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译错马克思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1月27日        版次:RB05    作者:刘铮

    《问题在于改变世界:马克思导读》,(英)彼得·奥斯本著,王小娥、谢昉译,中信出版社2016年6月版,30 .00元。

    编辑在读

    哲学家西蒙·克里奇利为诺顿出版公司主编了一套“H ow toR ead”丛书,收入的是西方思想方面的导读书,每册只有一百多页篇幅,简洁却不乏精彩之处。中信出版社引进了这套丛书,称为“大师阅读课”,目前已出版了6种。我最近读了该丛书中彼得·奥斯本写的一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马克思导读》,很佩服奥斯本深入浅出的笔力,能把这个老题目写出这么多新意和深意来,是很不容易的。不过,中译本的翻译,不太令人满意。译者们对马克思的原著及中译本恐怕不很熟悉,对文意的理解常有偏差,认真程度也嫌不足。下面仅举几个相关的例子,供读者参考。

    正文第一章,一上来就引用《资本论》里那段很有名的话:“最初一看,商品好像是一种很简单很平凡的东西。对商品的分析表明,它却是一种很古怪的东西……”后面,奥斯本对此加以解说,译者们却是这么译的:“……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商品绝不是‘明显的’和‘琐屑的’,而是变成了一种奇怪的、难以捉摸的或混乱的东西。”(第8页)显然,译者们已经忘了前引的那段经典译文,于是把“简单”、“平凡”和“古怪”又译成“明显”、“琐屑”和“奇怪”了。我猜,许多读者粗粗一读,未必会意识到这是在引用马克思的那段原文。

    在文意方面,词义理解和句意理解的错误各举一个。译本导言部分第20页写道:“《马克思恩格斯选集》(指英译本———引者注)中包括了塞缪尔·穆尔1888年对《共产党宣言》的出色翻译,它可以作为一部独立的文献存在。”后面半句对应的原文为:w hich isaw ork of literatureinitsow nright,意思是:译本本身就堪称一部文学作品。

    第二章,奥斯本谈马克思《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片段体。译者们这样译:“对早期的浪漫主义者而言,它是一种现代体裁,小说就是这样,但片段属于一个拓展的变体。”(第28页)这句完全理解错了。原文为:F o r th e e a rlyR oman tics,it w as th em odern form,ofw h ichthe novel isbutan ex-tended variant.这句是说:对德国的早期浪漫派而言,片段式,才是真正的现代形式,而长篇小说不过是从它扩展变化而来的。

    至于译者们的马虎从事,可从下面的例子得窥一斑。奥斯本谈《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说“马克思的文章更接近克尔凯郭尔和尼采……而不是中世纪的辩论,前面的这些文章正是由此发展而来”(第27页)。后半句的原文为:thantothem edieval disputationsoutofw hich the thesesform evolved.注意看,译者们显然把theses(提纲)误看成these了,所以才会译作“这些”。问题是,these后面要跟名词复数,怎么会是孤零零的form呢?只能说译者们是相当粗心了。

    书是好书,翻译却不理想,这已经是中国翻译著作的常态了。对马克思也没有什么优待啊。□刘铮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