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渠记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2月26日        版次:RB12    作者:麦嘈

    越界之想

    ●麦嘈

    年初一一大早便接到老家住宅小区物业的电话,说我家大门口,一大滩水,可能是屋里爆水管了,让赶紧回去看看咋回事。当时我跟父母正在外地度假,离家千里。大过年的遇上这种事,真是倒霉。

    没办法,订了第二天一大早的机票。爆水管,影响自家事小,邻居不方便可是大事一件。老家这套公寓是父母住的,刚搬进去一年多。当时考虑老人家年纪大了,爬楼不便,因此换了一套面积较小、一楼、带了个小院子的一室一厅。在南方,住一楼有利有弊,好处是不怕停电爬楼,老人家在小院子里种花养草,也能为晚年生活增加趣味;坏处是需要防虫、防潮。可没想到才住这么一会,就发生这样的事。

    说影响邻居,因为我家大门正对单元门,是楼上几十户人家每日进出的必经之地。而这栋楼里住了好多老人家。子女到一线大城市打拼,留下空巢、留守老人,是这个三线城市中产小区里的居住常态。地面渗水,倘若老人家经过,不慎滑倒,后果很严重。而且据物业说,渗水严重,为安全起见,连电梯都要停运,楼上住家怎么办?因此,机票再贵、心情再糟糕,也得赶紧回去处理。

    风尘仆仆赶回家,还没开门就觉得不对劲,咋一股腥味。一开门全家傻眼。原来不是爆水管不是水漫金山,而是马桶水倒灌、“黄金”遍地。客厅里的积水足足有一厘米高,电视柜、沙发、组合柜,全泡在污水里。物业也傻了,原来是下水道堵了啊。物业主管一声令下,呼啦啦来了一群保安清洁工,还叫来了一台排污车。一面疏通管道,一面排污清洁……折腾一天。在我的人生记忆里,还从未有过屎味如此浓重的年初二。

    家里是没法住了,一股84消毒水味儿,只好暂住宾馆。我爸几乎一晚上没睡。老头子第二天早起,愤愤不平地说,肯定是楼上20 1的“土包子”干的好事。这家人,半年前才从市郊某县搬过来。户主40来岁,是做生意的;平时生活习惯不太好,比如随地吐痰、往楼下扔东西(我爸这么说,却也没证据)。头一天听清洁工人说,疏通下水道时发现不少卫生巾之类“不干净”的东西。怪不得做清洁的时候,物业主管把我们堵在门外不让看,说“怕你们看了脏东西恶心,年也过不好”。原来是这样!

    把家里打扫干净,该晾晒的放到院子里晾晒。父母打算让家里空置、通风一段时间,让我给物业写了封感谢信,全家人便打算离开,继续假期。打包出门,在门口正遇到楼上20 1两公婆。见着别的邻居,父母会跟他们互道一声新年好,见到这对“土包子”,我爸脸色一沉,一个箭步抢在他们夫妇前出了大门。也不让门,铁门“嘣”的一声,硬生生挡住了两位邻居的去路。我猜,老爸之所以勃然大怒,全然不顾平时在邻里中间树立的温文尔雅形象,很可能,他在单元门口遇着的不是邻居夫妇,而把他们当成了两片行走的卫生巾。

    最意想不到的事发生在离开家里两周后。正月十四那天早晨,我又接到电话,电话那头,物业用乡音浓重的普通话喊:你家又渗水啦!接下来如你所料,排污、疏通、清洁,也不知是不是应验了“过得了初一,过不了十五”这句话。A gain,在我的人生记忆里,还从未有过屎味如此浓重的元宵节。那么问题来了,疏通才两周,下水道咋又堵上啦?物业派来工程师,我也请来学建筑的朋友,凿开下水管道一看,原来是整栋楼地基下沉,导致下水管管道变形。原来施工时放的坡度变浅,水流速度不够,这才导致单元下水管短时间内堵塞。要彻底整治,得重新施工。

    再往后的一番折腾,此处暂且不表。倒是对楼上的邻居,父母心生歉意。管道堵塞,全怨不得别人,只是城里人对乡下人的成见,让邻里之间产生了不必要的误解和冷眼。翻开报纸,国家正在推行新型城镇化战略,未来若干年,中西部地区将有1亿人实现“就近城镇化”。而在我家乡这样的三四线城市,吸引周围乡镇农业户籍人口进城买楼,也成了地产商的营销发力点。由下水道引发的、“原住民”与“新市民”之间的矛盾与误解,可能每天都在发生。通渠容易,打通人心的芥蒂,还真不容易。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