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夏学师徒互撕事件的最后一块拼图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1月20日        版次:RB08    作者:高山杉

    史金波文章油印本首页。

    高山杉 学者,北京

    我在《〈王静如文集〉未收的一篇文章》(刊2015年12月18日《南方都市报·阅读周刊》)一文中讲述了中国西夏学奠基人王静如(1903-1990)和他招收的第一个研究生、著名西夏学家史金波(1940年生)之间发生的一次不愉快的学术争论。事情的起因是《考古》1974年第3期上刊出的署名王静如的文章《甘肃武威发现的西夏文考释》(下文简称《考释》),这篇文章首次考释了甘肃武威张义公社小西沟岘在1972年1月出土的一批西夏文印本和写本残片。紧接着在当年《考古》第6期上,又刊出了史金波写的商榷文章《〈甘肃武威发现的西夏文考释〉质疑》(下文简称《质疑》),指出王静如《考释》一文“对西夏文字、语法译释上的错误颇多,并且在某些原则性的结论上出现了偏差”。同期《考古》还摘登了民族古文字学家黄振华(1930- 2003)的来信,也对《考释》提出了一些批评性的意见。《质疑》是史金波的处女作,在中国这样的人情社会以对导师论著的质疑开始自己的学术生涯,显得颇不寻常。

    事情当然没有就此结束。针对史金波的质疑和黄振华的来信,王静如以极为辛辣的笔调写了一篇回应文章《释武威西夏文医方残片》(下文简称《残片》)。大概由于措辞过于激烈,此文从未在任何学术期刊或论文集中正式发表过,自然也没有收进史金波主编的“西夏文献文物研究丛书”中由王静如次子王龙友选编的《王静如文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年5月第一版),只是私下里以油印本的形式在学者间流传。王龙友编定的《王静如民族研究文集》(民族出版社1998年8月第一版)后面所附《著译目录》“论文”部分著录的第30种《释西夏文医方残片》油印本(1979)就是此文。面对老师猛烈的回击,按理说史金波应该还有回应文字才对,但是从他发表过的几份论著目录中却看不到任何蛛丝马迹。没有痕迹并不代表没有,我居然就买到了史金波的回应文章。今年3月,孔夫子旧书网的一家书店上传出售很多学术论文的油印本,多为蒙古史学家贾敬颜的旧藏,其中就有史金波写的《〈释武威西夏文医方残片〉商榷———答王静如先生》(下文简称《商榷》),正是针对王静如《残片》一文而写的回应文章,只可惜没有标明具体的写作时间。不过,算是终于凑齐了这场西夏学界师徒之争的最后一块拼图。

    总结一下,王、史师生之间的这场“互撕”,前后一共交手如下的两个回合:

    王静如《考释》《考古》1974年第3期

    史金波《质疑》《考古》1974年第6期

    王静如《残片》1979年油印本

    史金波《商榷》油印本

    第一个回合是公开发表的,第二个回合是私下进行的。《商榷》印出后,似乎未见王静如再做任何回应,这场争论最终不了了之,后来逐渐也被人遗忘了。

    王、史二人所争学术问题的是非,后人自有公论,我不打算做详细的介绍。这里只想说一下第二回合中涉及的一个问题。王静如在《残片》一文中回应史金波的《质疑》时,曾提出一个颇不寻常的观点,就是否认《考释》是他本人的作品,指出其真正的作者是他的另一个学生,也就是甘肃省博物馆的陈炳应(1939-2008)。陈曾亲身参与整理和研究小西沟岘出土的西夏文和汉文文书。据王静如说,1972年冬,陈趁着来北京参观的机会,给他带来了文书的部分照片,当时已经推测其内容大约是医方、字书等。王与陈约定西夏文部分先由陈整理,汉文部分则由王担任,等两个部分写好后,再合在一起发表,由两人共同署名。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文章最后在《考古》上刊出时,不仅删去了汉文部分,只保留了西夏文部分,而且还将陈的名字删去,只保留了王的名字,使王成了文章的唯一作者。这是王静如在《残片》中提出的一种解释。

    针对王的这番辩解,史金波在《商榷》一文的结尾部分毫不客气地批评说:

    最后,不得不议论一下《考释》一文的作者究竟是谁。该文发表时在作者位置上明明白白地写着“王静如”三字,作者是王静如先生本来是毋庸置疑的。何况文章发表后,不少同志曾听王先生说这是他写的一篇有国际水平的文章。当我们对该文提出意见之后,他又说这是他的仓促之作,《考古》编辑部未容他修改便拿去发表。可是到了五年后在《残片》一文中王先生把这篇文章的作者又推到了甘肃省博物馆的某同志身上,并把责任加给《考古》编辑部。因此究竟谁是《考释》一文的作者这一简单问题又让王先生弄模糊了。关于《考释》发表的前后始末,这里不便多讲,但此文发表前的校样王先生是看过的,上面写的是谁的名字王先生是一清二楚的,当时并未提出任何意见,现在又推到别人身上,这种做法是很不必要的。

    这段话说得相当厉害,简直就是指斥王静如在公然撒谎了。王到底是不是西夏文部分的作者,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陈炳应自然心里清楚。在他1985年出版的《西夏文物研究》(宁夏人民出版社1985年8月第一版)论述小西岘沟出土文书的相关章节中,显然是把《考释》当成王静如的而非自己的文章来处理的。从《王静如民族研究文集》所附《著译目录》“论文”部分将《甘肃武威发现的西夏文考释》列入进去,以及《王静如文集》也收入《考释》来判断,王静如及其亲友代表最后还是默认了作者的身份吧。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