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锋:时尚媒体也应该影响公众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9月18日        版次:GB05    作者:朱蓉婷

    王锋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生命的本质只是行走的影子,所有的痛和罪恶都在行走的路上消解了,行走是我们完成疗治和救赎的过程。”这句话出自《麦克白》第五幕第五场,也出现在王锋最近出版的文集《愿你道路漫长》前言中,“一双脚能够告诉你这个人的一切”。

    《愿你道路漫长》是资深媒体人、《智族G Q》总监王锋的首部文集,话题涵盖人的身体、精神,爱物之心,城市杂记,时尚美学……记录了他从事媒体行业多年来的观察和心路历程。王锋告诉南都记者,一个人最终站在哪儿,不取决于他的嘴或眼,而是他的脚。他一直强调行走、行动对一个人的重要性,这也是书名《愿你道路漫长》的由来。

    不同于我们对时尚主编的固有印象,王锋低调、谦和、富才情,身处浮华的时尚行业,却保持着文人式的趣味,在与南都记者的对谈中,王锋时不时显露出他纤细、敏感的一面,同时又愿意袒露自己的脆弱,对陌生之物永远保持好奇,对崇高与美好之物充满向往。

    在时尚圈十余年,亲历中国时尚媒体的蓬勃发展和复杂转变,王锋对这个行业始终保持着清醒的洞察力。在王锋看来,时尚媒体不该只是娱乐,也应该影响公众。

    专访

    南都:请大致介绍一下这本书的内容构成。

    王锋:我做时尚杂志也有十多年了,从《男士健康》到《时尚先生》再到《G Q》,这本书是我七年来写下的卷首语的合辑。卷首语,就像一本杂志开宗明义的文章,像报纸的社论,呈现一本杂志的质感和价值观,主要诉求和精神形象。这本书基本上也是《GQ》杂志七年来走过的路标。

    南都:陈坤、蔡崇达、冯唐都为你写了序,是你向他们约的稿吗?可否谈谈与这三位的交往?

    王锋:是出版社联系的,但这三位都是好友。陈坤我们认识很多年了。近几年他在做“行走的力量”,我们有过几次吃饭沟通。现在他在我眼里已经不是一个演员了,是一个非常有自我意识、对人格建设有非常强烈的愿望和执行力的人,他对自我的塑造和要求在一般人中是非常少见的,非常有性格,我们价值观也比较合得来。

    蔡崇达是自《G Q》创刊就来了,待了四五年。他在《G Q》最早的目标确立和风格建立上起到很大的作用。他是作为曾经的杂志编辑为我写序的。冯唐是在《G Q》为时最久的专栏作者。这次他也主动为我操刀、“站个台”,我很感谢他。

    南都:你曾供职于《三联生活周刊》,当时主要负责哪一块的内容?这为你后来进入时尚圈起到什么作用?

    王锋:那时候的三联不像现在,我们乱七八糟的什么都做。后来创业,创业失败之后闲了一段时间。直到2003年,遇上中国男性时尚杂志井喷式发展,《男人装》、《时尚健康(男士版)》都是那年起来的。当时时尚传媒集团的刘江找到我,问我愿不愿意去做杂志,当年《三联生活周刊》是属于比较有新闻追求的,我也希望男性杂志也可以有思想性,不要太“消费主义”。他们可能看重我在三联的背景,把我找过去,一做就是十几年。

    南都:不少人认为,是你把新闻精神带进时尚杂志,你之前也在一篇文章里提到,此前在整个媒体家族里,时尚媒体一直是被边缘化的?

    王锋:整个八九十年代,中国的新闻都是以时政、财经为主导的,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时尚传媒集团开启了中国生活方式杂志的源头。那几年,时尚杂志和奢侈品消费在中国的发展非常合拍,这类杂志成长非常快,而且它们挣了不少钱,“仓禀实而知礼节”嘛,有了财富积累后,就开始强调价值引导。到21世纪初,时尚集团一方面更多扩展子刊,包括汽车、手表、美食类的,另一方面,它的主要刊物比如《时尚先生》开始体现价值观的东西。

    中国媒体就此形成两条路,一个是主流媒体还在往前走,另一条路上时尚新闻慢慢起来了,我刚进时尚集团的时候,时尚杂志在主流媒体里是不被待见的,觉得它们物质主义、只管消费,到2006、2007年,这两股力量慢慢合流,体现在主流媒体开始更关注生活方式,时尚媒体也走向对社会现实的关注。

    南都:在你主编《G Q》期间,在内容把握上你们如何实践对生活方式的理解?

    王锋:我们尽可能让一本时尚杂志有精神呈现,不只是告诉你这一季穿什么衣服,明年买什么手表。我觉得,时尚杂志的人性,首先是尊重人对财富、物质的欲望,另一方面,我们知道最奢侈的消费应该是一个人的思想和情感,这是《GQ》人性的另外一翼。

    南都:在中国杂志最蓬勃发展的十年,你处在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近几年我们看到媒体行业风云变幻,你有什么话想对年轻人说的吗?

    王锋:对于年轻人来说,某一项的技能其实真的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你整个人的自我建设,你的思想性、做事的方法和态度,具备怎样的学习能力。也许五年前到《南方周末》应聘,写作能力最重要,但现在,写作能力可能就没那么重要了,对事实的判断等其他能力会被优先考虑。我一直在强调自我认知对一个人的重要性,首先你要知道自己能干什么、想干什么,始终都要回答这两个问题,少了一个都不足以让你做出正确的选择。

    南都:你怎么看待“时尚圈最有才情的主编”这个评价?

    王锋: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都是“残疾人”,我们的学校教育都不是很成功,跟你们这一代人没法比,我在受教育的阶段整个社会都特别荒芜,这是我对自己的人生充满遗恨的地方,而且这是无法弥补的,好比你的“童子功”不行,之后再怎么做都是亡羊补牢。后来工作、交朋友、看一些书,才不断把我推到这一步,不断学习、吸纳新的东西。

    因为光悔恨没用,活着就意味着前行,活着就还是得往前走,要尽可能为自己争取好的生活质量。这里我强调的更多是精神层面的质量,后来不管遇到几次经济浪潮、技术浪潮都没有动摇我的想法,就是一个人务必死死抓住他的精神性,这是八十年代留给我的唯一遗产。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