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们是苹果广告里的第一支中国乐团,如今发了第三张专辑

耀乐团:我们一点都不要老少皆宜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1月03日        版次:GB03    作者:柯西

    苹果广告里的耀乐团。

    D J王璐、主唱冯宣元和张敬豪。乐团三位主创都是制作人出身,不仅包办词曲和参与编曲,更是喜欢捣鼓些发明创造。

    成军6年的耀乐团,今年9月发表了他们签约太合音乐之后的第三张录音室专辑《Super耀》。DJ王璐、主唱冯宣元和张敬豪,乐团三位主创都是制作人出身,不仅包办词曲和参与编曲,更是喜欢捣鼓些硬件软件的发明创造,满世界收集你可能从来没想到过可以变成音乐素材的声音。

    除了在音乐节、电视选秀节目崭露头角之外,大众对耀乐团的认知还来自一则商业代言———苹果广告里现身的第一支中国乐团。在广告里,耀乐团拿着苹果的设备寻找各种稀奇古怪的声音找采样的故事情节。他们至今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块“馅饼”从天而降砸中了他们,但同时也认为,这或许就是苹果选择的原因:这正是他们的稀松日常。

    从独立音乐启程的耀乐团,拒绝标签化的定义。在对耀乐团的专访中,他们回忆和感慨这六年来的艰辛和不易。

    采写:特约记者柯西 实习生 林可涵

    Part1

    “同质化产品太多,我们想躲一躲”

    从幕后到台前,耀乐团主创变成了电子音乐里的一块海绵疯狂吸收,更新审美是他们的日常习惯。“同质化产品太多,我们想躲一躲”。平均两年一张专辑的速度,每一张都留下了乐团不同发展阶段的脾性和思考状态。他们保持着在生活中“润物细无声”的积累和创作习惯。

    南方都市报:在耀乐团成立之前你们主要从事幕后制作。让你们想要走到舞台前的冲动是什么?

    王璐:做耀乐团初始就是我跟老冯烦了,讨厌流行音乐圈的风气。大家的创造力都去哪儿了?千篇一律,就是我听民谣你就听民谣,大家都是蜂拥而上,“同质化产品”在很多行业里都一样,我们其实就是想躲一躲,玩点没有的东西。

    冯宣元:之所以最后决定研究电音,是因为这块在内地基本上还属于小众,但在这片土地之外更大的世界来说,它已经是主流。而且现在我觉得互联网时代下我们一点都不要求老少皆宜,而是想要求“精确制导”。我做我喜欢的音乐,然后通过宣传渠道,找到跟我们一样的人群,分享大家都喜欢的东西。

    张敬豪:耀乐团对于我们三个来说就是一个可以把自己喜欢的音乐类型和风格实现出来的音乐宗旨的团体。我们刚出道发第一张唱片的时候,公司会希望你们有一个标签,或者说可以让别人贴标签的风格。但我们是什么类型的音乐都听,其他的就拒绝。

    Part2

    “正能量”大概就是“物极必反”的结果

    新专辑里要看到的是眼前正在发生的世界。张敬豪沉淀九年的作品《如果你有梦想》终于完整问世。初听耀乐团的歌,你只需要随着原始的律动或跳跃或抖腿,那些套路的缠绵悱恻和花花肠子他们是没有的。王璐有言:“快乐就是简单粗暴。”但新专辑中,他们带来了正能量。

    南都:和过去的专辑相比,新专辑想传递怎样不同的声音?一个直观的感受是,有像《如果你也有梦想》《初心不改》这样充满正能量的励志歌曲…

    冯宣元:其实我们不是刻意要给人正能量,但我们真的当下就是这么想的,和遇到事情的处理方式。

    张敬豪:这个问题是共通的,就是“物极必反”。写出正能量鸡汤的人,他真的每天都是正能量的吗?感受到负能量才写得出正能量的东西,因为他不喜欢沉浸在那个状态,需要反抗。

    王璐:有时候散发负能量的人,每年挣一两千万,然后还跟你狂说生活苦难、感情不顺,但人家该结婚结婚,该挣钱挣钱。而每天给你散发正能量的人,不一定每天真过得有多好,但我为什么要跟你说我过得不好呢?这就是我们这群人的心态,难受自个儿回家哭去,不要给别人添麻烦。

    冯宣元:还是跟性格有关系,遇到困难时,我个人通常都会想,如果这是个很困难的事,不如拖一下,看看明天太阳升起后会怎么样。就有时候真的感觉今天晚上都过不去了,无非就两个情况嘛,一个是实在过不去就去睡了呗,第二种就是看看明天早上起来我是不是还活着。

    Part3

    三个爷们早就把对方放在了自己心里

    耀乐团六年心路,默契和信任已不需相互“表白”。感谢自己的坚定信念,以及合时宜的运气……

    南都:怎么去回顾这些年来大家一起走过的路?

    冯宣元:我们三个人特别奇妙,要排顺序的话,每个人之间相差五岁,从最大到最小是差十岁。

    张敬豪:所以我们三个人正处在三个不同的人生阶段和状态。

    冯宣元:默契是这六年里面很重要的一点,已经不再用语言去说了,可能就一个眼神,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对了,还有一点特别的感受,就是彼此之间的信任,这是团队到现在特别值得坚持和保有的宝藏。

    王璐:我曾经提过这么一个问题:如果时间倒回六年前,我们还要不要再做这个东西。我们都表示沉默。

    张敬豪:大家想的可能是,“这六年耽误了我挣多少钱啊”。

    张敬豪:还有我觉得特别难得的一点,我们中间不会有太多心眼,人心比较善。其实我们三个爷们早就把对方放在自己心里了,不需要刻意说……

    王璐:没有表白的环节。也不求婚。

    张敬豪:也一块睡过。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