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开“邮件门 ”

FBI文件披露希拉里服务器丑闻详情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0月09日        版次:RB09    作者:Dawn

    ●当国务院小组开始评估希拉里的邮件,不禁大吃一惊:这位前国务卿的未加密邮件中,有数十封,乃至数百封,含有国家安全机密。

    ●总的来讲,FBI发现了81个邮件系列,包括193封独立邮件,它们要么在发送时有秘密标记,要么本应加密。

    ●据FBI跟其他政府部门的共同分析,希拉里的邮件系列中有8个属于TopSecret(绝密),37个属于Secret(机密)。

    9月23日FB I披露希拉里“邮件门”最后一批调查文件,事件全貌首次展现。调查揭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细节:恐惧新技术的国务卿、草率处理加密信息的国务院,还有承载大量敏感数据的DIY服务器……在数字化统治一切的今天,一个对数据和技术如此陌生和漠然的总统候选人,难免令美国人担心。

    希拉里“邮件门”丑闻已发酵一年半,但直到上上周,美国公众都没有机会,真正了解整件事情的经过。

    9月23日,FBI公布了最后一批“邮件门”询问记录,至此全部250页调查报告和笔记出炉,被询问者上到前国务卿鲍威尔、中央情报局官员,下到那位租了一辆小货车、把邮件服务器运到希拉里家的技术员。记录极其详尽,让人们得以窥见希拉里“邮件门”丑闻逐渐酝酿、最后爆发的过程。

    虽然美国总统奥巴马一直公开培植他的极客团队,努力想证明自己不是IT外行,FBI报告中出现的希拉里却是一个与时代脱节的人。根据多位助手的描述,她从未真正学会使用电脑,常就手头电子设备的使用向身边人求助,哪怕他们的职责跟IT毫不沾边。“就像不会用电脑或手机的父母向年轻人求助一样。”她的长期助手莱茵斯(PhilippeReines)说。

    但与其他老人家不同的是,希拉里需要别人帮忙处理的,是关于美国外交和国家安全内幕的大量信息。在五年时间里,这些邮件先是存在于她家地下室,然后转移到新泽西一个数据中心,然后又交给快递,送到一家公司,最后打印出来,装在12个保险箱里,上交国务院。这些保险箱成为FB I调查的焦点,并最终变成2016年大选里对希拉里影响最大的事件。而这一切风波,似乎都源于那个人们议论纷纷的私人服务器。

    1 规则与“方便”

    根据希拉里及其助手的说法,架设私人服务器,只是为了“方便”———在她被任命为国务卿之后。

    今年4月,希拉里的忠实助手阿拜丁(H um aA bedin)告诉FB I,2009年1月希拉里准备上任之际,国务院技术人员通知希拉里团队,按规定不能在政府发放的设备上使用个人邮箱。希拉里不喜欢带着公私两套设备到处跑,于是她选择只带自己的黑莓手机,使用的是在私人域名clintonemail.com上新注册的个人邮箱。

    事实上,早在2008年竞逐失败之后,奥巴马提名她当国务卿之前,希拉里的团队就计划为她架设一个邮件服务器。那时克林顿夫妇有两个主要域名:wjcoffice.com是个保留域名,自动把邮件转发到其他邮箱,presidentclinton.com则供他们的员工使用。两个域名在克林顿夫妇纽约住所地下室一台基本款的苹果服务器上运行。但希拉里在两个域名上都没有账号,担任纽约参议员期间,她在黑莓上用过两个邮箱,先是hr15@mycingular.black-berry.net,Cingular收购AT&T之后,变成了hr15@att.blackberry.net。AT&T不保存用户邮件,设备一换,邮件就消失了,而希拉里经常更换。

    2008年末,克林顿夫妇的长期助手库珀(JustinCooper)接到任务:替希拉里想个好的邮件处理办法。那台苹果服务器已经过时,跟黑莓的主系统兼容不太好。阿拜丁建议他跟2008年竞选团队里的IT人员潘葛里亚诺(BryanPagliano)商量一下,能不能利用竞选剩下的设备,把克林顿家的服务器升级,潘葛里亚诺同意帮忙。他后来告诉FBI,自己没想到希拉里会用这个服务器,以为只是给她的团队用的。

    阿拜丁和库珀开始讨论希拉里要使用的新域名,阿拜丁觉得@clintonemail.com不错。2009年1月13日,库珀注册了该域名,接下来那一周,希拉里辞去参议员职务,成为美国第67任国务卿。

    和所有新旧交接一样,希拉里团队入驻国务院的过程波折不断。国务院行政人员与他们多次沟通希拉里的喜好,商讨如何为她搭建通讯系统。问题出现了:希拉里及其助手在参议院和竞选时期使用的黑莓在她的新办公地点、国务院的七楼是禁用的。这个区域技术上被视为“敏感隔离信息设施”,实际上就是“防窃听区域”的官方说法。

    但国务院必须作出调整,毕竟希拉里连电脑都不太会用,黑莓就是她的生命线。2009年1月24日,国务院人员向希拉里团队提供了选择方案:希拉里若想查邮件,要么走出办公室用黑莓,要么由国务院专为她架设一台电脑。希拉里最信任的顾问之一萨利文(JakeSullivan)否决了后者:“希拉里不会用电脑,所以专用电脑不合适。”同一天,国务院执行秘书处副助理主管鲁肯斯(Lew isLukens)也发出邮件,问能否在安全区外设一个“客厅”,方便希拉里查邮件,国务院曾为鲍威尔做过类似安排。

    然而,经过反复探讨,最后达成的方案很简单:希拉里到七楼时,把黑莓手机暂存在办公室外的外交安全处一个办公桌抽屉里。要用手机时,就走出办公室拿到别处用,希拉里一般选择八楼阳台。技术上这种做法依然违反安全规定,因为那个办公桌仍处于安全区内,但处理这件事的人觉得这是一个适当的妥协方案。

    与此同时,国务院IT和安全团队忙着在希拉里两处住所设置“安全屋”。在其华盛顿住所,国务院人员拆除了三楼的一扇房门,改成金属门,配上密码锁,安装安全通讯设施。希拉里在华盛顿时不怎么使用安全屋,宁可直接走去办公室,但在纽约就经常使用,部分因为附近手机信号不好,安全屋的通讯设备好用。每个安全屋都配了加密传真机,希拉里本应自己收发传真,但她操作困难,常让手下帮忙。

    2 架设服务器

    他担心外面的公司不主动报告服务器遭遇的潜在攻击,主张使用“内部团队”,也就是他和潘葛里亚诺两人。

    到2009年3月,已加入国务院工作的潘葛里亚诺找齐了为希拉里架设邮件服务器的部件。他在华盛顿租了一辆小货车,装上设备,沿着I-95公路一路向北,在希拉里的纽约住所与库珀会合。在地下室,潘葛里亚诺首次看到一直承载着克林顿夫妇邮件的设备:一部基本款苹果电脑,连着一台打印机。

    潘葛里亚诺不喜欢把服务器放在住宅地下室,因为只有一条不完全可靠的网线,他认为应该放到某个数据中心去。但库珀提出“居家”优点:可以把克林顿夫妇的个人和政治通讯与基金会的邮件分隔开,能亲身接触到服务器的人数也可降到最少。他担心外面的公司不主动报告服务器遭遇的潜在攻击,主张使用“内部团队”,也就是他和潘葛里亚诺两人。

    他们将一台12U机架式服务器和其他硬件搬进去:KiwiSyslog服务器、思科PIX防火墙、一个3T B的硬盘,还有供电设备。潘葛里亚诺架设了一个Windows小企业服务器和一个黑莓企业服务器,库珀注册了SSL证书。潘葛里亚诺和库珀都有新服务器的管理员权限,备份系统每周运行一次。

    然后潘葛里亚诺将邮箱从老服务器逐渐搬到新服务器上,但他不记得其中有希拉里的邮箱。2009年3月18日,希拉里停用hr15@att.blackberry.net,转用新邮箱hrod17@clintonemail.com。转换之间,所有旧邮件消失了,包括她担任国务卿最初七周的电邮。迄今为止,无论是希拉里还是FBI,都找不到她那个时期的电子邮件。

    那年春天,潘葛里亚诺在服务器上操作时,注意到有一个新账号,简单地标记为“H”,库珀说那就是希拉里的新邮箱。

    3 国中之国

    美国国务院的非密网络曾遭外国对手侵入,但这没有引起警惕。其他机构对此早有耳闻,并颇有微词。

    一开始,国务院负责高层领导信息技术的执行秘书处信息资源管理办公室(S/ES-IRM )想给希拉里一个State.gov邮箱,但被希拉里团队里的某人(具体是谁没有记录)拒绝了。希拉里任职期间,国务院给她设了两个邮箱,但她本人都没有使用:SMSGS@State.gov用来发送致全体工作人员的邮件,SSHRC@state.gov则用来安排Outlook日程、会议等。

    FBI后来发现,国务院“没对使用个人邮箱处理公务做出限制”,但职员都收到了关于安全和记录保存的警示,比如应将此类邮件转发至工作邮箱。监察长雷尼克(SteveLinick)说,国务院“非常不鼓励”用个人邮箱。

    说是“不鼓励”,但调查中,FBI发现国务院的工作文化令人担忧。今年7月FBI局长科米(Jam esCom ey)就表示:“有证据表明,国务院的安全文化总体不足,特别是使用不保密的邮件系统,为其他政府部门罕见。”

    2001年鲍威尔初到国务院上任时,就发现此处电脑系统早已过时,深受“震撼”。当时国务院有专用电脑的职员不多,鲍威尔本人的办公室里只有一部手提,配一个56K的路由,算是很慢的了。

    鲍威尔拍板购置了44000部新电脑,保证每个员工一部,即使出门在外,他也不忘监督新系统的部署,比如在海外使馆查邮件。他也经常检查国务院的内部网,看有无及时更新。就是在他任上,国务院推出了一个非保密新邮件系统OpenN et。但鲍威尔的努力到此为止。希拉里上任时,国务院的技术基础设施仍然过时,职员用来连接外部邮箱的系统(要用密钥或口令验证身份)很慢,容易崩溃。那些老实使用工作邮箱的人经常搞“迂回战术”,特别是很多国务院官员和高层领导,他们常在一线或到海外出差,无法按规定方便使用保密系统。希拉里的助手汉利告诉FBI,连不上国务院邮箱时,她就改用G m ail。在希拉里常用的空军飞机上连接国务院邮箱尤为困难,所以职员跟着她出差时,经常使用G m ail或者其他个人邮箱。FB I报告总结说,国务院职员在使用个人邮箱处理公务时无须报备,也没有机制追踪有谁在使用个人邮箱。

    尽管国务院的非密网络曾遭外国对手侵入,但这没有引起警惕,随着时间的流逝,其职员反而更加依赖电邮。前述那位国务院官员说,国务院有三种传递信息的渠

    道:工作电报、加密邮件、非加密邮件。“发电报不够快,高层也很难及时收到加密邮件。”加密邮件一般主要用来向其他大使、国家安全委员会或情报圈子内其他机构传递“侧面信息”,非加密邮件才是“日常沟通”唯一“好用”的工具。系统会让用户使用更低级别的警告“Sensitive ButUnclassified”(敏感但是非加密)来标记邮件,却不保证给这样的信息以任何特殊保护。

    这意味着在处理其他政府部门谨慎以待的信息时,国务院非常草率。国务院一名官员告诉FBI,他们知道哪些信息是该保密的,但依然这么做。这伤害到了CIA和其他部门,因为他们的信息也被国务院人员用邮件传递。其他机构对国务院这种作风早有耳闻,并颇有微词,一名在“邮件门”调查负责审核希拉里电邮的CIA官员说,对于国务院通过非加密渠道发送保密信息的做法,他一点儿也不觉得惊讶。

    希拉里亲信萨利文承认,曾有一封关于外国军队的涉密邮件发送到他的G m ail邮箱,因为他当时在爱达荷州参加一个单身汉派对,没法进入正常的加密邮件系统,但据他的回忆,国务院内部从未有人担忧过这样做的后果。

    4 转发与打印

    曾有数百封邮件发到克林顿家一个职员的邮箱,要求该职员把邮件打出来给希拉里阅读。

    虽然希拉里不是电邮重度用户,她的通讯录里的确有一个令人垂涎的邮箱———总统奥巴马的。总统的邮件系统只允许过滤过的邮箱地址送到他面前,所以希拉里的邮箱变更之后,助手不得不赶紧通知白宫,将她的新邮箱加到总统的许可联系人中。

    然而,在希拉里的世界里,总统更像一个例外,而非常规。她的联系人也就十来个,大部分是高级顾问和国务院的高层。除了家人和亲密朋友,助手阿拜丁、米尔斯和萨利文总共占了希拉里68%的邮件流量(希拉里也用手机给手下发留言和黑莓短信)。虽然国务院”至少上百人“有希拉里的clintonem ail.com邮箱,他们只知道这是她的个人邮箱,不知道她还用私人服务器。

    希拉里的邮件问题长期没有引起注意,除了因为她的联系人少,部分是因为“希拉里就不是个爱发邮件的人。”FBI报告说,那些想找希拉里的人知道最好还是直接给她的助手发邮件:“很多国务院职员说,他们认为发邮件给阿拜丁、米尔斯和萨利文,就跟发邮件给希拉里一样。”

    比起以电子方式处理公务,希拉里更喜欢面对面,或者像一位亲信说的,她是一名”文件人“,更爱阅读纸质文件。除了总统每日简报经常是面对面向她汇报,她在办公室和家里还大量阅读。既然希拉里本人没有加密邮箱,所有加密材料都以复印件方式送到她那儿,国务院也会定期把外交邮袋送到希拉里家中,里面满是简报和报告。

    阿拜丁发现从国务院的邮件系统打印很麻烦,于是她经常将邮件转发到自己的Y ahoo邮箱、Clintonmail.com邮箱,甚至是之前她用来支持自己丈夫竞选的一个邮箱。要打的东西太多(希拉里不喜欢读长邮件,黑莓的字体太小了),所以阿拜丁也经常把邮件转发给别人去打印。FBI在调查中发现,曾有数百封邮件发到克林顿家一个职员的presidentclinton.com邮箱,要求该职员把邮件打出来给希拉里阅读。出访海外时,打印问题也困扰着希拉里的团队。虽然移动通讯小组会在海外酒店装上连接美国国务院网络的电脑,供阿拜丁或汉利使用,但FBI发现,汉利经常是用她自己的Gmail账号从国务院的移动非加密终端打印。

    5 “不清楚”“想不起”

    希拉里的手下对报备问题毫不在意,不管这种行为是否违反了《信息自由法案》或者《联邦档案法》。

    在国务院,至少七楼的IT员工知道潘葛里亚诺在帮希拉里打理邮件事宜,潘葛里亚诺经常与他们交流。但不是每个人都欣赏他这份职责。2009年夏,两名国务院IT专家把潘葛里亚诺叫去,问他知不知道clintonem ail.com这个域名。2009年末或2010年初,又有国务院职员向潘葛里亚诺问起服务器的事儿,说可能要报备,让他转达给希拉里的“内部圈子”。潘葛里亚诺找到了米尔斯,但后者不以为然。

    在国务院内部,关于希拉里邮件的担忧到达什么程度仍然不清楚。总之,希拉里的手下对报备问题毫不在意,不管这种行为是否违反了《信息自由法案》或者《联邦档案法》。米尔斯、阿拜丁和萨利文等都声称,他们并不了解邮件系统背后的技术,“直到希拉里任期结束之后才知道私人服务器的存在。”米尔斯说她“甚至不能确定,自己当时是否明白服务器是什么东西”。按照米尔斯的说法,她也不清楚希拉里本人是否知道自己的邮箱是在一台DIY电脑上运作,而那台电脑就在她家地下室里。面对FBI,希拉里声称她“对于硬件、软件或者用来建立和运营服务器的安全协议一无所知。”

    虽然联邦法律对于公共记录的保存有着严格要求,但米尔斯告诉FBI,保留记录是“管理部门”的责任,但具体哪个部门负责,她也说不出来。阿拜丁的说法跟她类似,认为“希拉里的通讯……如果含有跟工作相关的内容,都受《信息自由法案约束》。”但是具体怎么做,他“并不清楚”。萨利文则告诉调查人员,他的国务院收件箱经常冲破体积限制,需要保存大份邮件,但他“想不起”自己使用了何种方法来归档电子邮件。他说他知道备案规则,没有删除State.gov邮箱的任何内容,离开国务院时上交了工作文件。但他也承认,自己周末或者外出时有时会使用Gm ail。

    即便是米尔斯口中的“管理部门”,也没有充分推行电子记录保存系统。2009年希拉里团队进入国务院时,国务院正在部署一个新的归档系统,让员工可以电子方式标记邮件,保存副件。按计划这个系统要在全国务院范围内铺开,但是S/ES-IRM没有将它推行到安全区,担心这会让过多人访问到敏感材料,最后国务卿办公室采用了传统的“打印并归档”体系。也就是说,国务院的新归档系统从未落实到七楼的最高领导层。国务院行政后勤团队的领导者鲁肯斯告诉FBI,他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事实。

    6 黑客攻击开始

    整个2011年春,在整个国务院,邮件安全隐忧一直挥之不去。

    2011年1月9日,库珀注意到,希拉里的邮件服务器似乎受到“暴力攻击”,一名黑客对服务器实行过载,企图破解用户名和密码。当时无法联络到潘葛里亚诺的库珀“慌了”,直接把服务器关闭。第二天,他继续在电邮里提醒:“不要给hrc(希拉里·克林顿)发任何敏感信息。”后来潘葛里亚诺对库珀进行了培训,教了他一些应对攻击的基本知识。

    在希拉里的服务器运行的数年中,这样的攻击时有发生。潘葛里亚诺告诉FBI,他想过安装双重认证,用户名和密码之外再加一道认证环节,甚至在自己的工作站测试过,但最后还是认为没有必要费这样的劲儿。他也从未安装传输层安全协议(T LS),当信息在希拉里和国务院的服务器之间传递时,协议会对信息加密。潘葛里亚诺认为,“个人”服务器上没有必要搞加密。

    希拉里的电邮还面对其他常规安全威胁。监控软件发现“多次企图利用漏洞的潜在恶意攻击”,希拉里本人则多次遭遇“网络钓鱼”或“鱼叉式网络钓鱼”———故意发送虚假邮件或者链接,引诱用户点击,希望用恶意软件感染电脑,或者进入用户电子邮箱,希拉里曾经回复一个看似来自熟人的可疑邮件:“真的是你发的吗?我不大敢打开它!”这些攻击似乎都是随意、没有目标的,希拉里后来回忆,她偶尔会“收到看着很奇怪的电邮,但没有发现到这些邮件有增长的趋势。”

    但是,整个2011年春,在整个国务院,邮件安全隐忧一直挥之不去。2011年2月,几名国务院职员的个人Gmail或Yahoo邮箱被黑,然后黑客改变了邮箱的设置,自动将收到的邮件转发到由入侵者控制的其他邮箱中。这些事件导致国务院的安全主管鲍斯威尔(Eric Bosw ell)2011年3月11日给希拉里发了一份备忘录,专门提醒。他要求员工减少使用个人邮件。接下来那一周,希拉里的邮件服务器又受到一次攻击。

    2011年6月,潘葛里亚诺前往希拉里的纽约住所升级服务器,把开始老化的外部硬盘换掉,给服务器加了辅助存储器,加了个转换器,升级了防火墙,补充了两个新的安全设备:一个僵尸网络流量过滤器,一个入侵预防系统。他还替换了备用电源上的电池,升级了黑莓服务器软件,安装了必要的补丁。潘葛里亚诺之前和库珀约定,为希拉里服务器所做的工作按小时收费,最终此行报酬为8350.83美元。

    7 “围墙”出现裂缝

    他告诉调查者,他只花了20分钟,就答出了安全问题,重置了密码。

    2013年1月,希拉里的服务器遇到了FBI认定的“唯一已知侵害”:2013年1月5日,克林顿一个手下的邮箱——— 跟希拉里的邮箱共用一个服务器——— 被黑客用匿名T or软件破解。当天三个TorIP地址进入该站点,入侵者浏览了该职员的邮箱文件夹和附件。

    当月月底,希拉里的国务卿任期结束,2013年2月1日她递交了辞呈。然而,在她卸任六周之后,另一次黑客攻击指向了她的邮箱。2013年3月14日,罗马尼亚黑客Guccifer破解了另外一个邮箱,发现一个联系地址属于希拉里的长期助手和亲信布卢门撒尔(SidneyBlum enthal)。

    Guccifer不是那种技术高超的黑客,主要靠耐心和钻研来破解用户的密码和安全问题。他告诉调查者,他只花了20分钟,就答出了安全问题,重置了密码。被破解的邮箱约有3万封邮件,Guccifer花了大约七个小时,仔细地梳理了邮件,下载20多份附件。他将邮件截了图,包括一封关于班加西的,注意到布卢门撒尔会定期发邮件给希拉里。他试了一下,想找到她的服务器地址,受阻之后放弃了。第二天早上,布卢门撒尔意识到自己账号出了问题,再次更换密码,挡住了Guccifer的进一步尝试。

    按照以往的习惯,Guccifer把自己的发现发给了全球数十家媒体,世界首次得知希拉里的clintonemail.com邮箱,第二天来自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地址就开始搜索希拉里的服务器,企图进入。此事发生后,希拉里的助手将她的邮箱换成hrod17@clintonemail.com,但他们担心地址改变会导致已有邮件丢失,于是汉利从克林顿基金办公室拿来一部旧的MacBook,在自己的公寓花了好几天,把希拉里几年的邮件从服务器的文件夹转移到该电脑的邮件程序中。

    8 服务器的转移

    据说邮件有可能存到了另外的U盘里备份,但是这个传说中的U盘找不到,也没人知道它到哪儿去了。

    那时,希拉里开始考虑卸任后生活和未来政治计划,她的团队正在琢磨邮箱的管理问题。彼时潘葛里亚诺换了工作,不能继续对希拉里的服务器进行日常维护。于是克林顿夫妇的手下都行动起来,要找一家企业负责此事。米尔斯起草了一份标书,讲述了克林顿家的IT需求,有三家公司竞标,潘葛里亚诺推荐了其中一个——— 位于丹佛的Platte River Networks(PRN )。

    于是,希拉里的邮箱服务器迁到了新泽西。2013年6月最后10天里,PRN接管了服务器。公司一名员工前往希拉里的纽约住所,把硬件拆下来,运到希考克斯一个数据中心。从2013年6月30日起,希拉里的邮件从旧服务器搬到新服务器。新的DATTO备份系统每天拍照,资料保留60天。到了年底,认为新设备值得信任的PRN断掉了旧服务器的连接。它们寂寞地待在数据中心的机架上,直到FBI因为调查需要把它们拿走。

    希拉里的新服务器由两名PRN员工负责,一名在家远程工作,负责日常管理;一名在公司的科罗拉多总部上班,负责硬件问题和手工维护。接触中,他们不断见识到希拉里团队在技术方面的“朴实”,米尔斯甚至请PRN帮忙处理其个人邮箱遇到的问题。希拉里团队曾要求PR N服务器加密,除了用户其他人无法浏览内容,但为了方便系统管理员发现用户账号出现的问题,PRN没有这样做。

    不过,PRN的管理并非万无一失。去年8月它发现,Datto备份系统存在技术疏漏,按设置它应该只存储服务器备份的本地副本,结果却同时存到了Datto的云备份中,当然这种“危险操作”立即被终止了。

    事实上,FBI的调查充分揭示出,一直以来希拉里的邮件系统是多么混乱。2014年2月,汉利决定将希拉里五年间的邮件上传到新的PRN服务器。Guccifer暴露了希拉里的邮箱后,这些邮件一直存在一部手提上。PR N想远程协助汉利,但中间遇到了问题,接着汉利居然直接将手提快递到PR N一名员工的家里,方便他将邮件上传到新服务器另外一个邮箱。那位员工完成了上传,但没人知道手提里的信息有无泄露,据说邮件有可能存到了另外的U盘里备份,但是这个传说中的U盘找不到,也没人知道它到哪儿去了。

    与此同时,国务院开始调查询问,想填补从奥尔布赖特、鲍威尔、赖斯到希拉里等历届国务卿任上官方档案中的缺失和空白,国会也在索要跟班加西袭击相关的文件。国务院的档案员这时才意识到,他们从未保存希拉里的电子邮件,而且她一直在使用个人邮箱,而非工作邮箱,于是要求希拉里的团队把相关邮件上交。这个任务落到了希拉里的个人律师萨缪尔森(HeatherSamuelson)身上,她跟米尔斯一起处理此事。

    2014年整整一年,两人不停跟PRN打交道,提取种种电子邮件。萨缪尔森自称“在技术上不太懂行”,她们搜索希拉里存档邮件里带.mil和.gov后缀,以及带有国会成员、外国领导人和其他相关联系人名字的文件,也会使用“Afghanistan”(阿富汗)、“Libya”(利比亚)和“Benghazi”(班加西)等关键词。在决定提交哪些邮件时,她们主要根据邮件标题,而非内容判断。

    2014年12月,希拉里和阿拜丁再次将邮箱地址转移到新域名hrcoffice.com上。同月,希拉里的律师将55000多页电邮交给国务院,总共大约30490封,国务院的信息计划与服务办公室从希拉里团队那里搬走了12箱的邮件。

    9 调查告终余波未了

    希拉里告诉FBI,她从未注意到这个标记,而且从来不明白这个标记的含义,哪怕她已经当了三年的国务卿。

    当国务院小组开始评估希拉里的邮件,不禁大吃一惊:这位前国务卿的未加密邮件中,有数十封,乃至数百封,含有国家安全机密。

    2015年3月2日,《纽约时报》报道了“希拉里担任国务卿期间使用个人邮箱,可能违规”的事儿,丑闻开始发酵。那一周众议院班加西事件调查小组也开始“传召”希拉里的邮件。到了2015年7月,FBI启动调查,因为其监察长认为,希拉里“古怪的”邮件系统可能导致机密信息处置失当。

    FBI设法找到了大约17448封之前希拉里的律师没有上交的邮件,五角大楼也通知国务院,它那边有将近1000封彼得雷乌斯将军与希拉里之间的工作邮件,这些邮件大多不在国务院的掌握之中。

    总的来讲,FBI发现了81个邮件系列,包括193封独立邮件,它们要么在发送时有秘密标记,要么本应加密。在81个邮件系列中,有3个至少有一段文字标记了C符号,意为Confidential(秘密),但其他邮件系列中含有更多更敏感信息。据FBI跟其他政府部门的共同分析,希拉里的邮件系列中有8个属于Top Secret(绝密),37个属于Secret(机密),其中7个是萨利文转发给希拉里的,涉及极其敏感的计划。

    FBI给希拉里看了这些涉密邮件,希拉里说她不认为这些邮件里含有秘密信息。当被问及她如何界定哪些信息应该加密,希拉里说以她之见,“涉及到隐蔽的军事行动、使用敏感来源、做出敏感决定的时候,应该加密。”FBI问,那公布了会危害国家安全的信息呢?她说“这是个理解问题。”总之,“根据希拉里的回忆,她不认为自己接收了任何应该存于加密系统内的邮件。”FBI的报告说。在复核争议邮件的时候,希拉里许多助手和国务院职员持有类似观点。米尔斯说,在她复核的七封邮件中,没有看到任何不宜通过非加密系统发送的东西;萨利文和阿拜丁则说,他们主要依赖发信者对信息分级并作出标记。希拉里的原话是,她“没有理由质疑一线工作者的判断力。”

    事实上,散布于FBI调查文件中的种种证据表明,美国政府的密级系统远不像外人想象的那样黑白分明。希拉里在询问中对一份“机密”邮件提出了质疑。这封邮件涉及2012年4月打给马拉维新总统班达(Joyce Banda)的一个电话——— 在马拉维总统因心脏病猝死后,班达继任。作为美国“头号外交官”,希拉里需要给这位新任领导人打电话。她的助手汉利用自己的个人邮箱发了一封邮件提醒希拉里,大概描述了事情背景,以及打这个电话的目的。开头有一段有个(c)标记,意味着该内容属于“秘密”——— 三种密级里最低的一种。

    但希拉里告诉FBI,她从未注意到这个标记,而且从来不明白这个标记的含义,哪怕她已经当了三年的国务卿。

    那7封“极为敏感”的邮件,基本跟美国的无人机计划有关。米尔斯对其中存在安全隐忧的说法嗤之以鼻,说这些邮件不过是让国务院知道媒体对相关计划的报道,只是证实了公众早已知道的事情。

    然而,有人不认可这样的观点。一名大使就向FBI调查人员表示,读了其中6份文件和系列邮件后,他理解人们为何会对“邮件门”暴露出的安全漏洞忧心忡忡。

    虽然最终FB I认为事件本身存在灰色区域,希拉里团队的行为没有上升到犯罪层面,但从公众层面说,丑闻的影响显然更复杂。如果克林顿家上次丑闻的焦点在于如何看待性行为,那么这次丑闻的焦点就在于如何看待邮件里那个小小的(c)标记,如何看待FBI在希拉里4万封邮件里挑出的那193封涉密邮件。她在担任美国“头号外交官”的四年多时间里,发送和接收了这些邮件——— 通过一个偷工减料随便搭建起来的私人服务器,只是为了自己能够舒服地使用喜欢的黑莓手机。

    链接

    技术恐惧者希拉里

    她用一段时间新手机,就会回到习惯的旧款上。F B I发现,担任国务卿期间,希拉里总共换了大约一打黑莓手机。

    Politico杂志报道说,到国务院上任之初,希拉里曾联系前任鲍威尔,问他2001到2005年间担任国务卿期间是如何处理信息问题的,鲍威尔建议希拉里绕过限制通讯的规定,但在方法选择上要精明,不要引致不必要的追踪。希拉里可能很乐意接受这样的建议,部分是因为她本人对技术有习惯性的回避。她的助手库珀说,“(当参议员时)希拉里除了黑莓,还经常带着翻盖手机,因为用起来更就手。”担任国务卿后,希拉里放弃了翻盖手机,大部分讨论当面进行,大部分文件打印出来阅读,或使用安全区里指定的三部手机:黑色的可以进行安全和不安全的通话;黄色的只用于安全通话;一部专用白色手机用于和某些政府官员直接通话。她办公室里从来没有电脑或传真机。

    事实上,希拉里本人对于新技术的漠然和陌生达到令人吃惊的程度。她入职国务院时,世界大部分人在赶iPhone潮流,但希拉里固执地使用着黑莓。而且希拉里经常用一段时间新黑莓,就回到用惯的旧款上,有时仅仅因为新款“太重了”。这种个人喜好很挑战人。FBI发现,担任国务卿期间,希拉里共换了大约一打黑莓。她从没报失过手机,换机通常是因为不小心把咖啡泼上去了,或轨迹球反应迟钝了,还有一次是屏幕摔裂了。

    希拉里不知道自己电邮的登录信息,助手会帮她把新手机设置好,跟邮件服务器同步。旧手机一般是毁成两半,或用锤子砸烂。听说奥巴马有一部安全的黑莓手机,希拉里曾要求也换一个,但国务院评估后认为给她配安全手机不可行。最后她喜欢的机型停留在黑莓Curve 8310,因为其轨迹球性能比8700G等新型号的触控板易用。因此,虽然黑莓不断升级,却更难找到希拉里喜欢的。助手一般在AT&T商店买手机,后来更提前购买,以保证希拉里喜欢的旧机型有储备,她还一度打算网购。

    2010年6月,首款iPad发布后几周,助手买了一部给希拉里,希望这东西能帮她自己读电子新闻。一开始希拉里很感兴趣,还问助手能否在去基辅的飞机上教自己使用。但当他们一行登上飞机前去会见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时,希拉里睡着了,iPad放在膝上,连包装都没打开。手下很沮丧:“这预示着她也不会使用iPad。”后来希拉里对iPad亲近了一些,晚上或旅行时会用它读新闻,但是一旦用熟之后,就像往常一样,拒绝升级。第二年,手下试图让她换用iPad 2,就遇到了挫折——— 希拉里把这台全新的机器送给了助手汉利。

    原载:PoliticoMagazine

    编译:Dawn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