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灯新著《大地上的亲人》出版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3月05日        版次:GB05    作者:黄茜

    南都讯 记者黄茜 发自北京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急遽发展,一批从农村走出的知识分子开始回望他们曾经生长、日益远离的乡村。近日,学者黄灯的新著《大地上的亲人: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由台海出版社出版。这部以亲人的经历为书写对象的非虚构著作,以真实的案例透视现代化进程中农村的问题与希望。

    2016年春节前后,黄灯撰写的长文《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经由新媒体传播,曾在国内引发关于乡村问题的热烈讨论。黄灯告诉南都记者:“我没有打算把它写成煽情的文学作品,我只是写出了我知道的真相。”

    《大地上的亲人》一书写了与黄灯自身的命运密切相关的三个村庄:凤形村、隘口村、丰三村。凤形村是黄灯的出生地,隘口村是她童年生长的故乡,丰三村则是她嫁入的村子。三个村庄面相各异,但其间的三代农民却经历着循环的命运。

    黄灯在序言里说:“农村的生存,从细处看,是一幕幕揪心的悲喜剧,但从大处看,却是农业文明与工业文明互相竞争、交融的必然结局。”无论梁鸿的《中国在梁庄》,熊培云的《一个村庄里的中国》,还是黄灯的《大地上的亲人》,不少知识分子都将目光投向农村,希望寻找农村问题的答案。

    访谈

    南都:你为什么持续关注并书写乡村?

    黄灯:我自己本身在农村长大,对农村并不陌生。更重要的是,现代化转型以来,乡村的变化太大了,令人震撼。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想写。

    南都:现在的农村在你眼里是什么样景象?

    黄灯:从一方面看,农村是挺好的。最主要的变化,一个是房子修好了,另一个是道路修好了,大部分公路都优化了。特别是过年的时候看起来,人人手头都很有钱,因为过年总是要花钱的,觉得大家经济挺活跃。但过完年之后,你会发现有些东西是表面现象。过年可能会欠下一笔债,下一年再去打工,再赚钱来过年,而孩子成了“留守儿童”。

    南都:现在知识分子当中有一种乡土情结,为什么离开了乡村的人那么怀恋乡村?

    黄灯:因为人的情感总是会往回走,年龄越大,越回望以前的生活。我总是对以前在农村的生活特别留恋。童年过得很快乐,在田里、山里跑大的。跟我儿子比,我觉得我的童年比他幸福一些,虽然没有玩具玩,虽然没有那么多零食吃,但自由自在,像野马一样长大。跟老人接触,跟小孩接触,跟中年人接触,你要处理很多问题,跟别的小孩子有纠纷、要打架,小孩的很多能力都是那样锻炼出来的。那种环境是滋养人的。农村的孩子成才的比例会小一些,但一旦成才,往往生命力更充沛。以前的生活方式当然也有不好的地方,穷,但其实也有愉快的一面,内心挺安定的。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