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爆“崔顺实”事件,JTBC是如何做到的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1月06日        版次:RB12    作者:阿布

    书影游踪

    ●阿布

    今年快结束了,但我却无法给看过的几十部韩国电影和电视剧中的任何一部评上满分。韩国影视剧的现实关怀一向很强,但在今年韩国的新闻大战面前显得黯然失色,特别是近期的“崔顺实事件”中JT BC的表现,简直如同《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光明顶力挫六大门派那样精彩绝伦。

    “崔顺实事件”闹得沸沸扬扬,韩国总统朴槿惠要为此向全体国民躹躬致歉并撤换秘书班子及国务总理,有人认为是梨花女子大学的学生示威反对崔顺实女儿走后门入学,导致校长被迫辞职的连带效应。其实,当今韩国已非二三十年前的威权时代可比,学生示威的规模和激烈程度已大大降低,再也看不到大学生以自焚、跳楼等形式抗争,近期几十所大学的学生和教授发表抗议朴政权的“时局宣言”,从传出的新闻画面看,各校平均参与人数也不过两位数而已。梨花女大的学生这次之所以挺身而出,是因为走后门入学事件令这所百年名校蒙羞,更破坏了校规,侵犯了她们的切身权益,实在忍无可忍。

    “崔顺实事件”的核心是朴总统的非公职亲信干政并以权谋利,而非中国互联网上充满阴谋论腔调的所谓“总统被邪教控制”,那么,是谁引爆了使朴总统道歉的核弹呢?在回答这个问题前,先介绍一下当今韩国的政治和传媒生态:

    第一大报缘何偃旗息鼓

    “崔顺实事件”起初是由保守派三大报“朝中东”之一的《朝鲜日报》旗下的有线电视台T V C hosun揭发两个新成立的财团(即公司形式的基金会,后来证实是崔顺实的白手套)向几十大财阀收取800亿韩元,而青瓦台(总统府)有高级幕僚牵涉其中而曝光。没有7月份的这一报道,后来其他追踪报道的媒体根本就不知这两个公司的存在。但是,T V C hosun过去曾因争议报道导致公信力和名声不佳,加上有线收费台受众有限,这一条新闻并没有造成太大影响。

    以《朝鲜日报》为代表的“朝中东”报系(另两家是《中央日报》和《东亚日报》)之所以被称为保守派媒体,主要是因为它们支持韩国政府的国防外交安保立场,但并不意味着事事唯政府是从,它们虽然在1980年军政府的“言论统废合”运动中遭到打击,但是在韩国民主化后并没有放弃根本的报道原则。根据今年8月17日韩国记者协会对300名记者的问卷调查(下称“问卷调查”),《朝鲜日报》以30%支持率被选为最具影响力媒体,而1988年众筹创刊、员工票选总编的《韩民族日报》则以18.3%支持率连续第九次成为最值得信赖媒体,正是这家公信力最强的媒体接过了调查崔顺实事件的棒子,虽然它的左翼进步的政治立场,与“朝中东”南辕北辙。

    公信力最强报纸势单力薄

    问题是,虽然《韩民族日报》2个多月的连续调查报道快要触及事件核心,评论也直言不讳地呼吁国会和检方对涉案官员进行质询及调查,但它的发行量远不及再过四年就成为百年大报的《朝鲜日报》,在上述问卷调查中,《朝民族日报》在“最具影响力”方面得票率仅为2 .3%,排第六位,不及第一名《朝鲜日报》的1/14。这一声呐喊,在喧嚣的舆论场中不够响亮。

    到了9月底,今年改选的新一届韩国国会开始例行的国政监查,在席位上占多数的在野党要求执政党及青瓦台就舆论关切的禹柄宇及崔顺实事件相关人员出席作证或接受质询,但后者要么拒绝出席要么答非所问。因为,到那时为止,所有媒体的报道,最多只能称为“质疑”,缺乏明确的、直接能使青瓦台认栽的事实依据或证据。比如,在青瓦台高级幕僚卷入崔顺实借财团敛财事件中,即使有单方面证人证言,也无法证明该幕僚系受朴槿恵指使而为;在崔顺实女儿走后门入读梨花女大事件中,报道最多只能证实相关教授乃至校长受到崔顺实威胁及请托,却不能把导火索烧向崔在青瓦台的闺蜜朴槿惠。所以,韩国媒体在报道这几起事件时,在标题最后都加了“疑惑”二字,相当于在中文句首加“传”或“疑似”或在句尾加“?”号,报道的可信度、说服力自然大打折扣,青瓦台才有恃无恐。

    直到9月24日晩上,韩国有线电视台JT BC8点(北京时间晚7点)开始的新闻节目《JT BC N ew sroom》(《JTBC新闻编辑室》)才爆出击中要害的证据:该台记者找到一台被证明是崔顺实用过的电脑,里面有200多份她为朴槿惠修改的演说文稿、致辞等文档,文档的建立及修改时间均在正式演说发表前,而且修改的语句在演说中得到采用,这就坐实了崔顺实直接干政的传闻,导致当天还意气风发宣布要改宪的朴总统次日就通过电视直播向全国低头认错。而JT BC将该电脑作为证据提交给检方几天后,检方史无前例地搜查了青瓦台。

    主攻硬新闻和调查报道

    今年60岁的孙石熙是韩国资深电视媒体人,曾在第二大公共电视台M B C做了近三十年主播,被票选为韩国观众最信任的新闻人,2013年他被JT B C以新闻掌门人身份及待遇挖角后,不少媒体人觉得他去错了地方,认为JT B C不过想用他的高人气打亮招牌,但他显然不是想被“供起来”的人,除了统管所有新闻事务外,坚持做每周一至五晚上一个半小时的JT B Cnew sroom的主播(周末由其他主播主持),其中由他独自主持的时间近一个小时。在硬件方面,JT B C是2011年同期开台的四大有线台中实力最雄厚的,4000亿韩元的资本无人能及,崭新的办公楼和宽阔大气的演播厅可以俯视整个首尔,同时也在社交媒体上积极推广本台节目,但这些并不是核心竞争力。从节目安排和主持风格上,可以一窥孙石锡的秘诀:

    JT BC N ew sroom未正式播报新闻前先播放的是整个节目组的男女记者和主播的集体影像,然后由站在孙石 锡 旁 边 的 搭 档 女 主 播 说 一 句“N ew sroom带给您更进一步的新闻”开始新闻时间,而在整个节目中,没有作为消闲的体育娱乐新闻,也不会播报一般的国际新闻,片尾也没有像其他电视台那样用吸引观众的靓女主播播报气象预报。而重中之重是,节目以国内时政要闻、社会焦点及深度调查这些硬新闻为主菜,像10月25日的节目,其中九成内容是崔顺实事件的追踪报道。此外,主播不仅要播新闻,还要或连线嘉宾或与跑线记者对话,在“世越号”船难事件中还跑到现场报道,不只是求证,有时还有反驳,2013年在主持统合进步党被解散事件讨论时,孙石熙一度被韩国放送通讯审议委员会认定立场偏帮该党,不过网友为他鸣不平。这与他在M B C多年主持时事讨论节目的经验有关,当时接任执政党代表(党首)的朴槿惠就曾在那节目上被孙石锡连问得发火说:“您是想跟我吵架吗?”由此可见他的风格。

    做好Fact C heck

    不过,孙石锡带领JT BC新闻团队打赢硬新闻争夺战的武器其实只有一个,可以说是传媒的基本功,那就是:Fact C heck(核实事实),这既是孙石锡与JT B C记者对谈录的书名,也是JT B C N ew sroom其中的一个子栏目。在网络和媒体上大行其道的八卦流言,在这里是没有位置的。

    据说在网络时代,硬新闻没什么收视率和点击量,但孙石熙主掌JT BC三年后,特别是独家报道崔顺实文档事件后,JT B C N ew sroom这一节目不仅连续好几天占据韩国网站搜索和下载首位,收视率更是仅次于第一大电视台K BS,力超原来的第二、三大电视台M BC和SBS以及和它同时起步的另三家有线台。要知道,根据两个月前的上述问卷调查,去年排首位的K B S今年以20 .7%支持率位居最具影响力媒体第二位,而JT BC以11%位居第三(同时它在“最信赖的媒体”中排名第二,仅次于《韩民族日报》,可见公信力并非突然爆涨)。

    第一大台为何走下坡路

    那么,为什么K B S这样的公共电视台会走下坡路呢?在JT BC报了大独家后,K B S以及M B C才跟进报道,但基本是大家都采访得到的一般动态,在10月30日这一天,即使这两台的时事节目《取材档案K》和《时事杂志2580》也只能各自匆忙制作15分钟左右的回顾短片交差,而以“确凿的调查新闻”为座右铭的JT B C同类节目《spotlight》(《聚光灯》)则播出了55分钟的特辑,这一座右铭下有三行字:“追寻答案 发现真相 打破沉默”,显然有备而来。

    最后,与另三家无线台相比,JT B C在用人上更专业:作为报业集团,《中央日报》选择的是专业电视人去JT B C电视台做掌门人兼主播,而T vchosun则是由《朝鲜日报》政治部次长和女记者出镜做主播;而公信力第一的《韩民族日报》虽然也开办了网络电视台,但因缺乏资本,设备简陋得仿佛中国直播类视频A pp的“主播间”的水平,节目也不够丰富,要想做大做强很难。

    “新闻比韩剧精彩”,这是我断断续续看了一年多JT B C N ew sroom后的感受,它的成功可谓集天时地利人和于一体,真是羡煞人也。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