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场误会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0月28日        版次:GB07    作者:黄达风景

    世 相

    黄达风景(自由撰稿人)

    错怪宝宝了

    带着小孙女熙雅在广州花城广场博物馆看恐龙,参观完毕乘地铁回家。付款后,购票机就吐给我们一枚枚的像硬币一样的绿色乘车牌,这乘车牌,乘客可用它进闸出闸。小孙女熙雅拿着乘车牌不肯松手,我向她讨要:你会弄丢的,给爷爷保管吧。她不干,她攥紧乘车牌把拳头背在身后。

    到达了目的地,乘车牌果真不见了,我就说骂她没用。小孙女也说不清道不明,她眼泪汪汪,一副很无辜的样子。我只好从上衣口袋里掏钱补票。

    回到家里,我发现乘车牌竟然在我的裤兜里,我终于记起来了,小孙女玩乘车牌玩厌了,就把乘车牌给我了,我当时正在接一个长长的电话,也就没在意。

    真是冤枉宝宝了,让小小年龄的她受到了一次不公正的待遇。

    “孝心卡”

    生活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这话是绝对真理。

    过年时,我儿子拿了一张购物卡给我和孩子他妈:爸妈你们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要省。

    我们就去超市消费,吃的用的买了一大堆,然后去刷卡交钱,结果被告知:卡里只有二十多元。

    “这怎么可能?”我忘了一个文人应有的风度,很不冷静地大声叫道,“这是我们儿子孝敬我们的,他的孝心不可能就这么一点点钱!”

    东西没买成,还与超市收银员吵了一架。好多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两口子。

    狼狈回到家里,把卡的事对儿子一说;儿子一检查钱包,很过意不去:搞错了一张卡,有八百元钱的那张卡还在钱包里,让爸妈被打脸了。

    房间号猜想

    一次跟金融研修班去泰国游学。班里的宋大山和郝彩霞走得很近,平时坐车、参观、购物,他们两人卿卿我我都凑到一起,这对30多岁的男女同学俨然一对神仙眷侣。

    宋大山与我同住在一间房。头天早晨,起床洗漱完毕,我和大山就一起到餐厅吃自助餐,我们很自然坐在一桌。不久那位叫彩霞的女同学也来了,她挑好食物后,左顾右盼,像在寻找什么,我立刻站起来挪位:“彩霞,你坐这里吧,你们需要一个甜蜜的私密空间,我也不好在这里当电灯泡。”

    旁边一个女同学听到这话笑着挤了挤眼睛,点赞道:“我们的达哥,活得一点也不糊涂。”

    彩霞满脸绯红:“达哥,你这样说,我就不好意思了。”

    男同学大山也很尴尬,吃完饭就尾随我们出来了,在酒店大堂里,我们开大山的玩笑:“你怎么不怜香惜玉一个人就先出来了?舍得把人家一个漂亮女生孤零零抛在饭堂?”

    年轻人爱睡懒觉。在曼谷的那天早晨,我大早就起来了,见大山在床上没有动弹,我也就没有叫他,一个人到外面去看看泰国首都的风景,溜了一大圈回来后,我去开8034的房间,门没打开,屋里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谁呀?”好像是彩霞的声音。

    我就在心里恼怒着:“趁我出去散步一会儿工夫,这两家伙就迫不及待地幽会了,还把门反锁着。”

    我只好脸也不洗,口也不漱,直接去解决肚饥的问题。饭后回来收拾行囊,正好看到大山拖着箱包从8032房间出来。彩霞和她的室友也睡眼惺忪打开了8034的房门。

    我有点惊愕。因门卡上没有标明房间,是我记错了房间,也想错了大山彩霞他们。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