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大利“神秘”作家———埃莱娜·费兰特热门小说引进出版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1月15日        版次:GB05    作者:朱蓉婷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全球畅销数百万册,已被翻译成40余种语言的“那不勒斯四部曲”系列,日前由“99读书人”引进出版,第一部《我的天才女友》即将上市。由于此前出版社印制过一些“试读本”,导致该书在正式上市前就遇到了“盗版”,可见其受欢迎程度。

    该书作者笔名埃莱娜·费兰特,不仅从未露面,真实身份也至今成谜。只以书面形式接受过《纽约时报》、《巴黎评论》等媒体的采访。是目前意大利最受欢迎,同时也最具神秘感的作家之一。

    埃莱娜·费兰特是谁?

    1992年,埃莱娜·费兰特发表第一部长篇小说《讨厌的爱》,很快引起关注,1995年就被意大利导演马里奥·马尔托内拍摄为同名影片;此后她相继出版小说《被抛弃的日子》、《迷失的女儿》、《夜晚的沙滩》和散文、访谈集《不确定的碎片》。

    2011年至2014年,埃莱娜·费兰特以每年一本的频率出版《我的天才女友》、《新名字的故事》、《离开的,留下的》和《失踪的孩子》。这四部情节相关的小说,被称为“那不勒斯四部曲”。虽然作者从未公开其性别,但媒体和评论家从其“自传性”色彩强烈的写作中判断其为女性。

    “那不勒斯四部曲”是什么?

    “那不勒斯四部曲”是一部关于友谊、爱、嫉妒、暴力、命运的史诗。《我的天才女友》小说的开场就是一场事先张扬的“人间蒸发”,莉拉失踪了。好友埃莱娜想起莉拉对自己命运的预言,于是决定写下她们一生的故事……

    修鞋匠的女儿莉拉和门房的女儿埃莱娜(“我”)一起成长于那不勒斯一个破败的社区,从小形影不离,但一直暗暗角力。莉拉聪明,漂亮。她可以毫不畏惧地和欺凌自己的男生对质。后被迫辍学的莉拉帮助父兄维持鞋店生意,又面临几个纨绔子弟的追求。埃莱娜孤独地继续学业,却一直深知自己没有莉拉的学习天赋和超人的决断力。四部曲以堪称史诗的结构,描述了两个在那不勒斯出生的女孩持续半个世纪的友谊,小说对女性友谊深度和复杂性进行史无前例的探索。

    不同于一般闺阁气息浓重的女性主义小说,“那不勒斯四部曲”时间跨度从二战后破败贫穷的意大利,到20世纪50、60年代的经济奇迹、学生运动、新法西斯主义、帕索里尼、意大利共产党,一直写到今天。人物命运是整个社会斗争的一个缩影,细致入微的情节之外,还有恢弘的历史,赋予整个文本严肃的一面。

    关于“那不勒斯四部曲”作者的身份风波一直未平息,但围绕作品的讨论并不止步于此。近日,中文版责编索马里接受了南都记者的专访。

    专访

    南都:“那不勒斯四部曲”在欧洲反响热烈,作为中文出版方,你认为它也能征服中国读者吗?

    索马里:很奇特,它的生命力超过我们的想象。从2011年,到2014年写完最后一部,四部曲的情节前后结合得非常紧密,每一部要经过翻译、出版的时间,读者都能忍得住期待。如果它没那么好,也不会一部一部地出下去。

    南都:此前,女性友谊在严肃文学中似乎没有得到过公正、深入的对待。你如何评价费兰特书写这一题材的意义?

    索马里:《纽约客》有一篇书评说,费兰特笔下的女性友谊和女性体验之尖锐,是别的作品里很少见到的。从荷马史诗到奥维德的《变形记》,史诗都是由男人写的,里面都是男人如何征服世界、征服女人,最后荣归故里。而女性经验是被史诗遗忘的。我认为,“那不勒斯四部曲”堪称第一部女性史诗,它时间跨度非常大,把两个女人的一生和意大利历史非常克制地结合在一起。如果五百年之后读者要看一部女性方面的史诗作品,一定绕不开这部,每个人都可以从中看出与自己命运相关的部分。

    南都:对女性书写有一种成见,即更长于感性、细节雕琢,关注日常生活和个体经验,缺乏大格局。

    索马里:我觉得费兰特是轻而易举地绕过了这种区分。尤其第二部和意大利社会现实结合起来。当时意大利是整个欧洲社会分化、矛盾最澎湃的地区之一,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影响人物的命运,比如,意大利60年代末的工人处境、女性运动、性解放,在人物的交谈中得到深入讨论。尼诺代表了知识分子的软弱,而埃莱娜摆脱了知识分子的枷锁,去实现更真实的人生。它并不是一个“玛丽苏小说”。有读者说这个标题好像一本玛丽苏小说,但完全不是一个范畴。

    南都:同样是反映60、70年代欧洲社会的女性生存状态,费兰特的小说有何特别之处?

    索马里:和其他强调修辞的女性作家不同,费兰特直白、尖锐。书中写道,意大利南部那不勒斯地区,很多女性早早嫁人,特别知道如何迎合男性,十分清楚男人爱她们的时候该说什么、打她们的时候该说什么。费兰特会不经意间揭示女性生存状态中一些很尖锐的东西,而埃莱娜和莉拉终生都在逃脱这种处境。这种女性心理对男性读者来说是很奇特的体验。

    在欧美国家的读者男女比例非常平衡。费兰特的美国出版人M ichael R eynolds告诉我,“这看起来不是给男性读者的书,但这恰恰是男性读者们应该看的书,他们能从中看到,在和女性相处时,自己是如何滥用了这种关系。”

    书里有写到当时米兰的读书会,埃莱娜参加的女性团体演讲等等。意大利女性运动有一个纲领,她们不会像美国的女性主义那样,强调姐妹情谊,而是强调你如何跟母亲产生隐秘情感。意大利女权主义的核心是更普遍的,去面对一个跟你年龄、阶级完全不同的女人,对她产生交托,我认为这是可以贯穿整套书的精神核心。埃莱娜和莉拉的命运不单是姐妹情谊的问题,她们实际上互相交托,以对方为一面黑色的镜子,终身在对方身上看到自己。另一方面,她们在生命的任何阶段都会在嫉妒的表象下,给予对方最大善意的帮助。费兰特的书就有这个魔力,你不知道在哪一页就突然知道你对她们的命运有很深切的共鸣,让你迫不及待地把它读完。

    南都:接下来另三部的出版计划如何?

    索马里:第二部会在三月中下旬,第三部在八月。这样安排和法国、德国的出版机构做法接近,三四个月出一本,可以给读者一个缓冲和准备的时间。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