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争议性的文学奖给了鲍勃·迪伦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0月16日        版次:RB05    作者:黄茜 朱蓉婷

    北京时间10月13日晚,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被授予美国民谣诗人鲍勃·迪伦。消息传来,关心文学的人们反响不一。有人认为瑞典文学院的决定扩大了文学的畛域,为未来文学的发展注入了生机。也有人认为鲍勃·迪伦的得奖是对传统文学领域的一种隐晦的批评。无论如何,这是一届颇富争议性的诺贝尔文学奖。

    南都阅读周刊对诗人廖伟棠、出版人杨全强进行了专访,并邀请学者宋希於、译者陈震撰文,他们分别从各个侧面介绍、阐发了鲍勃·迪伦的作品及其意义,相信会给读者带来启发。

    廖伟棠:鲍勃·迪伦让诗歌回归到最原始的地方

    南都讯 记者黄茜 诗人廖伟棠投身诗歌,同时他也是音乐的强烈爱好者。他从诗和音乐两个方面向南都记者阐述了他对鲍勃·迪伦艺术创作的理解。

    他的歌里有怀疑主义精神

    南都:你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到鲍勃·迪伦的音乐的?

    廖伟棠:我真正听到他的音乐是在上世纪90年代。在1993年到1994年左右,当时《音乐天堂》这本杂志里提到他。我在广东买到了盗版碟,打口磁带,一个合集里有他最主要的几首歌。1997年我到了香港以后,一口气把他所有的专辑都买了。大概家里有20多张他的CD,差不多都是那个时候买的。

    南都:年轻的时候迪伦音乐最吸引你的是哪些方面?

    廖伟棠:最吸引我的是,面对这个乱七八糟的,复杂的世界,他能够很从容地开口歌唱的态度。我觉得这是我们诗人越来越缺乏的,一种坦荡同时又毫不妥协的态度。他的歌里总是有怀疑主义的精神,那是超越理想主义成分的。我们不要以为他就是六十年代美国那种理想主义者,实际上他是怀疑主义者。

    南都:怀疑主义体现在什么方面?

    廖伟棠:他的叛逆主要体现在他对自己的叛逆。既然大家定位我为一个诗人、一个理想主义者,那我干脆就走向虚无。他的后期很多歌都是弥漫着虚无的调子,还有对他自己犹太人出身的反思,对犹太传统的反思,都在他后来的歌里面出现。虽然我这些歌全部都听了,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他五六十年代的歌。

    南都:从五十年代到现在,鲍勃·迪伦整个的音乐历程经历了几个阶段的变化?

    廖伟棠:他经历了三个阶段吧。第一个阶段是他的民谣时期,应该就是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是他的摇滚时期,插上电吉他,跟约翰·列侬会面。他们彼此影响都很大,迪伦影响了披头士,在歌词上创作更深,披头士也影响了他,接触迷幻文化,音乐变得更丰富和更摇滚。但是在六十年代末期,他开始慢慢反思自己。七十年代他经历了婚姻、车祸等等很多生活变故,他离开了迷幻摇滚,迷幻文化,去创作他所谓的新福音时期。他认为他的歌是带有宗教色彩的,但他的才华凌越了他的题材,即使宗教题材的歌曲他也能写出创造性。

    他的诗歌是反学院派的

    南都:纯粹从文本的角度讲,你觉得鲍勃迪伦的歌词有什么特点?他的文学价值在哪里?

    廖伟棠:对他的文学影响最大的是诗人迪伦·托马斯。迪伦·托马斯是英国超现实主义的代表,但是鲍勃·迪伦把他的黑暗的一面挖掘得很深,让那种的非理性东西走得更远。但迪伦没有学习迪伦·托马斯非理性创作、自动写作那些方面。为什么五十年来他都没有得奖,或是现在得奖让很多文学评论者不知所措呢?因为他完全是在文学史以外的一种写作方式。他超越了现当代的文学理论,很难拿意识流、超现实主义这些东西去套他。他和美国垮掉一代文学有一种合流,但也是若即若离的。因为毕竟鲍勃·迪伦是一个流行歌手,并且是不断巡演的流行歌手,他跟民间的关系非常密切,学院对他是束手无策的,你能够感受他的魅力,但你没办法解构他,我觉得这些都是鲍勃·迪伦的伟大之处。他令诗歌回归了最原始的地方,因为诗歌来自于对时代的直觉,人对他人的直觉,不是说通过某种深思熟虑、典故、对某种体系的认识等去写作。他的诗歌是反学院派的。

    南都:诺奖的评委把鲍勃·迪伦和萨福相提并论,说他让人回归到古老的史诗传统,你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廖伟棠:我觉得鲍勃·迪伦的抱负不是去承接一种文学的传统,他没有把自己局限在文学里面,另外他不是以史诗去写作的,把他和荷马和萨福相提并论的话,他是介于两者之间吧,萨福是诗人的抒情,荷马就是面向一个时代,面向一个国家的命运这样去写作。但是鲍勃·迪伦一直都很反感别人说他是时代代言人,但是他又无意地做到了这一点。

    我觉得诺奖看中他的,是他的不断反叛,反叛文学史,也反叛他个人,反叛现代主义的文学传统,而不是被大家可能误解的那种介入时代、过分的政治性那些方面。他当然是一个政治性的诗人,但是他的政治性和我们所理解的政治性完全不一样。

    他跟音乐的关系在于民谣音乐精神这一方面

    南都:也有人说这次迪伦获奖显示出文学和音乐之间的关系,就是文学和音乐是可以互相渗透的,那么迪伦实际上影响过美国或者是中国的一些诗人或作家吗?

    廖伟棠:他影响的肯定是非常多的,但真正掌握他神髓的人我觉得很少,这个跟生活有很大关系,其实鲍勃·迪伦和音乐的关系并不是像现在很多人人云亦云所想象的,因为鲍勃·迪伦他并不是那么重视音乐,他的歌,他的和弦都是极其简单的,尤其民谣时代的歌,他真正重视音乐就是在他中期,迷幻摇滚实验的时候,但是他后期的歌如果是光听音乐的话可以说是陈词滥调的、非常老土的,可以这么批评他。

    他有时候写了一首诗,他然后就随便安个调子就唱出来了,我觉得他跟音乐的关系真正在于音乐精神这一方面,尤其是民谣音乐精神这一方面。美国的民谣音乐创作者都是很草根的,并且是针对日常生活发言、针对一些很普世的东西去发言,这一点是很难的。所以我认为他是真正继承了惠特曼的一个诗人,惠特曼以后能够接上惠特曼传统的就是他。

    南都:鲍勃·迪伦在整个美国民谣史上他的地位和意义在哪里?

    廖伟棠:民谣史上他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有的人认为他是一个背叛者,他是民谣的扼杀者。当他在六十年代把木吉他换成电吉他的时候,他的民谣乐迷和同行都非常愤怒,觉得他是背叛了民谣。但也有人认为他给民谣注入了新血统,是改变者。原教旨主义者可能会认为民谣就应该小众,应该弹一个木吉他。但我觉得如果没有他,美国民谣不会得到这么大的重视,还会停留在小众的传播里面。

    杨全强:只因为喜爱才引介鲍勃·迪伦的书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鲍勃·迪伦文字作品及传记在中国的出版与一位编辑的努力密不可分。迪伦的自传《编年史》、传记《沿着公路直行:鲍勃·迪伦传》、《老美国志异:鲍勃·迪伦〈地下录音带〉的世界》都是由杨全强一手引进的。杨全强,曾在江苏人民出版社、南京大学出版社工作多年,20 13年,他出任北京上河卓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编辑,此后策划、编辑的书主要在河南大学出版社出版。在迪伦获奖后,杨全强接受了南都记者的专访。

    南都:得知鲍勃·迪伦获奖时,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杨全强:我跟大家一样,也很震惊,好像有个馅饼砸到我了一样。

    南都:你是国内第一个引进鲍勃·迪伦自传的出版人,当初为什么会选中这本书?

    杨全强:主要还是个人喜欢、有兴趣。一开始是国外图书代理公司给我们发的书目,没有人跟你争的话,就很容易拿下了,有人争就多花点钱。我以前一直做音乐类的书,像摇滚文化、歌手传记,所以比较关注这一块,恰好看到了这本书,接下来就顺理成章了。从买下版权到最后面世,大概用了一年多,中间翻译的过程不是很顺利,实际上他的自传文字还是比较晦涩的。

    南都:国内有关迪伦的著作,包括传记、评论的出版情况如何?

    杨全强:一般吧,我知道的关于鲍勃·迪伦引进版传记不是很多,我以前在南京大学出版社时做过一本英国传记作家霍华德·桑恩斯写的传记,中文版书名是《沿着公路直行》,还有一本是美国一个优秀摇滚文化研究者,叫格雷尔·马库斯,他写的《老美国志异:鲍勃·迪伦〈地下录音带〉的世界》。北京三联周刊有个记者叫袁越,他笔名叫土摩托,南京大学出版社出了他的《来自民间的叛逆:美国民歌传奇》,用“百家讲坛”的方式讲述美国民歌的故事,其中有两章写的都是鲍勃·迪伦。

    南都:这些书的市场反响怎么样?

    杨全强:国内在同类音乐人物传记,或者是同类音乐书籍里,鲍勃·迪伦相关书籍算是比较多的。因为相对其他音乐人来说,迪伦还是更重要一点,关于他的研究也更充分。

    2005年第一版的《像一块滚石》,是他自传的第一个中文版,首印一万册。去年重新再版,由河南大学出版社在2015年2月出版,目前正在不断加印中。

    南都:为什么重版之后用回了原书名《编年史》(Chronicles)?

    杨全强:《编年史》更酷一点,但十年前,除了他的音乐在国内有大量的乐迷,鲍勃·迪伦自己的写作,我们了解得还是比较少,《像一块滚石》是迪伦识别度最高的一首歌,或者说一个标志,作为书名也是出于商业考虑吧。但现在看来这么考虑也不正确。恢复原书名,一方面是为尊重原作者,另一方面,“编年史”三个字体现的意味也更丰富一点。

    南都:每年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发都会拉动获奖作家书籍的销量,这次对迪伦相关著作有什么新的引进计划?

    杨全强:他本人的作品不多,也就是一本自传。歌词集我们之前联系过,但一直没有推进,到现在不知道还能不能抢得到了,我想一些能力更强的出版公司也许会有计划。

    南都:传记《沿着公路直行》和自传《编年史》在内容和风格上有何区别?

    杨全强:如果想要系统地了解他的生平,就看传记《沿着公路直行》,这本是比较充分的,关于他的生平、八卦什么都有。自传是迪伦的文学表达,通过自传不一定能对他的身世有多少了解,但你可以感受到他文字的力量,迪伦的文学才华也是显而易见的。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