮格尔对扎克伯格的不服,大概也有“同类相斥”的因素在内。回顾Snapchat的诞生,会发现两者奇妙的相似之处。和扎克伯格一样,斯皮格尔出身“相对特权阶层”,双亲都是成功的律师:母亲毕业于哈佛,父亲毕业于耶鲁,客户包括华纳兄弟等大鳄。虽然是住豪宅、经常海外度假的“富二代”,但和扎克伯格一样,他中学是个“书呆子”,沉迷电脑。高中时他展示出一些商人特质,曾在俱乐部和酒吧推销红牛,还利用父母的离婚为自己争取利益:父亲授权他装修房子,邀请朋友,他就跟着父亲住,开过“一些声名狼藉的派对”。等到父亲不愿出钱帮他租宝马(当时他已经有一辆凯迪拉克),他就搬到妈妈那里。几天后,他如愿以偿开上了宝马。

    他进了斯坦福大学学产品设计。2010年大二时加入K appaSigm a兄弟会,认识了学数学和计算机科学的鲍比·墨菲。两人受G oogle圈子启发,设计过一个在线社交网站,但无疾而终。不过,在一些方面,斯皮格尔开始崭露头角。在旁听“创业与风险投资”研究生课时,他回答问题时展现出来的智力和逻辑让客座教授、来自Intuit公司的斯科特·库克印象很深,很快让这名本科生到Intuit一个短信项目工作。但斯皮格尔不满足于做“学徒”,2010年夏,他和墨菲又开发了在线软件Future Freshm an,帮助家长、高中生和指导顾问进行大学入学咨询,功能齐全,但用户寥寥,“也许有五个人吧。”据斯皮格尔回忆。

    最后,命运以另一名兄弟会员瑞吉·布朗的形式,走进斯皮格尔的房间。布朗说自己在网上发了一张“现在恨不得能销毁”的照片,懊悔不已。这个点子让斯皮格尔兴奋,经讨论,他们决定将之变成技术现实。一番寻找后,墨菲承担起了这个重任。三人分工明确:墨菲是首席技术官,布朗是首席营销官,斯皮格尔是首席执行官。

    最先开发出来的是一个笨拙的网站,用户上传照片,发送前得设置计时器。转移到智能手机上以后,插件才变得轻便起来。斯皮格尔拿着墨菲设计出的原型,在一个风投专家小组前做了演示,得到的反馈一般。“基本上是,‘嗯,好,谢谢展示。’”斯皮格尔回忆说,许多人奇怪为什么有人想发送一张要消失的照片。

    2011年7月,首个版本(当时还叫Picaboo)在苹果商店亮相,反应平平,与当时Instagram的走红对比鲜明。到了夏末,只有127个用户。布朗考虑将它定位为“性息工具”,专门用来传裸图之类;墨菲的父母恳求他找一份真正的工作,斯皮格尔则决意重组团队。虽然各方说法不一,总之到了8月,布朗出局(后来他像W inklevoss双胞胎起诉扎克伯格一样,起诉斯皮格尔,最终双方以1亿多美元庭外和解,而Snapchat雇佣的法律团队正是替Winklevoss兄弟告Facebook的那一个)。

    因中学生走红

    变成两人团队后,Picaboo更名为Snapchat。但它似乎走上了FutureFreshm an的老路:一个技术上胜任的产品,但几乎没有人想要。斯皮格尔回斯坦福读书,墨菲则在旧金山的一个iP ad销售点找了份编程工作。

    但那年秋天Snapchat开始起飞。随着用户数量接近1000,一种奇怪的模式开始出现:插件应用在上午9点和下午3点之间达到峰值。这是学校上课时间。斯皮格尔的母亲向侄女介绍了这个插件,它很快在女孩所读的高中风行起来——— 学校发的iPad禁止使用Facebook,Snapchat方便学生在课堂上偷偷传图,更妙的是,“证据”还会消失。节日期间,Snapchat用户翻了一番,因为学生收到了更新、更快的iPhone做礼物。那年12月,用户激增到2241名,次年1月是2万,到4月则达到了10万。

    但服务器账单也随之而来。斯皮格尔用祖父的钱付了一些,墨菲不得不拿出一半薪水。光速创投的杰莱米·刘听合作伙伴的女儿说起这款插件,有意投资,但Snapchat网站上没有联系信息,几经周折才找到斯皮格尔。“他资料里有跟奥巴马的合影,”斯皮格尔说,“我觉得应该不是骗子。”2012年4月,光速为Snapchat估值425万美元,投资48.5万美元。打钱那天,斯皮格尔正在上课,一直在手机上忙着刷新银行程序。发现钱到账后,径直走到教授面前退了课,随后从斯坦福退了学,此时离毕业只有几个星期。

    从 收 到 第 一 笔 投 资 起 ,Snapchat搬了几次家,最后落户洛杉矶的威尼斯滩。公司老员工回忆起来,最感慨的是驻守斯皮格尔爸爸家的那段时光。整个团队吃睡都在那,其中一位住在斯皮格尔姐姐的房间里,被少女感的橙色和粉红色的波尔卡圆点围绕;另一位习惯睡觉前改程序,一醒来就得调试。这种工作氛围相当有效,“他们彼此争胜,想法越来越好。”刘说。

    最后的成果不错,Snapchat解决了Facebook三个问题。首先,它更私密,Facebook上的“朋友”可能无所不包,包括八辈子没联系的同学或挑剔唠叨的七大姑八大姨,Snapchat则把交际圈缩小到你电话簿上的朋友,也就现实生活中与之交谈的朋友。其次,它“更年轻更酷”。多数青少年可能在Facebook上遭遇祖父母一辈人,但Snapchat移动优先,更容易赢得插件一代的信任;而最重要的就是“阅后即焚”,在家长式监控和“色情报复”时代,该功能很受欢迎。“这不是一个愚蠢的小程序,”刘易说,“它让人们回到不需要自我审查的时代。”

    Snapchat身后出现了一整个由“瞬时社交媒体”组成的子行业,除了式微的P ok e,还有Clipchat、W ickr等。Snapchat是当仁不让的领头羊。据2014年1月的统计,其用户每天发送4亿张照片和视频,跟F acebook和Instagram每日上传总和相当。在光速创投之后,IV P等先后向Snapchat投资。

    “照相机公司”

    但是,像所有创业公司一样,它遭遇的怀疑从未消失。其中一个重根问题就是如何创收。亚洲的企业提供了一些模式,韩国的K akaoT alk和日本的Line通过手游赚钱,表情包、贴纸和动画等数字商品也是收入源,但似乎都不适合Snapchat。广告问题同样棘手:Snapchat的核心优势在于获得用户,但其隐私受到保护,发送的图像会消失,不适合多数社交媒体公司依赖的定向广告——— 除了电子邮件、年龄、电话号码,Snapthat知道得很少;而且,你的广告也会消失!

    斯皮格尔有自己的想法。去年9月,在将公司更名为Snap的同时,他宣布这是一家“照相机公司”。乍一看,这是一个奇特的定位,但Snap不是在开玩笑。相机技术曾经推动了一些最重要的媒体进步,如今视觉信息更是现代数字社交的重要渠道和工具。图像、通信和娱乐合流,而Snap毫不费力地成为引航者。其应用设计感觉休闲,甚至很随意,但事实上是经过仔细考量和打磨的结果,以便引发最大程度的参与。无论动态贴纸还是各种滤镜,它都强调自己的产品是为乐趣而生。过去20年里,用户界面设计一直强调直观的功能布局,Snapchat则迫使用户去摸索,就像一个地下酒吧,要你凭感觉去找到那个秘密入口。其许多功能,比如长时间按住照片可以将之转化成表情符,需要慢慢发现。而且,Snap一般不会宣布更新,更愿意让用户自己去找惊喜。因此,在用户界面和功能设计方面,与竞争对手相比,Snapchat可以更自 由 地 进 行 各 种 积 极 的 尝试———甚至打破自己的规则,只要不把整个应用程序整没了。Snapchat由此得以不断进化,从只能拍摄“阅后即焚”的图像到可以添加“记忆”、搜索旧的内容,却没有引起用户的反感。最终,Snap为用户提供了控制感。“他们只想提供一种疯狂的工具,让用户能够创造无休无止的故事。”一名投资人说。

    故事、发现与广告

    故事功能———用户的一天里图像和视频的集合———已经成为S napchat体验的核心。“Snapchat是你生活的真人秀,你负责拍摄和编辑自己,”营销公司LaundryService和媒体创业公司Cycle的CEO詹森·斯坦说。事实上,一些Snapchat红人,如茱尔兹·戈达德(网名Y esJulz),就用它拍了系列短剧,主角就是自己。“我跟许多传媒网络讨论过拍真人秀的事儿,但我不喜欢别人控制我的内容和形象。”戈达德说,“然后我就觉得:哇,这Snapchat挺不可思议。世上每个人都能拥有自己的电视网络。”

    Snap会挑选用户创建的内容,推广精华部分,并吸引好莱坞式人才拥抱这一平台,让它成为一种新的娱乐媒体。该公司正与人才机构和媒体公司谈判,想为平台创建“Snapchat秀”。据消息人士说,这种四分钟长的“秀”将分成10到60秒的章节,跟用户常用的故事结构一样。去年是Snap试着制作了选举年系列政治节目“好运美国”,工作人员甚至在一臂远的位置拍摄主持人彼得·汉比,营造出他在自拍的效果。

    在2015年的M T V音乐电视大奖上,当侃爷(K anyeO m ari W est)上台,发表那舌灿莲花的演说时,在场的人纷纷打开Snapchat,高举手机拍摄。Snapchat也派来了一个6人团队,四下跑动,进行现场直播,整个专题把用户和Snapchat自己拍的图像、视频融合在一起,包括明星走红毯、幕后探访,以及观众从各个视角拍的侃爷。这个报道并不全面,但直接、私密,可以窥视到你在其他渠道无法看到的东西,然后整个内容将在24小时内消失。正如侃爷咆哮的:“这是一种新的精神!”

    统计表明,Snapchat这个“故事”有1200万人收看,超过了电视观众数目——— 虽然M T V的母公司V iacom在其10个频道同时直播颁奖礼。M T V自己的Snapchat账号另外吸引了2500万次观看,M T V有线晚上九点的播出只吸引了500万观众,比2014年下降了40%。

    毫不意外,诸多广告客户,如T acoB ell、V erizon和C over G irl都来抢夺Snapchat为此次活动所设的有限广告位,尽管每个赞助商要交20万美元。

    除了“现场故事”,Snap还推出了发现功能(D is-cover),这是一个品牌频道集合,既有C om edy C en-tral、ESPN等传统媒体,也有V ice等数字媒体,聚焦于专业的内容,通常是独家。据Snap统计,顶级发现频道较其他媒体吸引了更多的观众(除了少数优质有线电视频道)。利用这些原创,Snapchat让用户习惯了向上滑动即可更多了解某个具体内容的做法。几个月后,Snap推出了广告工具SnapA ds,让消费者向上滑动以获取更多信息。这是利用内容推进广告业务的一个例子。

    Snap最有趣的广告产品是赞助滤镜,吸引了世界上最好的品牌,包括迪士尼 、麦 当 劳 、星 巴 克 等 。T acoBell曾发布一个滤镜,将人们的头部变成巨型炸玉米饼。据估计,T acoBell为单日观看2.24亿次以上滤镜上花费的金钱在50万到75万美元之间。这个观看量是超级碗广告观看量的两倍,价格却只有其十分之一。与电视观众不同,Snapchat的用户会积极使用、分享和享受广告。他们已经习惯用一些花样装饰自己的脸,让朋友开心,装饰物是不是广告并不重要。Snap甚至去统计“播放时间”———即用户在脸上摆弄巨型炸玉米饼的时间,哪怕他们最后没有使用它———因为这仍然是有价值的参与。

    年轻人的娱乐野心

    去年11月,Snap实施了另一个策略,以增加平台的吸引力和能量:硬件。它推出的太阳镜Spectacles可以从第一视角拍摄视频,更加刺激了用户捕捉生活的热情。

    Spectacles巧妙地将相机包装成人们乐意穿戴的东西。“这是一个经典的再发明,”时尚设计师丽贝卡·明考夫说,其色调受雷朋启发,鲜艳可爱,不像G oogle眼镜那么“可怕”。与技术风的Google眼镜相比,Spectacles更像派对用品,而Snap故意将之定性为“玩具”。而这可能只是该公司在衔接真实世界和数字世界方面迈出的第一步,它还推出了扑克牌,看上去是正常的牌组,但玩时要用上Snapchat,比如摸到一张9,就必须拍某种模样的照 片 ,从 而 发 起 一 场Snapchat派对。

    不管怎样,如果你仍然认为Snapchat只是青少年玩的“性息软件”,那肯定过时了。令Snapchat的关注者激动的,是其勃勃的娱乐野心———它试图为13至34岁的用户建立分销渠道和内容阵容,这些用户占美国Snapchat用户的86%。

    不过,尽管Snap颇具无限创造力和独特视角,它未来能否取得真正的成功还很难说。F acebook已经迅速添加了类似Snapchat的功能,Instagram的故事功能是一个24小时视频分享工具,几乎是对Snapchat赤裸祼的模仿,这也是Snap积极寻求IPO的原因。

    但斯皮格尔很乐观。作为最年轻的亿万富翁,他认为年轻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亚利桑那的体育馆里,嘲笑自拍女孩的M LB主持忽略了一点:那些嘟着嘴的小姑娘是控制新媒体的人,她们有无数故事要讲。

    链接

    S nap与F acebook大比拼

    S nap上市是2012年Facebook上市以来最受期待的技术公司IP O,两者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很多分析师和广告专家都在问:它会不会成为下一个Facebook?

    ●起步

    扎克伯格和斯皮格尔都是从室友那里获得创意,然后退了学。扎克伯克专业是计算机科学,在哈佛大学宿舍,以名为Facemash的网站起步,后来变成Facebook,但后来遇到Winklevoss双胞胎兄弟的诉讼,说他偷窃了他们的创意。

    斯皮格尔专业是产品设计,Snapchat诞生于斯皮格尔和斯坦福兄弟会成员布朗、莫菲之间的讨论,三人认为应该找到一种方式,发送“阅后即焚”的“敏感照片”。和Facebook一样,这个创意引起了法律诉讼。布朗状告斯皮格尔和公司,最后达成庭外和解,如今斯皮格尔和墨菲仍然每人持有公司22.4%的股份。

    ●用户数

    2012年Facebook上市时有9亿用户,此后不断壮大,每月活跃用户达到18.6亿人,占全球互联网用户的一半多,其中12亿用户每天登录其Facebook账号。

    Snapchat的用户量少得多,但声称用户参与度远高过Facebook。据不久前统计,它每日用户为1.58亿,其中三分之二每天使用,平均每天访问插件18次,一天花费25-30分钟发送和观看朋友、名流和广告商发送的图片和视频。Snapchat只能用手机登录,声称美国18岁到34岁群体中,有41%每天使用Snapchat。

    ●估值

    Facebook市值3730亿美元,是IBM的两倍多。2012年5月18日上市时估值是1040亿美元,每股38美元,如今换手价是每股131美元。

    Facebook曾试图收购Snapchat,2013年11月,斯皮格尔拒绝了扎克伯格30亿美元的出价。拥有Instagram的Facebook后来开发了15项与Snapchat类似的功能。

    ●控制权

    Snapchat的上市非同常规,公司不会出售投票权股票,上市之后创始人仍对企业拥有完全控制权,这一点很有争议。Facebook有投票权股票出售,不过其体系决定创始人比其他股东拥有更多权利。

    ●盈利能力

    2016年Facebook利润102亿美元,较2015年上升了177%。其全部广告收入约270亿美元,但直到2009年Facebook才盈利。

    Snap在扩大用户群方面花了很多钱,2016年净亏5.15亿美元,较2015年3.73亿美元的亏损“更上一层楼”。

    ●收入来源

    两家公司都靠争夺传统广告市场取得收入。世界最大广告公司WPP的首席执行官马丁·索雷尔说,去年其客户在Facebook上投入17亿美元打广告,比在Google广告投入(50亿美元)少,但远高于Snapchat上的投入(9000万美元)。

    Facebook的广告完全通过电脑程序计算来销售,广告商可以访问ads.facebook.com,嵌入付费信息,生成广告;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广撒网,或者锁定某一群体;可以用各种方式付费,比如每一千次观看支付固定费用,或者每次点击、点赞付费,等等。

    Snachat试图与Facebook进行差异化竞争,不允许广告直接锁定用户偏好或者浏览历史。“我昨天刚在想着买什么,今天早上就收到广告。这太烦人了。我们不希望让人恶心。”2015年斯皮格尔说。

    Northern Trust CapitalMarkets全球技术研究主管奈尔·坎普令认为,Snapchat可能比Google或Facebook增长都要快。“他们刚刚开始,潜力很大。”

    ●在哪里

    Facebook总部在硅谷,屋顶花园有七个美国标准橄榄球场那么大,在全球雇佣17000多人。今年Facebook会在伦敦设立新总部,将雇佣1500名全职员工。

    Snap的总部在洛杉矶的威尼斯滩,随着发展,它在当地“占领”了大片物业,将面海公寓变成了办公室、餐馆变成了食堂,以便为日益增长的员工大军服务。不久前Snap宣布了要在英国建立国际总部的计划,英国办事处员工已由原来的6名增长到去年的75名。

    人物

    斯皮格尔:最难复制的核心竞争力

    随着S nap上市,其首席执行官、26岁的斯皮格尔顶着“世界最年轻亿万富翁”的光环再次引起人们关注。跟S napchat“阅后即焚”的隐私社交风格一致,斯皮格尔非常注意保护自己的私人生活。扎克伯格是Facebook重度用户,与全世界互动,斯皮格尔的S napchat账号至今是谜;扎克伯格喜欢跟员工一起活动,斯皮格尔却常宅在海边豪宅,八小时之外的生活只能靠狗仔队偷拍;而且远离旧金山的技术圈,把公司设在了洛杉矶。

    “活在当下”

    当然,他并非一直如此。三年前他拒绝Facebook收购时引起轰动,曾接受媒体采访。通过那些报道,人们了解到他的童年和大学时代,知道他沉迷技术、热衷创意,但也是父母有钱、喜欢豪车的富家子。其中一个桥段是,斯皮格尔高中时,父亲曾把装修新房的大权交给他。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拿着一大笔预算能干什么呢?他请来了《老友记》的场景设计师。虽然最后没把家整成片里的咖啡馆,但他给自己弄了家庭影院和悬挂书架。去年,他在斯坦福兄弟会时期的电子邮件泄露,其中谈论女性时表现出来的轻佻和侮辱让人们大吃一惊。斯皮格尔随后发表道歉声明,说邮件中的言论不代表他现在对女性的看法。

    因此,这两年斯皮格尔有意淡出公众视野,只是偶尔发表演讲、接受访谈。在去年6月发布在YouTube中的视频中,他讲述了Snapchat的历史,谈到移动革命对身份认知的影响。他说,在网络上,多年前身份是你发表过的一切的集合,而现在,由于Snapchat的出现,身份就是当下,“是我做过的一切产生的结果,而不是过去一切的集合。”

    或许是为了强调这一观点,他删掉了所有推特。公司发言人解释说:“他真的只是喜欢活在当下。”

    重视忠诚

    跟斯皮格尔有过接触的人对他的评价两极分化。“独断”的指责不绝于耳,他一位前同事告诉《卫报》,施皮格尔冷漠、傲慢,“精于计算”。即便是斯皮格尔的支持者,包括他的投资者,也认为斯皮格尔有时是自己最大的敌人。“有人说他傲慢得难以置信,这太正常了。”他一位盟友说。“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在2014年),”WPP的马丁·索雷尔回忆,“跟他说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位25岁的亿万富翁,他回答说:我24岁。”

    不过索雷尔并不认为这是自大,他说如果斯皮格尔对某事不感兴趣,就会明说,但如果你有好点子,他会倾听。而且他也不害怕分享,他喜欢谈论音乐,说自己是Neil Diamond的粉丝,喜欢插花,还算过命,那人说他很快会结婚,30岁会有一个儿子。他过去的女友包括名模卢辛达·阿拉贡,据说也跟歌手泰勒·斯威夫特约会过,去年跟另一个名模米兰达·可儿订了婚,她也参加了3月2日的IPO。

    斯皮格尔有直升机驾照,依旧喜欢豪车,主要是法拉利。他衣着很讲究,甚至上了意大利Vogue杂志封面。他做派更像好莱坞明星,而不是技术世界的机器人。他的领导风格可能更偏于感性而非数据化。早期斯皮格尔就曾在公司引进一些奇怪的仪式,现在还保留在企业文化中,包括聚谈会——— 员工拿着类似图腾的东西,向专注的听众讲述对私事的感受。

    据说斯皮格尔最重视的是忠诚,就像应用程序讲究可靠一样。现在20岁的安德鲁·沃茨曾在2012年联系斯皮格尔,请他为自己所在高中的校报写稿介绍一下Snapchat。两人一直保持联系,哪怕Snapchat越做越大,斯皮格尔身家飙升,仍然愿意抽时间为他提供建议,甚至同意到他学校去跟他的同学聊天。有次他问斯皮格尔为什么,“埃文告诉我:嗯,在我出名之前,你就是我朋友了。”

    完全控制权

    斯皮格尔的支持者认为,一个人在这个年龄面临这种责任,不免会有压力。扎克伯格也曾有过同样的时期,他甚至在名片上写过“我是CEO……婊子!”,而斯皮格尔绝对不会这么干。过去5年里给Snapchat投了数十亿美元的风投专家们相信,斯皮格尔是面向年轻人的沟通大师。虽然对手不断复制Snapchat的功能,却无法复制他这种天赋,这才是Snapchat的核心竞争力。

    斯皮格尔对此显然十分自信。他亲力亲为,管理着公司每个部门。由于Snap的IPO没有出售投票权股票,上市后他仍握有对公司的完全控制权,决定是否接受收购、谁将成为董事会成员。因此,在跟扎克伯格比较的同时,也有人把他跟乔布斯对比:一位有远见的商人,偶尔会显得冷酷、专横的领导者。

    来源:《快速企业》《福布斯》《卫报》

    编译:Dawn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