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人安慰者,以我的文字来安慰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2月19日        版次:RB06    作者:麦小麦

    《安慰书》,北村著,花城出版社2016年12月版,35 .00元。

    麦小麦 编辑,广州

    一直以来我最关注的都是人,无论是喜欢阅读还是喜欢文学,都是为了从不同的维度来观照人本身。小说,情节不那么重要,甚至语言与技巧也不再是最重要的,我更看重的,是从高处俯看的人类命运感,以及对人性永无止境地探索。以这个标准,北村的《安慰书》便是一部很有分量的作品。

    没错,就是那个写《施洗的河》、《周渔的火车》、以“先锋写作”与“神性写作”而闻名的作家北村。蛰伏十年后,重新出手的他以这部《安慰书》展现了他广阔的视野与很大的文学野心,他用案情小说这种比较通俗的形式入手,想触碰的,却是人性最曲折最幽暗的深深处,那些跌宕与反转,只是他通往“灵魂战争的秘密”的路径。

    小说以平实的叙事语言,飞快地推进节奏,扑朔迷离的案情变化,就像那些想象中的破案小说一样轻而易举抓往读者的注意力。可是在快速的节奏中,又总是会被作者对人物心理的深度剖析不断拉慢脚步,你忍不住一问再问:“天哪!为什么会这样!”在这部小说里,每一个貌似清晰的事实背后都有另一个血淋淋的真相,每一个看似普通的人物背面都是一幅截然不同的面容,善与恶、美与丑,在利益与时间面前,界限竟然如此混乱。越往后读,越是寒意森森,而北村,就坐在那里,细细地一一剖开给你看,毫不留情。

    故事从一起目击者众多、“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富二代当街杀人案写起,引出多年前一桩突发事件背后的爱恨情仇。众人亲眼所见的事情就是他们看见的这么简单吗?真相究竟是什么?而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要那么执着地去探寻真相?曾是著名记者的律师石原,就是那个很轴的探寻者,他层层剥开两代人的恩怨,那么些人物、那几个家庭的吊诡命运,也是大时代变迁的命运。

    人性之恶可不可以用道德与伦理压制住?英雄与贪官在一个人身上合而为一,这样的人物该如何评价?随着情节的不断推进与反转,这些社会难题与伦理难题被北村一一提出,案情小说这样一个貌似局限的容器,装下了关于变革与人性的宏大主题,在这条路上,他走得很远很远。

    北村说:“只有探索人性是迷人的。人性是精神的核心。而小说的叙事是跟着灵魂走的,如影随形,走出故事,走出结构,走出语言,随意赋形,并浇筑出整个形式和风格的大厦。”这么说来,比之以往他关于小说语言与形式的尝试,这次,他以晓畅的语言、抓人的故事作为小说的表现形式,试图对人性展开更深的探索。要说此书的不足恐怕也正在这里,炫目的情节、大量的巧合和通俗的语言,也许会像一道屏风把某些更专注于人性思考的专业读者挡在外面。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