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德华:我想鼓励王晶,争回香港电影的面子!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0月02日        版次:GB10    作者:刘平安

    刘德华接戏其中一个标准,是觉得导演需要鼓励,比如王晶。

    刘德华说:“王晶被骂得都快要放弃了……但他代表港片的一种类型,我想争回面子。

    和演戏相比,刘德华认为当老板可以对戏有较高的掌控力。挖掘一些较特别、偏文艺的题材,是他一直在做的事情。

    “华仔能在娱乐圈红那么久,这样的人,一定是有德的……倒不是说要在片场帮工作人员搬搬抬抬的那种‘德’,其实就是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导演王晶在一次和媒体的饭局采访上如此评价刘德华。他们最近合作的合家欢喜剧《王牌逗王牌》昨日(1日)公映。

    王晶是和刘德华合作次数最多的导演,有超过30部电影。但和处事周全严谨的“优等生”华仔不同,王晶则是一个滑头且颇具争议的导演。他未满3 0岁就拍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早期是人人口中盛赞的“鬼才”;到了现在,尽管他在一定程度上仍是票房的保证,但和票房成绩成反比的口碑,也让他同时沦为了“冷饭王”和“烂片”的代名词。

    2 0 10年拍完《未来警察》后,他们有将近6年没有合作,王晶联系到刘德华,希望他能出演自己的电影《王牌逗王牌》的“囧挫”警探,不仅要常摆乌龙,还要挨别人的揍———这真的挺新奇。谈合作期间,《澳门风云2》火得出乎王晶意料,于是在“囧挫”警探之前,华仔又插缝出演了《澳门风云3》的刀仔。自然,这电影的口碑又扑了街。

    看见两人再度联手,粉丝们是不解的,他们甚至有些“痛心疾首”,那种感觉就类似妈妈不希望自己的好孩子和坏学生一起玩那样。但在刘德华的眼中,王晶可能远不仅仅是一个烂片导演,他其实是“一只受伤的 小 鸟 ”,他“ 有 进步……其实他心里是憋着一团火的”。 南都记者 刘平安

    PART1

    谈王晶:他有进步,他其实是一只受伤的小鸟

    南方都市报:你说自己是《王牌》的“演技担当”,具体说来,有哪些场景和镜头让你印象深刻?

    刘德华:其实(这是)一部很传统的、港式的、晶哥的电影。很开心,我觉得这次他们在整个故事架构上、拍摄的投入度和认真程度上,都有很大的提升和进步。说到特别啊……南方观众可能,看惯了我们的喜剧(模式),如果往北一些,在这部电影里,会有几种不同的演绎喜剧的方法,祖蓝有祖蓝(的方法),晓明有晓明(的方法),依霖又是另外一种,而沈腾,大家也知道,又是另外一种。

    南都:演的时候有没有偶像包袱呢?在戏里你要被人打……

    刘德华:其实我一向都没什么包袱的,不过我没有办法做一些过分……“色”的(笑)演“傻乎乎”我O K啊,但是不要太过那啥……比如过于裸露。我除了有偶像包袱,还有年龄包袱。(笑)

    南都:王晶说,之所以你会来演(这部电影),第一是因为你有档期,第二是(因为)角色适合。那还有没有其他的原因,促成你们合作拍了这部电影?

    刘德华:其实这个合作的缘起,(可以追溯到)很久之前,(那时)他正在拍《澳门风云2》,但他们不知道会这么红。那时候他就和我谈,想拍一部《黑马王子》式的电影,其实那时候我就已经有一点“乱咁嚟”啦,对吧?他说:“大家已经很久没有看过你的无厘头喜剧表演了……”近十几年,大家都是喜欢我的一些比较斯文的表演。

    南都:是呀,你之前演的(一部分电影)不只是斯文,甚至有些沉重,像《失孤》这种,就比较严肃。

    刘德华:对,譬如说《桃姐》。我还有一些作品走小幽默路线,比如《孤男寡女》、《瘦身男女》等,比较偏向城市喜剧的,而王晶的那些,太劲了。当时我们谈到一半,他们想先开拍《澳门风云3》,于是我就客串了“刀仔”,再接着做这部电影。拍《王牌逗王牌》,时间上也合适,已经将近十年没和他合作过了,所以就会有“这么久没见面,吃顿饭吧”这种感觉。

    南都:但是你会不会担心呢?因为王晶的风格是“大杂烩”式的,虽然好笑,但也有很多人说他拍的电影挺烂的。

    刘德华:我自己也觉得他……为什么我刚才也跟你说会觉得他“有进步”呢?我之前也有和他聊过天,说实话我觉 得《未来警察》其实不差的,但当年被骂得很惨……他真的是想做一些新的东西 出 来 ,但是大家没有关注到。他其实很像一只受了伤的小鸟,快要死了,飞还是不飞呢?飞起来又会掉下来,还是稳妥一点吧。

    南都:但他还是“飞”挺快,出了不少作品呀。

    刘德华:不是!作品多不多(不是关键)……因为他觉得“我无论怎么拍,你们还是一样说我”。其实他之前也支持过很多作品,像《天水围的夜与雾》(注:开始时许鞍华想要将这“天水围”的系列故事拍成十部电视系列片,在找投资的过程里无意中得到了王晶的帮助,并在王晶的建议下改为拍成电影),但是大家不喜欢把有他参与的优秀作品和他联系起来,不喜欢聊他的这方面。

    南都:可他自己当导演就……似乎没这么有追求?

    刘德华:他已经被骂到有点想放弃了———算啦,现在就混口饭吃咯。(南都:他想放弃了吗?)这是我自己觉得的。我不喜欢见到自己的朋友这个样子。现在我们也会和他讨论,说:“诶,这里不行应该如何如何。”其实他心里是憋着一团火的。我希望从这部电影开始(情况有好转)……但你不能说,“哇,我们已经回归《至尊无上》的程度了”,当然,我觉得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南都:你刚才提到,你们会向王晶反馈一些东西,那您有没有为这部电影贡献一些idea?

    刘德华:我不会去改(导演最初的想法),因为没理由导演花了这么长时间写完剧本,你看了三个钟头,就觉得它不行嘛。其实我觉得,(用)任何方法、(走)任何路,都可以去到罗马的。那你要怎样去润色呢?因为他始终有他的风格,如果你用其他人的逻辑去计算他的喜剧,这很难的,倒不如别拍了。所以我会在他现有的(框架)里面,尽量去把表演光亮化。

    南都:这部电影里有Sam m i客串,这是很大的surprise,她怎么加盟进来的?

    刘德华:我要找一个“老婆”嘛,而一出场就要让观众觉得是我老婆,除了Sam m i还有谁呢?至于其他的戏……我认为大家还是可以来看看的,给王晶一个机会。这一次他(王晶)有些许不一样,片子是O K的。不过也像你说的,如果和他其他的电影相比算得上高水准,我也不敢这么说。

    PART2

    投电影:近年来,其实是没得选

    除了演戏,华仔还是一个资深电影投资人。他在上世纪9 0年代就成立电影公司“天幕”并投资了《吴三桂与陈圆圆》、《九二神雕侠侣》、《战神传说》等成本较高的主流商业片,这些作品接连失利,让他亏损超过4500万港币。

    这是一个很大的教训,此后刘德华更多地专注于小成本的精品电影,宁浩的《疯狂的石头》和许鞍华的《桃姐》就是其中最成功的例子。

    去年,他投资并客串了台湾青春片《我的少女时代》。影片虽然是俗套的爱情故事,但凭借感人的细节和复古怀旧的情怀,好口碑爆棚,并最终收获3 .5亿票房成为院线最大的黑马。

    刘德华又一次押对了宝。但他却告诉我们,起初《我的少女时代》无人看好。它只是一个被挑剩下来的项目,因为现在培植新人的公司太多了……甚至,连朋友都劝他别拍———拍刘德华的时代嘛,“真太自恋啦”!这一次,他和我们分享了他的生意经,以及,对于现在的电影市场,他也说了些自己的看法。

    南都:你除了做演员,还会投资电影,扶植一些新人。你挑投电影时会更看重什么?

    刘德华:以前的标准会多一些。因为过去比较少人做这件事,我就可以在很大量的作品里挑选一些我觉得“咦,可能这个在市场比较少见,但也很有爆发力”的作品。但现在,基本上每家电影公司都有培植新人,能到我手上的新人、新剧本其实不多。现在可能是在别人放弃了的作品里面再挑选,数量上就会少一些,所以近年来,其实是没得选。

    南都:那你觉得,近年来的新电影,是不是比以前的要好看了?东西比以前丰富了?

    刘德华:投资一部电影的老板们,对电影其实有很高的主控力。我当年投资了很多新人导演,我只会跟他谈三稿,firstcut,secondcut,thirdcut,就结束了。可以就播,不可以就扔掉,想都不会想。因为我不想改它,改完以后,既不是他的东西,又不是我的东西,最后电影上映了,我拿到那些钱,会觉得,这不是让别人筹钱给你玩吗?所以,我放弃了不少电影。

    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的老板可能觉得:我真的有投了钱进去,一定要上映啊,而且市场上也要O K才行,那这样可能就跟导演的创作之间产生了距离。

    南都:其实你现在还是很关注香港电影的。

    刘德华:是呀,我最近拍了另外一部,邱礼涛导的《拆弹专家》,他是一个做邪典电影(cultfilm )的导演。真的很少有人掏钱给他拍电影,我觉得他拍得不错,因为他对表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自己的想法,诶对了,他还拍了《人肉叉烧包》的,片子类型的跨度很大,什么都拍。

    南都:《我的少女时代》呢?你是很重要的故事背景哦……

    刘德华:(《我的少女时代》)真的是因为没人要了,才落到我们手里的……《我的少女时代》其实就是在说“刘德华时代”,他们很多人会觉得做不成,会说:“刘德华啊,你不要投一些说自己的电影啦,别人会觉得你在吹捧自己啊。”但我觉得,我真的不是要捧自己,那真的是一个年代嘛,那个年纪的人真的都经历过嘛。那位导演是我歌迷会的会员,从我认识她起,她就说“我是刘太太”。然后她介绍我是说:“这是我的exhusband。”(笑)

    南都:现在如果有人要和你约片,一般要怎么样才能请得动你?譬如刚刚提到的王晶导演,他是一个老朋友……

    刘德华:一种纯粹是我觉得应该要鼓励一下,他(王晶)是不会离开的,而他又代表了我们香港电影的其中一个类型,(所以)你一定要鼓励他,因为他是代表着我们的。我是香港地区的代表,那我一定要把面子挣回来。另一种是需要包装得大一点的片子,譬如邱礼涛的那部。

    南都:你有没有关注内地的票房?今年以来大家都在讨论,说可能因为大盘“烂”了,比起以前,大家更少去电影院看电影了。您怎么看内地票房缩水?

    刘德华:我不太懂这些数据上的东西。我觉得电影院的分布已经达到饱和了,其实去年就大致饱和了,这时候还要说提升,不太可能吧?电影院是多了,但人流其实是分散了的,所以就算有电影院,也要有那么多人去看戏才行的嘛。其实,尽管现在总票房少了,但已经有足够的入座率去支撑如今的电影工业了吧。

    南都:是时候放缓了。

    刘德华:也不是。其实这不会影响我们电影的制作,无非是老板赚少一点。譬如,现在的制作,不管是香港还是内地,大约都在1亿到2亿,如果要买版权,可能又会花多一些,但通常还是在2亿左右。其实有8亿-10亿的票房,就足够赚30%-40%了,这其实是一个很正常的电影生意运作。只是说,三四十亿的票房,会催生很多工业品,却少了艺术品。其实外国也是这样,全世界都是这样,像一部superhero电影,就可以crossover十部出来(笑)。但港真,譬如你看《火星救援》,其实把主角困在山里也可以的,不一定要困在火星上哒,只不过这样更有看头。

    但话说回来,尤其是文艺片,是需要一个完整的剧本,我们才敢开的。因为动作片打着打着就出来了。所以我们会在文艺片方面做努力,找一些品质高的、故事结构完整的文艺片———或许说剧情片更合适,文艺片不知该如何分野———真的会更加注重故事本身吧。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