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抢戏的客串,拿奖的主角。范伟:喜剧啊,我真愿意研究一辈子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2月04日        版次:GB10    作者:许嘉 钟锐钧

    金马入围酒会的时候,范伟就到了。一向不怎么打扮的范伟,这天穿得还挺“潮”。南都记者 钟锐钧 摄

    1990年代 范伟搭档赵本山上春晚演小品,街知巷闻。

    2003客串冯小刚电影《手机》,开始频繁出现在冯氏喜剧。

    2006他演《芳香之旅》这样的冷门文艺片也得过提名。

    2012《黄金大劫案》里爱煮疙瘩汤的神父很抢镜。

    2016《一句顶一万句》,他让沉闷的电影鲜活不少。

    2003首次主演电影《看车人的七月》,拿下“蒙特利尔”影帝。

    2004《天下无贼》里打劫这段,时隔多年还是非常搞笑。

    2008《非诚勿扰》,这张脸大家不会忘记。

    2015《道士下山》这一幕真是过目难忘!

    2016《不成问题的问题》,范老师终遇金马。

    在将于大年初一公映的《绝世高手》里,范伟各种C O S P LA Y,看样子是要“打通90后”啊!

    “带着一种喜剧的心情去研究每一个人,我觉得会特别有意思。” 南都记者 钟锐钧 摄

    PART1特写

    获奖片:两个剧本在挑,最后选了这个“可怕的好人”

    《不成问题的问题》不是老舍最知名的小说,梅峰虽是实力派编剧,做导演还是第一次。范伟坦言,选择《不成问题的问题》,他的确“下了挺大决心”。因为,彼时他还有另外一部戏约,“剧本也挺好,人物也不错。商业上做得好不也挺好吗?我拍个片,票房不错,对个人来说也是个好事儿”。但是,范伟看了梅峰给过来的剧本,“越看越觉得这东西好,舍不得放下”。最终,他还是选了丁务源(《不成问题的问题》中范伟饰演的角色)。

    范伟见梅峰第一面,谈到个人对这部电影未来的期待,他说了四个字,“静水流深”。梅峰的回应是“我想把这部戏做成一个黑白电影,在各个方面我们都要做得克制”。一来一往,这两位对上了彼此的路子。《不成问题的问题》的淡,在范伟看来就是节制,他直言,“这种‘淡’确实挺冒险的,容易被别人忽略”。

    不过,金马的评委会没有忽略范伟的这份儿“淡”。评委会主席许鞍华谈及范伟的表演时,说,“丁务源这个角色看着哪儿都不坏,看多了反倒觉得可怕”。《不成问题的问题》中,丁务源是个农场主任,八面玲珑,无论面对老板、同僚还是下属,处处都在演戏,忠诚仗义大度善良平和……人人都觉得他是好人,可最终的好处似乎全被他一个人占了。

    怎么演出一个很可怕的“好人”?范伟给梅峰提的建议是“让这个人物虚一点儿”。戏中,丁务源没把农场管好,被股东们辞退了,请来一位留洋归来的新主任尤大兴。丁务源悄悄地离开农场,挑逗自己招来的混混秦妙斋跟尤大兴斗争,他自己在外面静观其变。最终,自己的敌人被“斗”走了,丁务源不费自己一点口舌回来继续做农场主任。

    秦妙斋帮着丁务源斗走尤大兴,丁务源却对秦妙斋这个“不稳定因素”更加不放心。电影结尾,宪兵闯进农场抓走秦妙斋。原来的剧本里,秦妙斋被抓时,大喊丁主任救人,丁主任在屋子里假装睡觉。范伟跟梅峰商量,“你说那边抓人,你在这边装睡,这人立马就看出来坏了”,最后,这场戏被去掉。

    春节档:打通90后,各种二次元cosplay不在话下!

    处处留白,莫衷一是。像《不成问题的问题》这么淡的戏,并非范伟如今的唯一追求。马上来的春节档,范伟又有一部风格浓烈的出品,《绝世高手》浓重的二次元质感,让人略有讶异,“范伟怎么演了如此90后的喜剧?”范伟不以为意,他眼里的喜剧,“不管二次元还是三次元,都要看它是不是高级的”。什么是高级的喜剧?“我自己的理解就是———这个喜剧一定要有根儿,不能胡闹,只要有依据,什么风格都是好的。”范伟如是解释。

    《绝世高手》的根儿在哪儿?“我觉得就是一种情感吧,情感的悲剧导致这个角色如今的面孔。”戏里面,范伟演了一位身怀绝技的大厨,“通过厨艺来写情感”。范伟接演这么个癫狂喜剧,同角色设定也颇有关系。

    演艺圈里,范伟的厨艺也是有点小名气的。谈到自己这个爱好,他掩饰不住自己的小得意,“我爱做菜首先是爱自己,因为我这辈子没别的爱好,除了拍戏,就爱吃,然后又挺挑嘴的。别人做的我不爱吃,老上饭店也不健康,我觉得得相信自己,而且我确实有点天赋……”

    目前曝光的《绝世高手》预告片中,“神厨”范伟造型百变,从史泰龙到日本艺妓,网感超强的CO SPLA Y,惊艳众人。前些天,范伟去给预告片配音,剪辑师跟他开玩笑:“范老师,这回您是打通90后啊。”想着自己这回的风格,年轻人可能也会喜欢接受,范伟特开心,“我觉得这真是挺好的事儿”。

    PART2对话

    “好的喜剧,性格特别重要”

    南方都市报:这次接演《不成问题的问题》之前,你看老舍先生的小说多吗?

    范伟:我看得挺多的,因为老舍先生那种幽默是我们搞喜剧的人应该经常去拜读一下的。

    南都:《不成问题的问题》在老舍先生的小说里也挺特别,漫画感挺强,你怎么看这位前辈的幽默感?

    范伟:我觉得,好的喜剧都离不开性格,性格特别重要。然后,喜剧的故事和人物,它的基础和内涵是悲剧性的,我觉得老舍先生在这点上做得特别好。

    南都:你自己看来,你在戏里扮演的丁务源,他身上的悲剧性在哪里呢?

    范伟:我跟导演(梅峰)聊这个人物时,我说丁务源一定有他自己的生活逻辑,他是个有段位的生存高手。我觉得,咱们作为旁观者看丁务源,是这个农场的生态造就了他这个人,还是他造成了这个农场的生态,这不是丁务源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众人的合力。你看小说里写的,尤大兴的媳妇明霞,她面对农场的生态也是做出了“善意的妥协”,这也是合力当中的一股力量。

    “东京电影节那次挺失落的”

    南都:许鞍华导演在颁奖礼之后提到,《不成问题的问题》中的丁务源,相比以往你的作品,是一个突破。你自己怎么看这个评价?

    范伟:这次金马奖挺有意思的,入围的电影里面,有三部都有我的演出。《一句顶一万句》和《我不是潘金莲》,那两个角色也是完全不同的感觉。我觉得,可能是评委们看这几个片子的时候,觉得我在《不成问题的问题》里面演的这个

    角色跟别的角色不太一样,反差比较大,也算是一种突破。我当然接受这个评价。但是,我觉得这种突破还是因为电影的风格和味道导致了我自己的突破吧。

    南都:《不成问题的问题》在金马之前,也去过东京电影节,那次没有拿着影帝,你自己会有失落吗?

    范伟:我跟你说,东京电影节那次挺失落的。为什么呢?我们整个剧组,还有电影节的选片人,都认为我拿东京电影节的影帝很有希望。本来,我没抱啥希望,“这么淡这么收的电影,外国人能看得懂吗?”结果,电影入围了,也安排我去颁奖礼了。好多媒体朋友跟我说,经验告诉他们,最后去的,一般都挺有希望获奖。我自己啊,有点被大家的热情把心里面的小欲火儿煽动起来了。结果,没拿着(影帝)。

    后来,颁奖礼之后的酒会,所有人都在一起吃饭。他们就告诉我,一共五个评委,三个西方人,两个东方人。两个东方人就特别推崇《不成问题的问题》和我的表演。三个西方人的确看不太懂这部戏里东方人的微妙。还有台词里的弦外之音,经过英文翻译之后,少了不少。让他们对这部电影和角色理解都有障碍。

    南都:金马奖的评委这回看出了你们的妙处,那么,拿过金马影帝之后,接戏的节奏会有变化吗?

    范伟:一定谨慎。我一直说,演员比较被动,尽量别让自己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老生常谈的一句话,“宁缺毋滥”。

    和卢正雨搭戏“没有任何障碍”

    南都:前几天看到《绝世高手》的预告片,这部二次元感非常强的喜剧里,你的表现挺让人惊讶的。卢正雨是个80后导演,接到他这个剧本,你能立刻G ET到他的笑点吗?

    范伟:还能G E T到(笑点)。这个戏没有违背喜剧的规律,我觉得没问题,一点疏离感都没有。

    南都:作为一个60后,你同卢正雨这个80后导演合作的感觉如何?

    范伟:我觉得卢正雨作为导演来说,他准备得还挺充分的,因为像我们这个年龄的演员,就老爱找根儿嘛,跟他探讨的时候,他都是挺有依据的。

    南都:这也是卢正雨的处女作,新导演会不会有经验不足的地方?

    范伟:我觉得挺好的。我之前提过一个合作上的事儿,有时候,我自己的理解,某段台词应该是比较缓慢地念出来,可以娓娓道来。但是,他希望我们语速加快。我觉得也能理解,表演的节奏会变成另外一种感觉,这都没问题。

    南都:《绝世高手》里,卢正雨既是导演,也是主演。在你面前,他算是一个新人演员,从演员的角度讲,你觉得他的表现怎样?

    范伟:还不错。表演风格上肯定不一样。但是,我们两个搭在一起挺舒服的,没有任何障碍。不同年龄,我们表达幽默的方式也不一样。我反而觉得,这部戏里的元素更多了。

    “北方喜剧台词精彩,南方喜剧更注重人物状态”

    南都:你是从东北出来的喜剧演员,有种说法,北方喜剧过不了长江,南方观众不太理解东北人的幽默。你同意这种说法吗?

    范伟:我不是特别同意。你看上海的东方卫视,他们的综艺节目《欢乐喜剧人》里面有不少东北演员在里面表演,一点儿障碍没有,收视率还挺高。

    所谓北方喜剧和南方喜剧的区别,我觉得还是语言上面。北方喜剧的台词比较精彩。东北喜剧比较直接、给力、过瘾。北京的幽默比较绕弯儿,调侃的。而南方的喜剧更注重角色性格或者人物本身的状态。

    南都:你从相声、小品演员出道,后来开始演电视剧和电影,这么多年过去,你自己对喜剧的看法会不会有些变化呢?

    范伟:我觉得喜剧分两境界。一个是快感,一个是美感。快感就是“呱唧”大家都乐了,乐完拉倒,这就是快感。美感,就是乐完之后,砸吧砸吧滋味,能给你带来一些回味。

    “《夏洛特烦恼》不错;法国的喜剧更高级”

    南都:这几年华语片也出来不少口碑和票房不错的喜剧,从你自己的经验来看,哪些片子觉得挺好?

    范伟:我个人的偏好啊。最近,我觉得《夏洛特烦恼》不错,因为它符合喜剧的创作规律。这个戏是小剧场话剧,演了很多场,演员很有默契了。因为喜剧这东西一定要配合好,大家的戏搭得好,桥段磨合无数次了。你说《夏洛特烦恼》题材有多新,表达有多么独到,它不是那样的,就是作为一个喜剧来说,让人看着舒服愉悦。

    南都:国外的喜剧你平时会看吗?有你自己的心头好吗?

    范伟:我喜欢的,其中有尺度很大的,类似《宿醉》这种,看了开心,乐完拉倒。个人更喜欢的,还是法国喜剧,更高级一点。我也喜欢看东欧的黑色幽默,比如捷克电影。可能因为他们的体制曾经跟我们很像,特别有共鸣。然后,我特别推崇的,觉得特别扭的,就是像《美丽人生》那样的电影,它是一个悲剧喜唱的典范,我觉得太伟大了。

    南都:你觉得,喜剧会是需要自己琢磨一辈子的事儿吗?

    范伟:你提这个问题,我觉得挺好的。每个人物都有他的喜剧性和悲剧性,你仔细想,哪怕我去演一个特别正的,特别悲情的角色,他都有喜剧性。所以,你带着一种喜剧的心情去研究每一个人,我觉得会特别有意思。我们能不能喜剧悲唱,或者悲剧喜唱。我真愿意研究一辈子这事儿。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