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智识分子:做个复杂的现代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2月11日        版次:GB06    作者:万维钢

    万维钢著 电子工业出版社2016年2月版

    万维钢是一种新型的知识分子。近代以来,中国似乎还没有出现过这种类型的知识分子。万维钢的学术背景在物理学方面,但是,与丁文江、潘光旦等理科出身的民国知识分子不同,他并不是自己原属领域的知名专家,他也没有可倚仗的专业学术资本,他只是受过科学思维训练并乐意向普通读者传播知识和思想的写作者。

    然而,这一类型知识分子发挥的作用不容小觑。事实上,在科学研究的深度和广度已经大大超出普通人所能把握、领会的范围的今天,知识界的内部和外部都存在一类需求,需求一种扮演新角色、完成新使命的知识分子。这样的知识分子应该能在专业的科学研究和普通人的理解力之间架起一座桥梁,让科学的成就在尽量大的程度上为普通人所知、所用。当代西方率先出现了这类作者,像加来道雄、吉姆·霍尔特或约翰·布罗克曼,他们依普通人的兴趣及知识架构前往科学世界、思想世界探险游历,并将新的知识、思想成果带回来。他们是新的知识、思想的代理人(proxy),他们实现中介的职能。万维钢或许是中国最早一批此类作者的代表。需要强调的是,万维钢可以说完全不同于以往的科普著作作者,他是“面向读者的”,读他的文字,几乎是“零起点”的。你几乎不需要有多少知识储备,甚至几乎不需要有方向明确的知识兴趣,只要开始读,开始思考就够了。与加来道雄或霍尔特也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万维钢写作的重点不是提供新知识,而是推介另外一种思维方法,在《万万没想到》(2014)一书中他把它概括为“理工科思维”,实际上是把它归纳得狭隘了,应该说,是“科学思维”,甚至是“现代思维”———《智识分子》的副标题“做个复杂的现代人”,就暗含了这一认识的扭转及扩大。

    “现代思维”在现代社会将是一种普适思维,就同科学本身是普适的一样。你不考虑概率论还怎么对未来进行有效预测?实际上,现代社会的发展使得许多现象已非人的直觉或常识所能把握。比如万维钢在《智识分子》中讲的贝叶斯定理的例子:艾滋病毒(H IV )检测技术准确度非常高。“如果一个人真是H IV阳性,血液检测的手段有99.9%的把握把他这个阳性给检查出来而不漏网。如果一个人不携带H IV,那么检测手段的精度更高,达到99 .99%———也就是说只有0 .01%的可能性会冤枉他。已知一般人群中H IV携带者的比例是0 .01%。现在假设我们随便在街头找一个人给他做检查,发现检测结果是H IV阳性,那么请问,这个人真的携带H IV的可能性是多大呢?”答案是50%。什么?有没有搞错?你也别太自责了,接受测试的95%的德国大学生和40%的德国医生也都给出了错误的答案。为什么是这样,这里不解释,你可以去读万维钢的书。要紧的是,我们要转变思维。我们的思维过时了,极而言之,我们自己过时了,要跟上时代。万维钢推崇的“观点随事实改变,有胆有识”,值得每个人深长思。

    当然,你可以说,万维钢只是完成了“替人读书”的任务,《智识分子》在深度方面仍有开掘的空间。而在写作方式上,万维钢仍未完全摆脱他自己提到过的那个“你手里有一把锤子,就看什么都是钉子”的陷阱,有时还不免出现“先有结论,后找论据”的问题。但总的来说,《智识分子》不失为一部引领现代人走向现代思维的佳著。

    一句话评语:

    引领现代人走向现代思维的佳著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