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何成为研究网络社区的“老司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2月04日        版次:GB06    作者:张经纬

    《如何研究网络人群和社区》,(美)罗伯特·V·库兹奈特著,叶韦明译,重庆大学出版社2016年9月版,36 .00元。

    张经纬 学者,上海

    当代社会,人们在网络上生活的时间,已经不亚于现实生活。这是网络时代给我们带来的新体验。如何研究这些从二次元并接到三次元的人类行为呢?老司机遇到新问题。“人类学家似乎更滞后于或更不愿意关注线上的社会群体。但是,由于信息和通信技术遍布当今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其达到如此的程度,使我们已经无法回头了。越来越多的社会科学家得到这样的结论:如果不将互联网和计算机中介的沟通形式吸收到研究中,他们再也不能充分地了解社会和文化生活中许多最重要的方面。”

    这一全新认识让曾经最擅长研究文化与群体,并对此逐渐心生厌倦的人类学、社会学家重新燃起斗志。可怎样研究网络社区中的行为,是摆在研究者面前的现实问题。尤其是,当原本那些在烈日当空下种地、捕鱼的现实生产者,变成了宅在空调房里,网上挖掘“比特币”的矿工,靠打游戏赚钱的职业电竞选手、代练者。

    这时,你需要一本研究手册:《如何研究网络人群和社区:网络民族志方法实践指导》。作者罗伯特·V·库兹奈特教授,是约克大学舒立克商学院市场营销系主任,他更为人熟知的身份是一位受过人类学训练的社会化媒体研究者。出于工作需要,他通过对eB ay等电子购物网络对人们消费行为的长期研究,积累了大量有关虚拟社区的观察经验。

    当他把这些经验运用到YouT ube或Facebook等全新的社交网络时,原本模糊的网络社区就完全呈现出来,通过线上、线下的连接,明确了这种全新沟通方式和现实的联系。“根据我们的定义,对于全世界少至1亿,多至10亿人来说,参与在线社区是社会体验中常规和持续的部分。这些人就在我们身边。爱荷华某农民是大豆种植者合作社的一员,在会议期间积极地在社团论坛上发言。土耳其的社会学学生经常使用她的社交网站,并在她喜爱的音乐家粉丝网上发帖。患有癌症的年轻人经常去在线群体寻求建议和帮助。令人尊敬的行业主管披上虚拟的外衣,在虚拟世界的后巷里过着秘密的第二人生。”基于这样的认知方式,一种针对网络社会的全新方法就如期诞生了。

    深知入门级研究者对网络社区的茫然与困惑,库兹奈特尝试了零起点的介绍方式。从选择研究主题和网络社区开始,他首先为研究者提供了一些基本的参考依据。其次,针对网络社区的资料采集给出了建议。不同于那些现实田野调查中的访谈、口述资料,以及由各种材质媒介记录的碑刻铭文,网络社区的信息通过“新闻组、讨论版、博客、列表、维基百科、游戏空间、社交网络和虚拟世界”的形式保存在庞大的数据库中,如何通过有效的搜索引擎和方法获取这些资料,就构成了进一步分析的基础。

    借助这样的方法,库兹奈特对现有的民族志研究提出了充满雄心壮志的挑战。“想想有这么一份关于专业群体如医生或律师工作生活的民族志,我们真的可以做出一份有意义的叙述,其中完全不涉及也不分析线上论坛、电子邮件、即时信息和公司网站的内容吗?我们是否可以提供一份民族志,试图理解‘吞世代’和青少年的社会世界,但不提及也不研究手机使用和对话、短信息、电子邮件和社交网站吗?当我们面对特定的主题,如当代音乐、电视、名人或电影的粉丝社区,游戏玩家社区,业余艺术家或作家,或者软件开发者,如果不涉及线上数据和计算机中介的沟通这类细节,我们的文化素描将会极其苍白,因为正是这些线上内容使得这些社会集体成为可能。”

    事实证明,网络社区的分析与社会科学研究者传统上研究的现实社区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虽然人们之间的联系渠道出现了更加多元的形式,但从诉求上却依然可以追溯到最基本的人际互动。当我们把人们在网络社区上的行为还原到人类最本质的欲求,我们发现,研究传统、前现代社区的民族志方法再次发挥了作用——— 描述。当我们用讨论区、留言簿替换“教堂、晒谷场前人们交换信息的小广场”,用发帖、刷好评替换“狩猎、交换”,用晒图、点赞替代“分享、互惠”,而我们研究者要做到,只是把以整体的方式,将这些场合和行为联系记录下来。

    在作者看来,“传统的民族志和网络民族志之间最重要的差别可能是研究伦理。”因为论坛或社交网站上内容的公共性还较为模糊。但他也提十年前,“数字化和网络技术研究是社会科学研究中发展最快的领域之一”,在今天,这个说法比当时更贴切。因为,网络民族志的发展,能帮助我们理解“大豆种植者网络合作社、土耳其社会学学生,以及披上虚拟外衣的行业主管”的世界。

    借助本书,或许能让我们在朋友圈点赞、抛扔精灵球之余,用多一双眼睛,观察到那些网络行为、新词背后互动方式的文化本质。正如译者所言,“我们将是网络的一部分,经由新的社会化形式进行交往:从隔壁的人延伸到遥远的全球的他人,从最消极的潜水者到最繁忙的商业产销者,从最愚蠢可笑的视频瞬间到我们分享的最吓人的经文。我们文化中每个受到祝福的元素都会在我们的线上连接中来回穿越。”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