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谈浦薛凤的外文藏书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2月18日        版次:GB08    作者:周运

    《论法的精神》英文版书名页。

    浦薛凤在《论法的精神》英文版上写的中文书名及签名。

    周运 编辑,北京

    以前曾写过一篇《浦薛凤的外文藏书》(刊2015年10月21日《南方都市报·阅读周刊》),后来在国家图书馆又陆续发现了几册他的藏书。如费希特的《知识学》(The Science of Ethicsas based on the Science ofKnow ledge,translated by A.E.K roeger,London:K egalPaul,T rench,T ruebner,1907),扉页有红色钢笔题字“浦薛凤 一九三四”。而《黑格尔逻辑学》(T heLogic of H egel,translatedby William Wallace,O xford:C larendonPress,1874),扉页有题字:“我固知此书有第二版(1892),但作为参考,此亦未始不佳。凤志。薛凤。”而刘铮兄曾淘到过一册浦薛凤藏《波斯人信札》法文选本,是1924年6月1日购于哈佛的,应是他初习法文所用的本子之一(《葛兰言、浦薛凤、梁宗岱:乙未所得法文书小记》,刊2016年6月5日《东方早报·上海书评》)。巧的是,今年4月在国图又发现了他旧藏的《论法的精神》(旧译《法意》,M.deSeco n dat,B aro n deM ontesquieu,The Spirit ofL aw s,2 v.,w ith D’Alem bert’s analysis of thew ork;translatedfrom theF ren ch b y T h o m asN ugent,N ew ed.,revisedbyJ.V .Prichard,London:G eorgeB ell andSons,1914)。第一册前衬页一有钢笔字“孟德斯鸠法意(卷上)英译本D .H sueh-FengPoe”。

    第1、2、3、4、5、6、7、10、11、13、15、19、31、62、64、65、109、124、127、151、152、158、160、161、162、163、164、165、166、167、168、169、171、173、175、204页都有中文批注。

    第二册前衬页一钢笔字“孟德斯鸠法意(卷下)英译D .H sueh-FengPoe”。第138、145、147、160、161页有中文批注,后衬页钢笔字“BK 26-p.144,主要p.160-161,p.138”。

    从签名和笔迹来看,此书应与《波斯人信札》购于同一时间。而在叙述孟德斯鸠生平事迹的《回忆》里,浦在《波斯人信札》书名下用铅笔划线并写下:32,这是指孟德斯鸠32岁发表了该书(p.ⅩⅩ)。

    第一册第1页第一句话画线,其上批注:广义;第一段页边划线批注:法之性质。第2页两个句子页边批注:人学制于法,人与兽各有短长。第4页:自然境遇?无平等观念,第5页页边四处有①②③④序号和英文词来概括段落大意,下面批注:战争乃团体间事。第19页第三章第五节的第一段英文画线,页下抄了这段话的法语原文,看来浦手里有法文原本对照。第31页第四章第十一节划线并在页边注:M achiavelli。

    下面参照《论法的精神》(张雁深译,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译文,标出其中有意思的划线和批注的段落:

    中译本第58页,第一卷第五章第十三节:“专制主义的意义,路易斯安纳的野蛮人要果子的时候,便把树从根柢砍倒,采摘果实,这就是专制政体。”划线批曰:痛骂专制。(英文本p.62)

    第60页,第一卷第五章第十四节:“专制政体的原则是恐怖;恐怖的目的是平静。但是这种平静不是太平。”划线批曰:社会沉静无和平。(p.64)

    第61页:“在这种国家里,什么也不修复,什么也不改进。盖房子上够居住便罢;不挖壕沟,也不栽树。什么东西都取自大地,但不还给大地任何东西。全都是荒芜的地方,全都是沙漠。”划线批曰:目前中国!妙。(p.65)

    第102页,第一卷第七章第六节:“唐朝一位皇帝说:‘我们祖先的训诫认为,如果有一男不耕,一女不织,帝国内便要有人受到饥寒。’”划线批曰:中国尚俭。(p.109)

    第117页,第一卷第八章第七节:“当大人物丧失了人民的尊敬,成为专横权力的卑鄙工具的时候;君主政体的原则就已经腐化了。”划线批曰:妙语。(p.127)

    第151-152页,第二卷第十章第十五节保持征服地的新方法:“征服中国的人们曾经适用过这个办法,(中略)(一)两个民族互相箝制;(二)两个民族都保有军事和民政的权力,谁也不能把谁毁灭。”划线批曰:中国。(p.158)

    第167页,第二卷第十一章第八节:“大家知道,征服罗马帝国的日耳曼各民族是十分自由的民族。”划线页边左侧批曰:颂扬日耳曼人———条顿,页边右侧批曰:不知作何解释(p.175)

    第194页,第二卷第十二章第七节大逆罪:“中国的法律规定,任何人对皇帝不敬就要处死刑。因为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什么叫不敬,所以任何事情都可拿来作借口去剥夺任何人的生命,去灭绝任何家族 。”划 线 批 曰 :中 国 。(p.204)

    第197页,第二卷第十二章第十一节:“马尔西亚斯做梦割断了狄欧尼西乌斯的咽喉。狄欧尼西乌斯因此把他处死了,说他如果白天不这样想夜里就不会做这样的梦。这是大暴 政 。”划 线 批 曰 :妙 。(p.207)

    第二册第166页,第五卷第二十五章第九节:“一切受到压制的宗教,自己必将成为压制异教的宗教。这是一条原则。因为当一种宗教侥幸而脱离了压迫的时候,它就要立即攻击曾经压迫它的宗教———不是作为宗教,而是作为暴政来攻击。”划线批曰:观察之深刻。被它人压迫稍后亦将压迫摧残它人。(p.138)

    第166-167页,第五卷第二十五章第十节:“那末,关于宗教的政治性法律的基本原则应该是;如果一个国家有自由接受或拒绝一种新的宗教的话,它就应该拒绝它在国内设教;如果它已经在国内设教的话,就应该容忍它。”划线批曰:M achiavelli!(p.138)

    第189页,第五卷第二十六章第十五节:“政治法使人类获得自由;民法使人类获得财产。”划线批曰:承认自然境域及原始共产生。(p.160)

    第190页,“公共利益绝不是用政治性的法律或法规去剥夺个人的财产,或是削减那怕是它最微小的一部分。”划线批曰:拥护私产。(p.161)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