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项原来皆读书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2月26日        版次:RB11    作者:刘绪义

    浮世阅史

    ●刘绪义(学者)

    历史上的皇帝,第一个被刻上流氓印记的当数刘邦,而且也可能是唯一一个。

    刘邦脸上就被刺了“流氓”两个大字金印,归之于一种深沉的偏见。

    几件事成全了他,这些事情大家都很熟悉了,可是有些事情越说越背离了原貌。

    当然,被拿来说事频率最多的就是“食父之羹”了。这件事上,史上是这么记载的:

    “是时,彭越渡河击楚东阿,杀楚将军薛公。项王乃自东击彭越。汉王得淮阴侯兵,欲渡河南。郑忠说汉王,乃止壁河内。使刘贾将兵佐彭越,烧楚积聚。项王东击破之,走彭越。汉王则引兵渡河,复取成皋,军广武,就敖仓食。项王已定东海来,西,与汉俱临广武而军,相守数月。”

    正值刘邦的汉军和项羽的楚军互相厮杀之际,项羽的粮草供应被彭越断绝,项羽非常恐慌。于是,“为高俎,置太公其上告汉王曰:”今不急下,吾烹太公。‘汉王曰:“吾与项羽俱北面受命怀王,曰’约为兄弟‘,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则幸分我一桮羹。’项王怒,欲杀之。项伯曰:”天下事未可知,且为天下者不顾家,虽杀之无益,祇益祸耳。‘项王从之。“(《史记?项羽世家》)

    项羽恐惧之中想出了一道“妙计”,将对手刘邦的父亲捉来威胁准备烹煮掉,以“人质”加谈判的方式来解决自己当前面临的危机。然而,历史上对这种人质手法却并不在意,反而以刘邦一句“我的父亲就你的父亲,你要杀你父亲,也请分一杯羹给我”而责刘邦不顾亲情,是典型的流氓。一般来说,只有当一个人在无法与敌手正面冲突的时候,也就是所谓“非对称作战”时,他才会考虑采用绑架人质的手段来增加自己的筹码。这样的情况我们常常在电影、电视里面见到。这个时候,我们常常把绑架人质的一方称之为流氓、暴徒。中国几千年的人质文化、株连文化在项羽这里得到了完美的体现。有人说,项羽这么做,只是恐吓做做样子而已,那么,刘邦没有上当,恰恰说明他是一个真智者。所以,刘邦和项羽到底谁是流氓,我想,换一个角度就清晰可呈了。

    其次被广泛拿来说事的就是刘邦的出身了。

    项羽出身贵族世家,祖上都是赫赫武将,身上流着贵族血统,光凭这一点,就给了同样是出身史官之家的太史公司马迁以好的印象分。所以史迁为项羽这位“失败了的英雄”树碑立传,其间就不免夹杂着这种情愫。

    刘邦的出身显然是不能与项羽相比的。他的祖上都是种田的,兄弟数人,还数老季有出息。所以,从道义上讲,天平在刘邦这里就明显要轻一些。再加上刘邦的一些做法,比如他年青时“不事家人生产作业”,属于那个时代的游民,是被主流意识形态打击控制的对象。

    但是,唐人章碣一首《焚书坑》的诗里说了:“刘项原来不读书”,更是将刘邦打入不读书的流氓一类。其实,“不读书”只不过是说他们读的书不如别人多而已。

    首先,刘邦是读过书的。史载,刘邦“及壮,试为吏”,也就是说他是通过正规的公务员考试当了公务员,泗水亭长。汉代采秦法,十里一亭,十亭一乡,亭长,主持一亭之吏。大概相当于今天的社区主任或者不相上下吧。权力似乎比社区主任要大,“民有讼诤,吏留平辨,得成其政”。有施政的权力。这个吏,若按秦法或者法家的制度,政府是“以吏为师”,吏还承担着教化的责任,所以说刘邦没读书显然是抹煞历史的。

    不读书的刘邦如何能写下意象飞扬、大气磅礴的《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刘邦不是贵族,加上他的行为有些“另类”,比如史家说他好色、好酒,“廷中吏无所不狎侮。好酒及色。常从王媪、武负贳酒”,常常身上没有钞票,只有靠赊酒过日。但这些都只能算是个人小节,而他的另一面却是“大度”,于钱财的问题上不斤斤计较。县令大人请客,身无分文的刘邦不得不前往,“贺钱万”,声称送贺礼一万,可实际上不持一分钱,打了个白条。这不能算是流氓行为,只能说是无奈之举,因此才获得了吕太公的高看。出身低微的刘邦却有大丈夫之志,他到咸阳看到秦始皇后,喟然太息道:“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与项羽的口气一模一样。后来,他解送一批犯人去给秦皇帝做义工,在半途上主动遣散这些“义工”,自己选择了逃亡,这样的举措颇有大丈夫气。而项羽的“革命”则是靠他的父辈荫赐,与刘邦因义气而“革命”不可同日而语。

    刘邦也孝顺,为吏之时,也经常“告归田里”。孟康说:“古者名吏休假曰告”。依照汉律,吏二千石有予告、赐告二种。予告是指在职官员有功的,依法可以享受年休假;赐告,就是因病或别的原因被特批休假,“天子优赐,复其告,使得带印绂,将官属,归家治疾也”。韦昭说:“告,请归乞假也。”就是请事假。显然,刘邦不属“名吏”,享受不到“予告”和“赐告”的待遇,只能是自己请事假。请假的目的当然回家看望父母家人,可见其孝。此外,好色的刘邦,对结发之妻却始终相敬如宾,这也是难能可贵的。

    相反,项羽虽然出身贵族,却满身流露着杀气。但说项羽原来不读书,同样是无视历史。虽然有史载,项羽年青时,没读多少书,“学书不成,去学剑,又不成。项梁怒之。籍曰:书足以记名姓而已。剑一人敌,不足学,学万人敌。於是项梁乃教籍兵法,籍大喜,略知其意,又不肯竟学。”然而,学兵法不是读书又是什么呢?只不过是他学得好不好的问题。

    否则,不读书的项羽又如何能写下悲壮顿挫、一唱三叹的《垓下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项羽学什么都虎头蛇尾,不能坚持,属于典型的“问题少年”。把读书看作是仅仅能记名姓而已,更非贵族之态。“革命”后,杀人如麻不眨眼,对待俘虏更是如此,如烧杀纪信、烹周苛、井杀枞公都是。最让人无法忍受的就是以人质相要挟,要挟不成就要撕票的做法,与流氓暴徒无异。施暴是流氓行为,不是贵族作风。可见,读书多少与成为流氓并无必然联系。读书多的照样做流氓,有句话说得好,就怕流氓有文化。

    相反,刘邦面对暴徒的要挟,从容淡定,机智应对,倒让我看到一个谈判高手的气质。一个气急败坏,一个沉着镇定,联系刘邦的从善如流,倒颇有贵族风度。

    中国有“成者王侯败者寇”的传统,却也有同情美化失败者、嫉恨抹黑胜利者的传统,人怕出名猪怕壮,流言蜚语总是围绕在胜利者的周围。前一个传统主要表现在政治,后一个传统则深植于民间。有些事情,其实换一个角度去看,真相就是那么回事。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