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长的契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1月06日        版次:RB12    作者:尼德罗

    脱域

    ●尼德罗

    考虑再三,我和妻子最终决定返回双方父母所在的小镇待产。回到父母家中,全家沉浸在期待的喜悦之中,50、60年代出生的父母,总是能完美展现出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能力和牺牲精神。不过,伴随着分娩的日子一天天临近,在回家待产最具争议性的领域———如何坐月子,我们和双方母亲也拉开了有礼有节有策略的“斗争”。

    早在回去之前,我们就意识到,父母介入是一个巨大的变量。毫无疑问,父母可以为我们提供许多看护,我们彼此都可以省去不少精力,从而将更多时间用在孩子身上。分娩之后,大人虚弱、小孩初生,假如只有我这样一个“新爸爸”,很容易变成无头苍蝇。双方母亲的介入,一定可以让我和妻子得到极大的解放。

    不过,与此同时,父母作为经历了巨大社会变迁的一代人,他们的行为方式主要是一种过去惯性的作用。在最容易产生观念和行为冲突的“坐月子”上,我们很可能会不止一轮“大战”。为了尽可能减少冲突,我们在回家之前,就邮购了一本专门书籍给妻子的母亲,让她通过阅读来清扫“陈旧观念”。在回来之后,我们也试图跟双方母亲约法三章:最终的拍板权在妻子,两位母亲只有建议权。

    但理想总是丰满的,现实从来就是骨感的。在生活中,一旦涉及到一些细节,比如月子餐能不能放盐,能不能洗头洗澡,米酒能不能吃等等,双方还是不可避免有一些分歧。在友好的“争执”中,母亲们的论辩套路基本可以归结为,“大家都是这样的”、“不信你打电话问问你二姑或三姨”。母亲们的“坐月子”知识,主要是一种小范围的历史经验传承。她们即便有交流,也是基于历史经验的探讨,总体上知识类型非常封闭,属于时间轴上的线性传播。

    我和妻子这一辈则大为不同,早在怀孕初期,我们就购买了美国知名儿科医生西尔斯夫妇撰写的《西尔斯怀孕百科》和《西尔斯亲密育儿百科》,半年多来,我们很少订阅育儿类的微信公号,而主要是侧重针对该书的系统性阅读、理解和讨论。可以说,我们尽管没有过“生育经验”,但却能够获得发达国家的、相对前沿的相关知识。对比父母,我们知识的来源是非时间线性的,而是突破空间阻碍捕获的。

    在我们私下的讨论里,认为母亲们的很多做法都显得极为荒诞,对“祖训”的恪守令我们感到不可思议。最著名的洗头洗澡争议,父母尽管也松了口,认为后期可以洗,但还是坚持认为第一周不应洗。而我们认为应以身体的舒适度为准,假如产后三天就出了很多汗,很不舒服,也应该可以洗。类似的争议,密布在“坐月子”方法的各个方面。

    在去医院做产检的过程中,我在宣教室看到了“科学坐月子”的视频。这是根据妇产科专家讲座的PPT制作而成的,与我们通过阅读掌握的知识理念颇为契合。遗憾的是,整个宣教室除了我这样一个准爸爸在认真收看,其他人要么睡觉要么刷手机。用边上护士的话来说,有些夫妻宁愿在门口吵架,也不愿意学习科学坐月子。

    这些视频对我来说如获至宝。在征得护士同意之后,我拷贝了一份,当晚就约上母亲一起观看。30分钟的视频,因为内容清晰易懂,又是县里最好医院推荐的,看得出来,我们和母亲彼此得到了更多的共识,冲突也弱化了。当然,欣喜之余,我们也会保持清晰头脑。我们有一个学医的同学,虽然她自己就是一个医生,但怎么坐月子,还是拗不过偏执的母亲,坐月子期间,因为一直盖厚被子,她还是出了湿疹。

    我们知道,改变父母这一辈的许多思想和行为惯性,注定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我们将继续尝试,相信“坐月子”是一个很好契机,对于产妇、孩子和父母,都是一个成长的契机。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