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辉:现在的副刊比过去的更重要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1月22日        版次:GB05    作者:朱蓉婷

    “ 副 刊 文丛”第一辑在北京图书订货会上展示。

    李 辉(左)拜访副刊前辈黄裳时留影。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在刚结束不久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上,“副刊文丛”(第一辑)发布。这是由作家、媒体人李辉携各大中文报纸副刊编辑、作家集体编纂的系列丛书。

    据出版社介绍,丛书未来预计在10年内,出版20 0余种。本次推出第一辑共13种(15册),分为栏目和名家作品两个系列,汇编中文报纸副刊中的精品专栏文章,涵盖文化、人物、历史、美术、收藏等领域。

    副刊是中文报纸的一大特色,不仅是作者与读者之间的交流平台,百年间,副刊更培养了不计其数的名家,许多文学史上的重要作品均连载于副刊。

    二 十 多 岁 进 入 媒体,先是编辑《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后是编辑《人民日报》“大地”副刊。三十四年来,李辉一直在副刊的岗位上,用他的话说,具有很深的“副刊情结”。20 15年,行将退休的李辉产生了一个编辑“副刊文丛”的念头。

    今天,面临互联网新媒体的挑战,仍有不少报纸副刊保持着原创性、丰富性的深度内容,一大批副刊编辑,不急不躁,沉着,坚韧,以各自的才华和眼光,坚守着文化品位和文化传承。

    鉴于此,李辉编辑一套“副刊文丛”的想法愈加强烈。“我觉得有必要将中国各地报纸副刊的作品,以不同编辑方式,予以整合,集中呈现,使纸媒副刊作品,在与新媒体的博弈中,以出版物的形式,留存历史,留存文化。”他希望日后人们可以借这套丛书,领略中文报纸副刊曾经拥有过的丰富景象。

    访谈

    南都:策划“副刊文丛”的念头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李辉:大概2015年的一个想法。副刊是纸媒的一大亮点,而且只有中文报纸有副刊,过去被称为“报屁股”、“报纸的后花园”,说明它是一个报纸必不可少的东西。由于没有时效性的要求,很多副刊的文章富有知识性,有小品文的味道,比方说像金克木、汪曾祺、邓拓等。而且中文里的很多经典都是在副刊连载的,比如鲁迅的《阿Q正传》,郭沫若的《女神》,巴金的《家》等等。

    南都:对于整个栏目的划分,你的编辑思路是怎样的?在选题上有哪些侧重?

    李辉:现在分两个系列,一个是以栏目的形式、栏目相对集中一个主题,方便阅读;另一个是专栏作家、编辑的个人文集。这样能够大致体现副刊的历史面貌,提供一种不同于现在互联网碎片化阅读的方式。

    我想把全国的中央级、省级、地级市报纸都打通。好在我跟很多地方的报纸都熟悉,发个微信、打个电话就能联系上。2017年这一批会有浙江《嘉兴日报》的一个副刊专栏,叫“名人之后”,王国维、朱生豪、茅盾、丰子恺、木心、穆旦、金庸等等,请他们的后人来谈他们。南开大学有一个科技组专门研究网络新词,他们的文章就发在《今晚报》上,是一个关于网络新词汇的专栏,我觉得蛮有意思。像这些地级市报纸的有分量的文章我们也搜寻。我是想先做出一套来,相信自然就会有很多报纸的朋友来找我。

    基本上全世界各地的中文报纸,我都建立了联系,美国、中国台湾和香港、澳洲、加拿大、马来西亚、新加坡的中文报纸也有很好的副刊。这是一套全球性的中文报纸副刊文丛。第一批有美国、中国香港的,第二批会比今年更多一些,2017年这本会在2018年1月订货会上出来,大概30本左右。

    南都:时间上也是先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再往前延伸,直到“五四新文学”时期?

    李辉:我现在基本上是打通了的。既有五四时期的板块,也有50、60年代的、80年代的、一直到今天的作品。现在在约的稿还有马未都当年在《北京晚报》开的专栏,会是一个名家、名编辑荟萃的板块。

    南都:目前出来的第一辑,有哪些特别值得读者关注的部分?

    李辉:副刊的好处就是杂,随笔、历史小品、美术收藏,面很广,不仅仅是文学。第一辑里有一本《人民日报》副刊编辑罗雪村画的文人肖像,属于文化名人肖像漫画及人物印象记。《副刊面面观》把五四以来徐志摩、沈从文、萧乾,一直到柯灵、黄裳、袁鹰等等,老一代编辑所写的,回忆编辑副刊的体会,做了个精选。

    南都:整个计划会用十年的时间,这是一个不小的工程。

    李辉:去年10月退休后,做这套书就更加方便了。国内有一个副刊学会,但我觉得,以我一己之力来联系全国报纸副刊编辑,更有意义,也更好玩。现在很多副刊编辑都有名家的手稿,未来还可以出一套编辑收藏的名家手稿丛书,配合着做一个展览。现在我想把事情都往有趣的方向做,让更多的读者对这个副刊产生兴趣。

    南都:算是用一种“考古学”眼光去看百年来的中国专栏史吗?

    李辉:算是一种历史发掘吧,“考古”可能还没到,只要中国的报纸还存在,副刊就存在。现在的副刊比过去显得更为重要了,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做这个文丛,希望能推动让大家关注副刊。

    南都:现在不少报纸取消或缩减了专栏、副刊版面,你会有担心吗?

    李辉:现在很多报纸的副刊也有微信公众号啊,阅读方式的改变是我们不能抗拒的,但文章本身的分量还是最重要的。缩减不缩减在于报社主管的思路,也有很多报纸都增加了副刊的量,有的增有的减。《京华时报》、《东方早报》停刊了,它们的副刊的东西怎么办?我现在就把它汇集起来。

    南都:所以是有一种“抢救”意味?

    李辉:有这个意味。如果不做成书,没有一个读者会去图书馆把几十年的报纸翻一遍,只有做成书才能方便阅读。但也不可能做全集,只能选一些读者比较感兴趣的栏目,主题相对集中。比如说“心香一瓣”(《人民日报》大地副刊怀人专栏)就是名家写故去的人,“多味斋”(《人民日报》大地副刊美食专栏)写小地方的美食,《北京晚报》的“文艺地图”收集了文化界人物在全世界各个城市游走的文章。

    它的规模很大,会是以后我们研究报刊史、文学史的重要材料。过去文学很多发生在副刊上,它的历史功能和辉煌的一面就只能通过一套丛书去体现。如果没有丛书,大家无从找起,只有个别的研究报纸的专家可能找一找。普通读者是“我们阅读了,但不知去哪里找回来”。

    南都:编辑这套文丛,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李辉:毕竟我自己做了一辈子的副刊,退休之后对副刊还是有情结在的,想为副刊的历史归纳、总结、呈现做一点事情。好在我认识很多做副刊的朋友都很帮忙,毕竟大家都对自己从事副刊的编辑工作有感情,我就有了动力。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