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罗马帝国陨落之谜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2月12日        版次:RB07    作者:王绍贝

    《罗马帝国的陨落:一部新的历史》,(英)彼得·希瑟著,向俊译,中信出版社2 0 16年11月版,88 .00元。

    《非常三百年:罗马帝国衰落记》,(英)安德林·戈德斯沃司著,重庆出版社2010年8月版,38 .00元。

    王绍贝 自由撰稿人,汕头

    罗马帝国是历史上欧亚大陆西部最大的国家,其领土广阔,文明水平超前成熟,建有彼此相连的防御体系、具有战略意义的道路交通网,以及训练有素的职业军队。罗马帝国的衰落以及随之而来的西罗马帝国的灭亡成为构建欧洲历史的一次决定性转变,传统上被视为预示古典时期的结束和中世纪的开始。罗马帝国为什么会被政治、社会、经济和艺术等文化方面完全不能匹敌的蛮族部落击垮?这个历史的斯芬克斯之谜自吉本的《罗马帝国衰亡史》出版以来,就有无数历史学家作为事后诸葛亮力图揭开谜团。彼得·希瑟的这部《罗马帝国的陨落》清理这段长期被忽视的破碎历史画卷,在详实叙述罗马帝国陨落过程的基础上,综合前人对这段历史的研究,提出了自己对于罗马陨落原因的新解释。

    对于罗马的陨落,传统历史观受吉本的影响最大,吉本认为:“罗马帝国的衰亡是国家过于庞大而自然造成的不可避免的结果。繁荣催生腐朽的基础。征服的范围越大,导致毁灭的因素就越多。一旦时机或意外事件除去表面的支撑,这个庞大的结构就会被自身的重量压垮。”总之,罗马共和国的繁荣是因为历届领导者的自律,而堕落始于成功带来的奢靡最终导致后代的腐败。这种道德史观读起来颇近我国《资治通鉴》的论调,我们今天早已不能满足于这样的空泛解释,因为在西罗马帝国体系存在的邪恶因素在东罗马帝国同样存在,但东罗马帝国存留下来,而西罗马帝国却灭亡了。吉本借用他的理论,认为基督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这一灾难。这一新兴宗教通过教义之争在帝国内部种下分裂的种子,唆使社会领袖成为僧人,脱离政治关系,并且通过宣扬“逆来顺受”的态度,暗中削弱罗马的战争机器。彼得·希瑟则指出吉本这个观点不能成立,因为西罗马帝国奉基督教为国教,不仅没有削弱帝国的权力,反而是借基督教巩固了自身统治的合法性,基督教也努力配合为权力祈祷,只要西罗马帝国依然强大,被体制化的基督教就会继续为皇帝保驾护航、歌功颂德。不是因为基督教会的强大分裂了庞大的帝国,而是因为庞大帝国的陨落导致了基督教会在西欧地位的提升,罗马教会成为凌驾世俗政权的政治影响力是罗马衰亡的结果而非原因。

    在罗马帝国几乎同时期的中国汉代(西方史学界称为“汉帝国”)与西罗马帝国有着较大的可比性,在文明的高度上及帝国陨落的方式上两个帝国具有较大的相似性。但是,钱穆先生则认为两个帝国本质上有着极大的不同,他指出:“罗马政府的性质,论其原始也和希腊市府一般(城邦制)。后来逐步向外伸张,始造成一个伟大的帝国。这个帝国之组织,有他的中心即罗马城,与其四围之征服地。这是在帝国内部显然对立的两部分。……罗马帝国由征服而完成,汉代则不然……”(《中国文化史导论》第一章第三节)钱穆认为罗马帝国由军事征服,不断扩张领土而形成,但帝国内部并没有如汉代中国一样形成民族融合凝结成一个文化、政治的共同体,这是中国汉代以后虽然经历五胡乱华、魏晋南北朝的分裂、混乱之后,依然能重新组合诞生隋唐统一王朝,而罗马帝国灭亡之后欧洲再也没能出现大一统国家的原因。

    钱穆先生的历史观虽然不无片面之处,但其观察眼光也有一针见血之处,那就是罗马帝国依靠军事立国,一直维持着一支庞大的训练有素的职业军队。而汉朝则反之,雷海宗先生认为中国文化是一种无兵的文化,汉代宫廷推崇轻徭薄赋(汉武帝例外),从来没有维持一支常备职业军队的体制,因而人民的负担较低。彼得·希瑟认为西罗马帝国后期面对蛮族的入侵,为了扩大军队,不得不增加赋税,而旷日持久的战事又对西罗马行省造成损害,再加上领土的永久性丧失,导致中央政权损失大量税收,这都是西罗马帝国灭亡的经济和军事原因。

    从表面上看,西罗马帝国和汉朝类似,给予地方较大的自治权力,汉代太守的权力类似于罗马帝国的地方总督,但实际上,西罗马帝国内部作为一个共同体则比汉朝要松散许多。简单地说,罗马政权包括一个决策核心(皇帝、宫廷和官僚机构)、税收机制和以兵力定义及保卫主权的职业军队。同样重要的是由政权核心产生的法律体系,它定义并保护行省的罗马地主阶层。钱穆指出罗马帝国内部分为对立的两部分的观点与彼得·希瑟的观点相吻合,彼得·希瑟认为罗马中央政权的“罗马”和罗马行省生活中代表典型生活模式的“罗马”之间存在重要差别。

    公元476年西罗马最后一位皇帝罗慕路斯·奥古斯都被蛮族罢黜这个标志西罗马帝国灭亡的事件,意味着罗马帝国不再是一个首要的、凌驾于地区之上的政治结构。各罗马行省的地主阶层原来进入罗马帝国官僚体系、宫廷甚至军队内部,将帝国的中央与地方结合在一起。西罗马帝国灭亡后,行省的“罗马性”还持续了一段时间,但各地地主阶级也意识到只有顺从当地新的统治势力,才能最大限度保全自己的利益,为了保住自己的土地,纷纷与蛮族合作,也加速了罗马帝国的陨落。

    相对于内部原因,彼得·希瑟更倾向于从外部原因去寻找罗马帝国陨落的谜底。尽管赋税加重,也还没有到达民众无法忍受的地步,相反,增加的赋税主要用于抵御外敌入侵,保护罗马帝国的经济生活。与汉末匈奴等“五胡”归化东汉政权类似,罗马帝国也在边境地区收容了许多蛮族,这些蛮族还协助罗马帝国抵御其他蛮族的入侵,罗马帝国采用了与东汉类似的“以夷制夷”的策略,而最终却遭到了蛮族的反噬导致文明的末日。彼得·希瑟认为罗马帝国外部的蛮族不断壮大,“西罗马帝国解体是因为境内蛮族林立,他们通过战争扩大势力,这是不争的事实。”因为罗马帝国长期以来奉行征服策略,“帝国采用的统治方式有一种产生逆转的内在倾向,使被统治者最终摆脱他们的枷锁。”因此,罗马帝国播下了自我毁灭的种子,不是因为它发展了几世纪的内在缺陷,也不是因为出现了新的内在缺陷,而是帝国和日耳曼世界的关系造成的。西罗马帝国的毁灭不是因为它自身“庞大结构”的重负,而是因为它的日耳曼近邻以它无法预料的方式对它的强大做出了反应。彼得·希瑟的结论是,罗马帝国因为无节制的侵略、穷兵黩武而导致了自身的毁灭。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