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逃离美国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2月12日        版次:RB09    作者:滢

    随着美国大选降下帷幕,白宫迎来新主,生活在美国的许多阿拉伯裔人惶惶不可终日。出于对安全、种族歧视等问题的担心,他们中不少人选择逃离,去加拿大谋生。那些无奈留下继续待在美国的,唯有做好准备接受冷遇以及未知的命运。

    本文讲的,就是一些人的出逃故事,他们正计划着离开美国到加拿大生活。

    她的美国梦破灭了

    LolaAl-Uqdah担忧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她忘不了去年11月9日那个早晨。

    作为三个孩子的母亲和心理学家,LolaAl-Uqdah生活在美国新泽西州的Cam den市。2016年11月9日,当特朗普击败希拉里成为美国候任总统时,她正忙着做自己的日常工作。当时是早晨,她的丈夫透过卧室窗户告诉了她这个消息。

    “我当时好像是被风吹走了。”LolaAl-Uqdah回忆道,“我觉得灰暗的日子正在降临。啊,我们该怎么办?我为自己和家庭的安全担忧。”

    她的美国梦死了,只剩下一件事要做:计划搬家加拿大。

    在美国大选期间就想逃离美国者,如果说不是数以千计,起码也数以百计,Al-Uqdah只是其中之一。美国总统选举还没有揭晓,就有很多人做此打算:一旦特朗普竞选成功,他们就搬家到加拿大。但是,与大多数反特朗普的自由派人士不同(他们大多数是房地产亿万富翁,计划做胜利大逃亡),Al-Uqdah是非常认真的。

    对于她,一个阿拉伯妇女来说,特朗普当总统不仅仅是一个麻烦———而是一个可怕的现实。

    过去一年,在美国境内,针对阿拉伯人的仇视犯罪像火箭般地飙升,达到“9·11”后的最高峰。特朗普当选后不久,在美国六大州,寺院里经常收到威胁要进行大清洗的恐吓信。

    不少政客对阿拉伯人的敌视情绪也在上升。去年年底,佛罗里达州前议员AllenWest手下的一位工作人员张贴了一份仇视阿拉伯人的传单给特朗普任命的国防部长Jam esMattis,上面写道:“灭绝他们。”

    “我担心女同胞们的安全。”Al-Uqdah向记者解释说,“我之前从不顾虑自己的信仰和衣着打扮,但是,现在这真的变成了问题。我听说不少女同胞受到了不当的评价———有人敌视她们———这真让人担忧。”

    美国联邦调查局一份报告显示,针对阿拉伯人的仇视犯罪呈逐年上升趋势,由2014年的16.3%增加到2015年的22.2%.特朗普当选后,他对恐怖组织的言辞以及要设立数据库监控穆斯林的承诺,使人们越发质疑,这些言论会导致激进分子越来越歧视阿拉伯人。

    “看上去,(加拿大)对不同地域的人们及其文化更加包容。”Al-Uqdah解释说,“种族主义在加拿大并不普遍存在,也不获政府容忍。我从未听加拿大政客讲过类似敌视我们的话,但在美国,类似的话绝对存在。加拿大似乎是个更受欢迎的环境。”

    然而,在加拿大,敌视阿拉伯人的仇视犯罪案例也在上升,近几年呈现多倍增加趋势。2012年,加拿大警方记录,发生了45宗涉及到宗教动机的仇视犯罪。2014年,该数字上升至99宗。

    Al-Uqdah去过几次加拿大,每次都有受欢迎和被包容的感觉。她说,自己亲眼看了魁北克和安大略两个地方,觉得都是安居的好去处。和许多自由派美国人一样,她也被加拿大的全民医疗体系所吸引。

    “我爱加拿大,我爱加拿大人。”Al-Uqdah,“我唯一不安的就是加拿大的天气冷了点。”

    历史回溯:越动乱越多人迁居

    美国人移居加拿大并非新现象,其历史可以追溯到美国独立战争年代(1775年—1783年),当时有10万名英国的支持者从13个殖民地逃到加拿大。其后,在19世纪美国废奴主义运动期间,北方许多地区成立了反奴隶制的团体,他们组织多个秘密联络点(被称为“地下铁路”),帮助黑人奴隶逃往北方废奴诸州、加拿大、墨西哥,仅逃到加拿大的黑人奴隶就数以千计。到了现代,美国人移居加拿大者也大有人在。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1966年-1975年越南战争期间,有24万美国人移居加拿大。2004年,乔治布什总统竞选连任后,涌入加拿大的美国人达到了20世纪70年代后的新高。2006年,据报告,数以万计的美国人迁居加拿大,这是近30年来的最高数字。

    我们被逼到悬崖边上

    D anyell W illiam s是非洲裔美国妇女,这辈子一直住在费城。如今,她也将离开久居的家乡,迁至加拿大。

    “特朗普就任总统,绝对是把我们逼到悬崖边上。”44岁的William s如是说。她在费城的一家女子监狱任教,之前当过产妇陪护,为妇女们接生。

    W illiam s还是费城大学博士,目前正在研究健康政策。她表示,自己在寻找机会,期待到加拿大继续从事她的职业与研究。她相信加拿大政府能为怀孕妇女提供更好的条件,能改善监狱的医护程序。William s希望搬到加拿大的亚伯达省或者安大略省。由于特朗普就任总统,共和党控制了政府的所有机构,她称自己“不想也不愿留在美国这个国家”。

    “我想,我必须走……走出这个国家。你知道,我听到别人说‘不,我们需要留在这里抗争战斗。’我能理解,但我想,‘我能真正做的是什么?’这不值得。”她补充道。

    William s不仅害怕特朗普,还被特朗普的内阁所吓倒。相反,她期待北边的政治家能更好地反映她的价值观。那就是加拿大总理特鲁多。

    “除了他,我认为没有人能得到更多的进步。”她谈起了加拿大总理特鲁多。44岁的他在执政的第一年,就允许3万多叙利亚难民进入加拿大。特鲁多也是加拿大第一个加入同性恋大巡游的总理,还组建了性别平等的政府。

    “我认为,以他的年龄、前景,你已经知道了他做出的改变。他的内阁是如此的多元化,显示他真的要将这个国家带上一个新台阶。我觉得他很伟大,没有人像奥巴马那么好,但特鲁多已经很酷了。”

    ColleenBuchanan今年61岁,是个退休护士,也是医院的经理。她说,特朗普任总统促使自己加速了获得双重公民身份的进程。她目前正在找律师,以评估自己的移民选择。

    “作为婴儿潮一代,我们正在为保护同性恋社区而斗争,为维护有色人种、妇女权益、环境安全、平价医疗而奋斗,我们还要改善与世界各国的关系。”

    加拿大移民部网站大塞车

    去年3月,谷歌发布了一项有趣的搜索引擎调查,搜索主题词是“移居加拿大”,结果发现,该词条成为谷歌搜索引擎有史以来搜索率最高的。而到去年11月,在美国大选揭晓后,移民、难民和加拿大公民权等关键词成为加拿大网络热词,加国移民网站经常出现网络塞车情况,成为头条国际新闻。这是加拿大移民部发言人LindsayW em p披露的资料。

    Lindsay Wem p指出,加拿大移民部网站大塞车时,有超过20万用户在访问该网站,其中美国用户占50%.而在美国大选结果出来前一周,该网站的访客只有1.7万。

    然而,加拿大移民网站大塞车的原因,仅仅是因为美国人在查询如何获得加国的居留权吗?

    特朗普总统是否触发了越战或“9·11”以来的移民浪潮?这仍有待观察。来自蒙特利尔的移民律师D avidCohen说,自去年11月8日美国大选揭晓后,突然冒出很多美国人,向他咨询移民业务。

    “增幅非常明显———增加了12倍,”Cohen表示,他从事移民法律咨询服务已有40年。

    不过,他疑心很多申请移居加拿大者,只是为了获得工作许可证或签证。

    “人们申请到加拿大,各有各的理由。但是,一直都很忠实、爱国的美国人,最终却选择逃离。如果移民人数显著增加,我会十分惊讶。这是一种深深的忧虑———情况非常反常。我不清楚确切的入境人数,但这可不像一冲动到亚马逊网上购物那么简单———这是大规模的迁徙。”

    Cohen指出,他的很多美国客户随后惊奇地发现,收拾行李移居加拿大比自己原来预料的要困难得多。每年约有8000-10000名美国人打包行李入境加拿大。

    “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美国人吃惊地发现各种麻烦,于是就打电话向我们求救。比如说,如果他们酒驾后求救,我们要帮助他们避免被加拿大拘留。如果他们需要加拿大的特别工作签证,我们要施以援手。是否所有的美国人都考虑过这些问题?不是的。很多美国人都把移居加拿大想得过于简单了。”

    Cohen解释说,获得工作许可证,对美国人来说是进入加拿大最快的选择。根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有66种职业允许美国公民移居加拿大并且在加国工作,只要获得正式的工作岗位,几周内就可以入境加拿大。

    但是,C ohen说,工作许可证只是暂时的解决之道。“若想申请在加拿大永久居留,可就没有那么简单和直截了当了,因为美国人必须和来自全世界的其他人竞争。”

    如果没有工作许可证,美国人也可以通过申请加拿大的快速入境获得永久居留权。根据加拿大的积分资格制度,永久居留权的申请大约需要六个月的时间,拥有学院或大学学位,能说英语者会增加被接受的可能性。

    希望移居加拿大的美国人,还可以通过申请就读加国的大学或者学院,或者与加拿大人结婚来达到目的。

    加拿大与美国的边境线接近9000公里,是世界上最长的边境线,每天过境人数超过30万。在“9·11”恐怖袭击导致边境安检措施加强之前,两国民众几乎不需要携带正式的身份证明就可以前往对方的国家。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一样了。

    加拿大人:欢迎与反对者兼而有之

    “我有阿拉伯朋友,也有拉丁美洲朋友,还有墨西哥朋友,我是个同性恋,但我有很多异性恋朋友。特朗普当总统,给美国的众多群体带来很多麻烦。”JoeG oldm an如此说,他是土生土长的田纳西州人,交友网站Ma p leM atch的创建人。

    “很多人为接下来的四年焦虑不安,不知道是否真的需要跑到加拿大去生活。”

    G oldm an表示,特朗普当选总统后,来他的交友网站寻求加拿大伴侣的用户越来越多。该网站于2016年3月创建,短短一周里,每小时就有超过200人注册,1万人等待匹配。到2016年底,用户总额超过3万人。他计划将该网站的交友平台扩大到A ndroid用户。

    大多数加拿大人是欢迎美国人入境的。例如,位于加拿大东部、沉寂多年的美丽岛屿Breton、N ovaScotia,都已经建起了一系列旅游市场,吸引美国人的到来。

    但是像美国一样,加拿大也有排外的保守派,他们对大批美国人的涌入很生气。

    “我个人觉得讨厌,因为很多自由派美国人将加拿大当成完美的进步了的乌托邦。”加拿大多伦多的漫画家和政治评论员J J M cCullough说。

    “(这是)一个非常不尊重人的决定。那些在美国出生的人,他们已经拥有所有的机会。要知道,你不能因为你支持的总统候选人在选举中落败而输不起。我很难对此表示同情。”M cCullough补充道。

    加拿大安大略省34岁的零售商M att Cruz,,也有同样的意见。“这让我烦恼。”他解释道,“美国人一直以自我为中心,当他们感觉周围情况很糟糕时,他们就想逃来加拿大。但是,他们却不希望其他人因为同样的情况进入他们的国家,他们认为,我们只是他们的北方弟弟,因为我们过得好,我们就要接受他们。”

    上述态度在加拿大社交媒体上很常见。尤其是在美国大选结束后,加国媒体上时常有讽刺性的说法,称加拿大政府应该在美加边境筑墙。

    “我们不希望你们美国人来加拿大,几年下来你们可能会投票给贾斯汀·比伯,让他当我们的总理。”19岁的技工JarinFullerton在推特上说,他来自加拿大新斯科舍省的滨海小镇Parrsboro.

    “他们自己搞砸了,现在要来这里了。”他补充说,“你有那么多的人去刷爆加拿大移民网站,干吗不去投票选个好总统?我们为什么要让美国人进入我们国家?就因为他们犯下的错误?既然他们做出了最后的决定,那么现在他们应该坚持下去。”

    加拿大新斯科舍省首府哈利法克斯的游P riy ank aV arkay表示,虽然大批美国人北上对于加拿大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如果人数太多的话,可能会损害两国关系。她认为,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届时能够以外交手段解决这一难题。

    不过,还有人认为外交手段可能无法对付特朗普。“如果他不遵守外交准则,我们就必须勇敢站出来,捍卫我们的权利,”多伦多居民A ileenLandry说。她还说她有邻居是在美国小布什总统执政时期搬入加拿大的,她补充说:“那些人肯定不愿搬回去接受特朗普的领导。”

    近日,有美国人用巧妙的方式跨越美加边境。一些人伪装成年长公民,搭乘大巴购买廉价的加拿大处方药。在抓到五六个年轻的戴着蓝色发套的年轻素食者后,加拿大移民当局开始叫停大巴,并咨询一些年长公民有关的问题,以证明他们曾生活在20世纪50年代。

    加拿大一些民众抱怨,称非法移民造成有机蔬菜短缺:“我们很同情美国人,但是加拿大经济负担不起他们。”

    除了美国我们可以去任何地方

    不管反对者怎么说,Al-Uqdah还是坚持她的加拿大梦,依然坚定不移地想移居加拿大。

    “我认为,加拿大人会欢迎我,因为我不是来求施舍的。我是一个可靠的、合格的人,将为他们的社会做贡献。我不会造成任何伤害。我来了,我要帮助他们改进。那么,他们为什么不张开双臂欢迎我呢?”

    尽管她还没有向移民律师咨询相关细节,也没有制定具体的搬家计划,但她丈夫,一个保险推销员,一直在申请加拿大的工作。

    Al-Uqdah即将结束她的健康政策博士学位学习,计划在2018年初搬家。她有一个孩子在读大学,另一个孩子即将大学毕业,她最小的女儿也有十几岁了,她打算和孩子们一起移民。她目前还有抵押贷款,但计划在前往加拿大后将房子租出去。

    如果去不了加拿大,Al-Uqdah决定越过大洲大洋,逃离特朗普辖下的美国。除了加拿大,她的第二个选择就是迪拜,她曾经在那里待过几周。

    “问题不是我们是否要搬迁,而是我们要搬去哪里?”Al-Uqdah补充说。

    “加拿大是我们的第一选择。我和那些正在谈论搬离美国的人之间的区别,是我相信,我孩子的生命正处于危险之中。”

    链接

    关于移居加拿大,美国人需要了解什么?

    Zero Hedge是美国知名的财经博客网站,主要是由一群笔名为“泰勒·德顿”的人,给用户提供关于华尔街和财经方面的内容。在美国人纷纷热议移居加拿大时,对于那些计划移民加拿大的美国人,Zero hedge给出了以下建议和问题。

    ●加拿大人像笑话里讲的那样礼貌吗?

    是的。有一个笑话,即使是加拿大人听了也会笑,它就是:“你怎么能让47名加拿大人尽快地离开游泳池呢?”答案是:只要大喊,“给我离开游泳池!”

    ●加拿大气候真的像笑话里讲的那么糟糕吗?

    不,实际更糟糕。在冬天,美丽的东海岸变成了冰块。而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你呼出的蒸汽立刻在胡子上结成霜,因此,冬天的主要消遣是在冻得非常结实的河道上溜冰。大多数公寓和小高层的室外停车场往往会有一个内置电源插座,用来插汽车发动机预热器的插头,不这么干的话,就休想把车发动起来。

    ●温哥华的冬天温暖湿润吗?

    是的。但是,温哥华的冬天雨水非常多。一个老段子这样说:“温哥华一年只下一场雨,从每年十月下到第二年三月。”而且,温哥华目前正在经历全球最大的房地产泡沫。

    ●加拿大的征税问题。

    不同于美国,加拿大征收有产品增值税(VAT),在当地称为统一消费税(HST),一眨眼的功夫你所购物品的价格就增加了13%.

    如果是企业,HST是可以退税的。但大部分加拿大人都要缴纳这13%的统一消费税。美国人会觉得这让人不安。当然,缴纳增值税在理论上应该可以取代个人所得税了。但是,不幸的是,加拿大人还没有弄明白这一点。他们在一战后引入所得税,当时称只是暂时的,但现在这一税收依然存在。

    ●加拿大的政坛情况。

    加拿大现任总理是特鲁多。他生于1971年末,父亲是加拿大传奇总理皮埃尔·特鲁多,老特鲁多在任16年,是加国历史上任期最长的总理。他拥有麦吉尔大学文学系和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教育系学士学位。

    2013年4月,特鲁多以压倒性的优势当上了加拿大自由党党首。2015年当选加拿大总理。

    ●加拿大的公费医疗。

    加拿大的医疗有它的好处,也有坏处。如果你迫切需要帮助,加拿大是你的正确选择。但是如果你在非紧急情况下要做个CT或者核磁共振啥的,准备好等待几个月(甚至更久)吧!

    ●加拿大的超市。

    加拿大的超市将会让你震惊。想象一下你所熟悉的、热爱的所有东西的70%在一眨眼间消失,比如科幻片。在很多情况下,他们被你从未听过的品牌所取代。你的第一次杂货店购物可能会哭出来。

    ●加拿大的语言。

    你不必学习法语,尽管加拿大每年花费上百万美元用在翻译及用列入官方“第二语言”的法语标记所有物品。只有你打算住在魁北克省或竞选联邦职位,学习法语才有用。

    ●最引起你关注的事情是什么?

    所有关于钱的事情将会令你很不舒服。首先,加拿大几乎所有物品比美国贵(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即使是税前价格。为什么?主要因为用法语标记物品需要成本(那些法语标签不会自己贴上去的,不是吗?),同时,在更加地广人稀的地域货物的运输费更贵。其次,如果再将疲弱的加元考虑在内,作为“新加拿大人”,你的第一次公费医疗经历或许是让医生给你开抗抑郁药。

    原载:http://www.aljazee-ra.com/indepth/features/2016/12/americans-dream-canada-trump-161218122212160.html

    原作:Dorian Geiger

    编译:滢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