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递业需要从汗水驱动变为大数据驱动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2月26日        版次:RB09    作者:张天潘

    □南都评论记者 张天潘

    春节之后,国内多家知名快递公司遭遇了长假开工后一次广泛的舆论关注。2月13日上午,申通快递上海卢湾公司被指人手短缺、收件量和派件量比例失调、大量快递员改行送外卖。2月15日,圆通速递北京花园桥网点被曝出关门,需要消费者上网点找快递。其他的快递公司,也免不了被相关消息牵涉。“站点关门、包裹积压、用工荒、快递员转行”成为这段时间这个行业的热词。公众尤其是行业从业者由此也对民营快递经营模式、快递人员流失、网点盈利等问题有所担忧和思考。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快递行业成为中国发展最迅速的行业之一,也带动了各行各业的发展,把中国乃至全世界真正地网织成一个互联网村,可以说,快递物流成为互联网除了通讯设施之外的赖以生存的最重要基础建设,同时也解决了数以百万计的就业岗位。马云在2016年6月13日的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发表主题演讲称,“中国快递用10年时间,将一个还不能称之为行业的行业,做成了一个超过美国近一百年积累的行业,是非常了不起的。快递是中国过去10年最大的奇迹。”

    不过就这个行业本身来讲,虽然几乎与互联网同步发展密不可分,也具备良好的互联网基因,但本质上仍然处在粗放型、劳动密集型阶段,存在很多亟待改善的问题。就目前的问题来说,解决或提升之道,需要从三个方面入手,一个是人(快递员)的发展问题,第二个是行业管理的问题,最后就是更好地互联网大数据化的问题。

    让快递员为自己打工

    很明显地可以看到,春节后遭遇积压风波的最主要原因之一,是快递员节后返岗率不足,这基本也是快递业常年的“惯例”。这个不足有几个直接原因,一个是快递员基本上都是来自农村进城打工的,农村的习惯,很多都是元宵节之后才会离家,甚至有的需要更晚。另一个是人员流动,大量地跳槽到送餐、跑腿等这些互联网+之后迅猛发展起来的领域。

    从深层看,快递员生存状态一直颇受关注,加剧了一些人离开。快递员每天分拣、发送快递,风雨无阻地穿梭在每一个角落,不仅身体上劳累,精神上压力也大,面对无数客户,各种千奇百怪的情况都可能发生,2016年就爆发多起打骂快递员事件,因此离职率居高不下。那么,能否让一线员工分享公司发展红利?尤其是更多青年人,如何通过机制设计,提供职业成长路径和行业价值愿景,比如是否可以以创业合伙人、持股人等身份加入,而不是纯粹的打工者,用不仅仅是收入提升,更有未来职业发展前景的角度,去留住员工,形成长期关系。

    另外在管理上,要思考如何维护快递员的尊严和人身安全保障,这也是这个行业的一个严峻问题。物流行业和共享单车迅速发展,但路权分配却跟不上。近年来,随着物流行业和电商平台的发展,快递摩托车、三轮车数量猛增,很多三轮快递车属于机动车,但司机有机动车驾驶证的比例很小,而且这些车辆往往也无牌照。这些车辆在市区道路上,不少骑车人安全意识薄弱,闯红灯、骑上快车道、逆向行驶成了电动自行车最多的三个交通违法行为,因此导致交通事故居高不下。据交警部门不完全统计,在伤人交通事故中,这类车辆占比超四成。

    总结来说,从人的发展角度,物流行业要健康发展,需要给行业争取更多人权(尊重)、路权(三轮车)、财产权(收入),三权并下,才能改善快递员的现状。

    改进行业管理模式

    快递企业,特别是民营快递伴随着电商、O 2O平台的成长而不断发展壮大。可以说过去十年,民营快递普遍实行的区域承包制,创新有别于邮政速递等模式,有效支撑着快递包裹的爆发式增长;全国范围快递能力的快速形成与强化,又反向刺激着电商发展。2016年,中国电商交易额超过20万亿元,对应快递业务量313亿件,可以说对中国经济的推动力巨大。

    快递行业问题的宏观背景,则与中国人口红利的消失有关,劳动密集型行业纷纷面临“用工荒”,近十年来珠三角、长三角等区域一直存在,现在因为快递行业与公众生活更密切的关系,更容易引起人们的关注。

    现代快递是人力密集、技术密集、资产密集的行业,其中人力成本占比约为40%。与国外快递巨头相比较,国内快递公司多为轻资产运营且缺乏技术应用,依赖于国内现有的廉价劳动力。中国劳动力红利也是快递行业“野蛮生长”的重要基础。所谓末端派送能力,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增加小件员数量。因为送货上门服务背景下的小件员,日均派送在50-80件;在模式不变的前提下,包裹量的增加意味着劳动力的单纯增加。但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显示,2014年16-60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比上年末减少371万人,这是中国劳动年龄人口连续第三年绝对数量下降。中国社科院发布的《蓝皮书》指出,在2020年之前,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减幅相对放缓,年均减少155万人;之后一个时期减幅将加快,2020-2030年将年均减少790万人,2030-2050年将年均减少835万人。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昉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中国的“人口红利”从2010年开始逐渐消失,即使执行了“单独二孩”政策也无法从根本上改变这一趋势。

    人口红利的影响,显然需要在行业管理模式上进行全面提升才可能消除,尤其是在这个行业经历过粗放型、需要转型才能找到更好发展出路的阶段,更需要快递企业反哺这些年来帮助企业发展壮大的员工和加盟商,从原来的加盟、计件、以罚代管等管理模式上走出,从向规模要效益,走向未来的向精细化、科学化、人性化的管理要效益。

    经历这场风波过后,很多行业人士开始反思快递业加盟模式的短板。澎湃新闻在一篇新闻报道中总结了一个民营快递加盟商对加盟模式的几个反思:首先,目前实行的“以罚代管”,不是长远之计,一旦罚款超出快递网点的承受能力,快递网点就被压垮了。第二,快递行业仍处于低价竞争状态。有些快递网点为了冲量,大量承接一些可有可无的单子。目前,快递行业的平均毛利润只有3%-5%,每单毛利润从0 .3-0 .5元到3-5元不等。有的网点在承接大批量业务时,每单的利润甚至低到3-5分。第三,快递加盟商需要垫付大量资金,当客户突然解约时损失惨重。据了解,在承接电商等大客户的业务时,费用一般半年结算一次。快递加盟网点需要垫付面单费、中转费、人工成本、场地租金等。

    第四,快递公司发空单(电商为了刷单冲量,发了包裹,实际上包裹里没有货物,物流信息可查)的现象虽被严厉打击,但仍有发生。第五,已相继上市的各大快递公司,还有业绩承诺压力。总之就是“网点老板没钱赚,基层快递员对罚款抱怨大,大家都很难熬”。

    以智慧物流彻底解决末端压力

    那么,快递这个人力密集行业,如何实现凤凰涅槃?无疑就是提升技术密集度,利用智慧物流、大数据解决末端压力。物流帮助互联网+发展实现了可能,现在,互联网必须反哺物流的发展,而且这也是物流升级的依靠力量,物流背后真正是一场数据的战争,数据是指挥枢纽。

    据《D CCI:2015-2016年中国电商营销行业研究报告》预测,到2018年,中国电商交易额将达到惊人的40 .3万亿元。在去年杭州举办的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众多互联网、科技界及物流界大咖均表示,近10年来,中国快递业务量的复合增长率超过30%,这样的速度保持下去,快递业的能力很快就会难以支撑,价格战、资源重复建设等也让行业面临成长压力。只有携手推进共享和智慧物流,优化末端派送模式,整个行业才有可能实现换道超车。

    快递行业越发艰难,究其背后原因,较为突出的是在末端环节的揽派失衡、行业平均价格下降等问题,使得物流在末端派送环节盈利能力不足甚至处于亏损状态。同时,爆仓、配送慢、丢件、快递破损等问题频发,末端的服务能力在快速增长的包裹量面前显得捉襟见肘。

    菜鸟网络大数据科学家丁宏伟指出,智慧物流包含两个关键词,一是互联网,二是物流。互联网浪潮,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给了物流行业一个很好的机会,云计算、大数据能帮助企业以较低的成本得到更快的信息化的提升。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因为物流最终的目的其实就是把货物从A运到B,但是A B间的这种需求,在整个产业里面可能是成千上万,或者是千千万万的不同组合。怎么样把这些组合高效地连接起来,实际上这涉及到一个信息的对称以及资源对称的问题。

    挑战预示着行业变革的机遇,各大快递公司、创业公司纷纷在末端领域开始全新探索,快递业各方都希望通过末端网络的改变,来解决派件利润低、能力弱的问题。代收点和自提柜成为行业趋势,也因其安全、便利和贴近受到消费者欢迎。

    但这个过程中,又产生了新的问题,各大快递公司自建自提点的方式,因竞争关系相互屏蔽,导致末端重复建设、效率低下、经济效益不明显。第三方创业公司的自提柜,又因自营方式导致投入维护成本过高,布点较慢,且不掌握数据,运营效率不高,也不能有效解决末端揽派问题。

    这就需要一个能够协同不同快递公司的行业性平台从整体上改善这个问题。目前看来,依托于阿里巴巴强大的资金、平台优势,菜鸟网络的“菜鸟驿站”搭建了一个公共化的物流末端平台,促进、加速快递末端变革,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菜鸟驿站”模式主要是面向城市社区周边的商户,通过平台的加盟制管理,连接起有意愿加入末端生态的个人,利用其闲散的店铺空余资源,组成低成本、高效率的公共快递末端服务平台。菜鸟驿站则通过输出专业的管理标准、系统数据产品,培训、帮助加盟商户建立起专业的包裹出入库管理、信息核对追溯机制等末端服务能力。

    这意味着行业要从汗水驱动变为大数据驱动。不仅如此,比如,依托菜鸟网络的大数据产品,通过多地分仓、就近配送、路径优化、电子面单和智能分单提效,以及帮助快递员,不分哪家快递公司均可以服务到,还可以精确地为每个订单分配最佳快递员,在“最后一公里”对快递员要派送的包裹进行分类,实时计算出最优的派送路径,通过并单和追单实现包裹的批量揽收,降低快递员揽收包裹的成本,增加快递员的收入。

    正如菜鸟网络董事长童文红认为的,智慧物流是整个商业链、供应链协同平台的基础设施,没有它可能就没有新的经济转型。要让整个物流行业插上互联网的翅膀,以共享、社会协同的理念去做,这将是下一个互联网的蓝海,无论是对个人的发展还是对整个中国的经济都将大有作为。整个物流的降本提能必须是一个全链条,从生产端到配送到消费者手上的优化,如果不能做到全链条的库存节约,互联网+物流也就不能真正发挥作用。物流不仅仅是解决快的问题,解决送包裹出去,还要解决库存问题,新零售、新制造都离不开智慧物流。智能、数据、协同共享的理念可以改变中国的物流,改革中国的经济。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