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击空气污染的10种方法:

它们的效果究竟如何?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2月26日        版次:RB16    作者:宇

    1 .巴黎盖布朗利博物馆的植物外墙。

    2 .医用口罩已经成为街头常见的风景。

    3 .危地马拉城的汽车尾气污染。

    从简单的口罩到装有空气净化设备的公交车站,面对日益普遍的空气污染问题,人们想出了很多对策,那么它们的效果究竟如何?

    空气污染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问题,短期之内难以彻底解决,同时人们也想出来很多的对策,但是这些常见的解决方案究竟是否有效,效果如何?

    口罩

    虽然看上去非常的不和谐,但在世界各地,医用口罩正日益成为街头常见的风景。然而,按照英国国立大气科学中心 主 任 埃 利·刘 易 斯(A llyLew is)的说法,用口罩来对付空气污染完全于事无补:“由于空气可轻易渗透,医用口罩基本上毫无作用。”

    那么那些为了阻隔空气污染物设计的更高科技的专用口罩呢?“其他的专用口罩的过滤性更强,可以阻隔微粒,但无法阻挡有害气体。比如二氧化氮可以轻易穿透。”此外,如果口罩的过滤性强大到足以阻隔细小微粒,那么它可能需要大量的能量来吸入空气。

    “人们有能力设计出极其复杂的过滤口罩,其功能可以接近防止化学武器的防毒面罩,”刘易斯说,“不仅过滤微粒也过滤气体,技术上这完全是可能的。”但是,在他看来,如此大费周折还不如选择一条更干净的交通路线,或者避免在高峰时期出行。

    排气扇

    很多人可能没有意识到,烹饪食物也会导致空气污染水平大幅上升。因此,“排气扇是非常好的工具,”伯明翰大学的大气学家罗伯·麦肯齐(R obM ackenzie)说,“只要能将空气排出去就绝对有效,尤其是在使用煤气炉的情况下,因为煤气火焰会产生二氧化氮。”

    个人空气净化器

    空气净化器的尺寸差异巨大,小的可能接近咖啡杯大小,大的堪比油桶,接近工业等级。“如果吸力够大,而且配备了不错的微粒过滤装置,”刘易斯说,“只要你的房子不是漏得很厉害,空气净化能够有效地减少污染微粒的数量。但这类产品的问题是,它的空气过滤量和房屋大小有很大关系。”

    普通家庭可能覆盖几百立方米,多数家居平均每小时室内空气就会完全更新。“如果你的净化器只有饮料罐大小,”刘易斯问,“要求它过滤干净好几吨空气你觉得可能吗?”

    消费者对于插电式空气净化器(在中国已经成为非常普及的家用电器)的最大不满正是它们的尺寸。刘易斯或,“它很像是一台闹哄哄的老空调,需要消耗很多电能。”

    斯坦福大学的建筑和环境工程学系主任马克·雅各布森(M ark Jacobson)对于个人空气净化器的日益流行提出了一个更根本的问题。“它们是治标不治本的短期方法,无法真正解决空气污染问题。而空气污染的受害者不只是人类,同样伤害动物和建筑物。即使是人也不该一辈子依赖空气净化器生活。”

    车载过滤系统

    消费者大多无法得知他们的汽车过滤空气的效率。刘易斯说,“汽车空间很小,像是个封闭的盒子,但是它们行驶在污染最严重的环境中:道路中央。这对它们的过滤器要求相当高。”

    除了微粒,现代汽车的过滤装置还应该用木炭来捕捉二氧化氮等有害气体。但过滤器的性能存在差异,而且效果随着使用时间不断削弱,因此,应该每6个月更换一次。

    麦肯齐认为,“如果限制汽车内外空气交换,切入再循环模式,而不是不断过滤新鲜空气,”这样可能更有效,“然而,坐在你的四轮驱动豪华汽车里,呼吸经过过滤的空气,同时不断通过排气管将天知道什么东西排入大气中,这种做法在道德上实在难以令人认同。”

    公交车站污染净化器

    带空气净化功能的公交车站和类似街头设施正在研发中,一些使用了过滤装置,另一些增加了氧化反应,能够将气体变成尘埃。这听上去似乎是个不错的创意。刘易斯说,“但是你得思考一下一座城市上方覆盖的大气,它们的面积覆盖成千上万平方公里,厚度可能有2千米。这是一个巨大的污染空间。”

    除非公交车站是封闭的,就像个迷你候车室,“否则,混入的大气将完全抵消朝四周吹出少量过滤空气的好处。”

    地铁网络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它不是一个可以轻易打扫干净的封闭盒子。每次有列车经过,它就像一个不断补充污染空气的活塞。相当于需要每小时过滤数千甚至数十万吨的空气。”

    洁净建筑物

    刘易斯认为,过滤办公室和其他工作场所的空气远比街头过滤设施有效。“出于节能考虑,现代办公楼的密闭性已经很高,这就创造了空气过滤的理想环境,因无需不断过滤外部的污染空气。”

    树木

    “对空气污染致病率和死亡率而言,种植树木没有多大影响,”雅各布森说,“植树对于吸收二氧化碳更有帮助。二氧化碳通过升温作用间接影响空气污染,但它本身并不属于化学空气污染物。”(当然,树木还具有其他很多环境、经济和健康益处。但英国国家卫生与临床优化研究所最近发布的指南警告说,树枝和树叶可能延缓空气流通,导致污染物沉降,它们还可能吸收颗粒和化学物。)

    但是,另一方面,树叶越多,越能将更多的微粒(PM 10和PM 2.5)、二氧化氮和二氧化碳从空气中移除。对于植物对空气影响这个课题特别感兴趣的麦肯齐说,“你需要两种人造过滤器才能达到同样的效果,而它们都会增加能源负担。”

    “在行人活动区大量种植植物是最有效的方法,”他解释说,“因为行人活动区本身并不产生污染物。树木能够有效将它和上方污染空气隔离开来。机动车道两边的高大树木也非常有效,它们有助产生湍流,帮助驱散交通污染物。”

    植物外墙

    对于车流量特别大的街道,麦肯齐说,“理论上,布满植物的外墙是比树木更好的解决方案”。建筑物外墙上的植物能够有效地吸附污染物,同时不会导致污染物被困在街道层面。然而,植物外墙的空气净化效果取决于很多因素。

    “植物外墙有助缓解高危地区污染问题,但并非对所有高危地区都有效,需要投入大量工作,”麦肯齐说,“这需要很多的绿色植物,小心地执行以及大量地维护。因此这可能是一种非常昂贵的解决方案。”

    室内空气质量监测器

    去年,刘易斯与人合作在科学杂志《自然》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警告廉价空气质量感应器的滥用。新一代的“智能”感应器甚至自带应用程序,可以分析二氧化碳、微粒和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具体构成。

    “然而,廉价装置很难准确测量空气污染水平,”刘易斯说,“这些感应器的读数可能极不可靠,而它们的目标消费者是普通大众,这用户完全无法判断它们的工作是否正常。”

    相反,政府部门或学术研究机构使用的空气监测设备,“大多价格不菲,在几万英镑左右。如果能够有更廉价又准确的测量方法,我们难道不会用吗?”

    刘易斯建议,不要根据个人空气质量监测器的读数来做健康决定。了解自家空气质量的最有效方法是关注政府发布的室外空气质量读数,小心警惕室内空气污染源。“如果你经常煎炒东西,或是使用明火烹饪,这可能导致额外的空气污染。这不是什么复杂的科学问题,根本不需要感应器就可以做出判断。”

    正确燃烧

    麦肯齐说,他觉得非常不可思议的是,对于室内明火(比如壁炉)的爱好者而言,“气味也是燃烧明火的吸引力的一部分,然而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是鼻子发出的警报,说明这是一种污染源。”

    如果室内明火引起一氧化碳报警器蜂鸣,你立刻会意识到室内空气中存在明显污染物。“但是报警器的阀值通常设置得相当高,”麦肯齐说,“因为它们的目的仅仅在于防止人们中毒晕倒。所以,即使报警器没有响起(没有达到使人昏迷的程度),室内的一氧化碳和其他微粒的浓度依然可能显著增加。”

    良好的通风、干燥的燃料和高温是确保清洁燃烧的必要条件,而定期清扫、设计得当的烟囱可提供额外保护。即使使用所谓的无烟燃料依然需要注意。“根据我的估计,无烟煤产生的二氧化氮比木材还多,”麦肯齐说,“两种燃料都会产生极小且不易察觉的微粒,但它们却是烟雾微粒中对健康危害最大的。”

    原载:h t t p s:/ /w w w .theguardian.com /cit-ies/2017/feb/15/10-w ays-to-beat-air-pollution-how-effective-are-they

    原文:A m y Flem ing

    编译:宇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