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正的雍正帝是啥样的?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0月09日        版次:RB07    作者:王绍贝

    《雍正帝———中国的独裁君主》,(日)宫崎市定著,孙晓莹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 0 16年9月版,48 .00元。

    历史

    王绍贝 自由撰稿人,汕头

    《雍正帝》这本小说是日本京都学派第二代代表人物宫崎市定“雍正时代史的综合性研究”的成果。君主独裁政体在中国有着长达两千多年的历史,宫崎是把雍正帝作为近世中国最具代表性的独裁君主案例来研究的,雍正帝身上既有中国独裁君主的共性,也有其自身的个性。宫崎不仅想让日本读者了解什么是独裁君主,同时也想通过独裁君主制的分析揭示中国历史、中国文化的某些特质。

    宫崎市定是在二战后开始研究雍正帝,在那个时候学术界专门研究雍正帝算得上是“开荒”性质。他说了一个笑话,日本在二战军国主义时期,曾经有“中国通”们和日本的历史学家一起聚会谈到“雍正”这个年号,那个历史学家说是处在“康熙”“乾隆”之间的年号,但遭到那些傲慢的“中国通”的反对,认为“康熙”和“乾隆”两个年号是连在一起的,并最终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形式决议通过:“雍正”是明朝的年号!可见当时日本人对雍正帝的认识无知到了怎样的地步!但中国嘲笑日本也是“五十步笑百步”,清末革命思潮抬头,雍正帝被作为一个专制独裁的大魔头广为宣传,用“血滴子”、吕四娘刺杀雍正帝等故事渲染其残忍好杀,以此进行“反清”思想的洗脑。今天大部分中国人对雍正帝的认识则来源于一部据小说改编的电视剧《雍正王朝》,该剧力图给雍正帝全面翻案,雍正帝一反过去的反动形象,变成了一个勤政爱民、反贪廉洁、为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千古“圣君”,那种高大全形象定位,正好符合了中国人“反贪官不反皇帝”的“圣君贤相”心理情结。那么真实的雍正帝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内心世界究竟是怎么样的?宫崎市定这本书的特点之一就在于依据《雍正朱批谕旨》这部奇书来分析雍正帝,从而带给大家一个贴近历史的真实人物形象。

    《雍正朱批谕旨》是雍正帝建立密折制度后,他与各级官员通信的史料汇编,里面保存了大量第一手的档案资料,我们从字里行间可以感受到雍正帝务实、真诚的那一面。宫崎先生是这样评价《雍正朱批谕旨》的:“最令我难以忘怀的书籍之一”、“是与世间的史料集迥异的书籍”、“天下第一痛快之书”、“相当有趣的书籍”……何以见得?我们可以随便引用几条《朱批谕旨》里面的精彩语录,大家感受一下:

    “如此负恩悖理,老奸巨猾,败坏国家法纪之人!”

    “即禽兽不如之谓也!”

    “可谓良心丧尽,无耻之小人也!”

    “则为木石之无知,洵非人类矣。”

    “可谓无知蠢钝之极!”

    “汝辈不忠不诚,凡夫俗子之所欺诳也!”

    天子居然知道如此花样繁多的骂人话,词汇丰富到令人瞠目结舌。但除了骂人非常酸爽之外,也有对下属非常贴心的话:

    “君臣之间不必如此客气。”

    “朕不认为自己是万世明君,但也绝非庸主。(灯下随笔所书,莫哂字画之丑率也)。”

    宫崎认为,雍正帝的在位时间不过十三年,但正是这十三年奠定了清朝国内的基础。在君主政体之下,第三代处于决定整个王朝盛衰的重要转折点。从顺治帝算起,雍正帝正是第三代,他是出色地完成了第三代君主之任务的英主。清朝的政治方针大体在这个时代得以确立,那些具有清朝特色的制度,如秘密建储制度、军机处的设立、摊丁入亩、火耗归公等,都是雍正帝制定的。如清朝在其初期不得不在短时间内快速经历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一般,雍正帝在他即位初期的数年中必须快速经历数十年的清朝历史。

    雍正帝每天夜里十点、十二点才入睡,早上四点以前起床,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清醒的时候完全投入到政事之中没有片刻闲暇,宫崎感叹:“君主以一己之力背负天下的全部责任,凭良心说,真是太辛苦了!”他为什么要这样拼命工作?宫崎认为,这与雍正帝的少年经历和政治局势有关。按照中国独裁制的理论,官僚是为了辅佐天子治理国家而设立的,但在现实层面,他们却很容易横向连结,结党营私,天下的政治表面上是以君主之名运行的,实际上却被官僚组织中盘踞的大小结节———即政治寡头———玩弄于股掌之间。

    “试思当今皇帝即昔日饱尝世间酸甜苦辣之四阿哥也。”这句话一方面让人觉得雍正帝自信满满,另一方面又让人体会到其心情之沉重。

    雍正帝在《御制朋党论》中说:“君子之必无朋党。奸邪小人掩己之非,欲以大力树朋党,歪曲天下之公判,此乃干犯君主大权。”因此,“士俗官常自宋元以来其流弊不可问矣。朕欲竭力挽此千百年之颓风。”万事皆在君主心中。“别废话,把一切都交托给朕!”这便是独裁君主最贴切的心声。

    雍正帝的血管中还奔流着朴素纯真、坚忍不拔、不服输的满洲民族的血液。他希望成为中国式的独裁君主,并在向这个目标一味努力前进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创造了一种中国前所未有的独特的独裁体制。对强者虽然过于严苛,但无上爱护毫无抵抗、毫无防备能力的普通人民,哪怕粉身碎骨也要保证他们的生活。尽管如此,宫崎市定却对雍正帝的人生给予了理解的同情,但不赞同的结论,直到今天看来这个结论依然是发人深省的,他说:“可悲的是,雍正帝那感人至深、充满善意的政治也因为采取独裁君主制的形式,不但出人意料地得到极少回报,而且还产生了与预期相反的效果。专制君主制能够在中国存在数千年,是因为它具有某种程度的灵活性……历代明君圣主不断改良君主制的理想和实施。维系着沉默大众的信赖。雍正帝的独裁政治正处于其顶峰。于是,信赖独裁制的民众被引上了若不是独裁制国家便无法得到治理的方向。这对中国人民来说的确是可悲的结果。从这一点而言,不得不说雍正帝的政治实在是充满善意的恶意政治。”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