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独深处》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2月11日        版次:GB08    作者:郝景芳

    郝景芳著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6年8月版

    从传统文学批评的角度看,《孤独深处》可能算不上一部出色的小说集。首先,郝景芳使用的几乎是一种不能被称为“文学语言”的文学语言。“食客围着塑料桌子,埋头在酸辣粉的热气腾腾中,饿虎扑食一般,白色蒸汽遮住了脸”———我们通常不把这种文字视为“文学语言”,或者说,这不是优秀的文学语言。其次,郝景芳小说中的人物,没有所谓“圆形人物”,而只有“扁平人物”,也就是说她笔下的人物都是出于某种功能性的考虑而设定的,而非传统的现实主义文学所要求的那类丰富、多面的人物。

    事实上,这些恰好说明,郝景芳的小说不是现实主义文学,她也无意于像描花那样紧贴在现实的表面上去勾摹。《孤独深处》是一部类型文学作品,对人物的功能性设定也正符合类型文学的常规。

    那么,郝景芳给作品作了怎样的设定呢?她环视周遭,将这个时代最普遍的苦恼、焦虑、渴望、幻念分离出来,将这些作为基本主题。至于苦恼、焦虑、渴望、幻念究竟来自哪些具体的人,这不是她关心的问题。就以她得到雨果奖的名篇《北京折叠》为例,其中等钱用的工人老刀、爱上不该爱的人的学生秦天、嫁为富人妇的依言都只是符号化的人物,而郝景芳也只是拿他们来作符号使用而已,对郝景芳来说,重要的是带出贫富悬殊、阶层鸿沟拉大、情感的商品化这些议题。就短篇小说的容量而言,就类型小说的常规而言,这样的处理无可厚非。

    郝景芳的可贵体现在两个地方:第一是她的想象力,第二是她将她的想象力运用到这个时代最普遍的那些苦恼、焦虑、渴望、幻念上来。前一点使她有资格成为一位好类型小说作者,而后一点则使她从一众类型小说作者中超拔出来,显得特别。

    有人将《孤独深处》归入“科幻小说”一类,这样做会让一部分读者产生错误期待,因为严格说来,《孤独深处》中“科”的成分太稀薄了,它不是“科学幻想小说”,而更像是“奇想小说”。郝景芳挪用了科幻小说许多惯常的设定,比如空间、时间、宇宙、电波等等,但她的运用不是遵循“科学的”方式展开的,而多是灵光一现式的奇想。就像《北京折叠》,其折叠的设置,从物理规律上讲、从实际技术上讲都没有多大可行性,但这种设定会产生神奇的效果,而郝景芳看重的也正是这种让人目瞪口呆的效果。

    郝景芳的真正意义在于,她为我们看待这个时代、这个社会添了一个神奇的维度。当代社会,新闻比小说更奇幻,传统现实主义文学要想捕捉真正反映时代精神的事物是极其困难的。郝景芳相当于跳出圈外,用狂想式的方法对现实作新的透视。这种创作,也许算不上最出色的文学,却是特异的、充满启示性的文本。

    一句话评语:

    为看待时代与社会增添了神奇的维度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