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诸宗元与《大至阁诗》

———爰居余话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9月11日        版次:GB08    作者:王怀志

    《大至阁诗》封面

    徐燕谋题诗。

    王怀志 教师,广州

    梁鸿志不但将“爰居阁”作为自己诗集的名称,他还编印有“爰居阁丛书”。而从他先是于1934年出资为亡友诸宗元整理并印行其诗集《大至阁诗》,后来又守护黄濬的遗稿,并于四年之后,亦即1941年,终将《聆风簃诗》重新梳理付梓等一系列行事,都透露出对亡友的珍视和对文化的温情。民国期间如郑孝胥、梁鸿志这样一群最终声名狼藉的政客、文人,我们今天固然可以简单地用“汉奸”二字来作论定。但认真审视过往那段特殊的岁月,还原其作为个体人物来考量,尤其是分检出他们不同时期的表现、特定背景下的言行,以及特殊的个性与才情,似乎也不能一棍子打死。

    诸宗元(1875—1932),字贞壮,一作贞长,浙江绍兴人。光绪二十九年(1903)举人,官直隶知州、湖北黄州知府等。入民国后,与黄节、邓实等人在上海创办“国学保存会”,创办《国粹学报》。曾加入同盟会,曾为“南社”健将,诗与李宣龚、夏敬观齐名。早年服膺魏源(字默深)、龚自珍(号定庵)之学,自题书斋曰:“默定书堂”。中年以后改为大至阁。嗜购书藏书,藏书15000卷,更富古今名人字画。21岁时所作《私淑魏先生(源)、龚先生(自珍)之学,自题所居曰“默定书堂”,为此道意》诗云:

    龚魏文章数弟兄,曾侯王叟旧相称。抗心志在从人后,邀客书成榜我楹。百岁未过多变骇,一言可蔽本纵横。人间纸墨难求得,谁与狂生诉不平。

    其后很长的一段时间,诗作常流露自我期许、热切用世之志,如《漫兴》:

    果能赤手缚于菟,始许人间做丈夫。我已安排他日事,中年为侠晚为儒。

    观诸宗元一生,虽交游广阔,诗名早著,然为人僚属,困顿潦倒。《人日挈家至上海,是日吷庵、秋岳有唱和诗,依韵自述》:

    避风岂欲效爰居,车过村闾感岁初。结习未忘三宿恋,繁忧稍遣一朝除。独憎眼疾多蝉翳,尚守书囊半蠹余。早悔言兵晚闻道,知无困辱到横渠。

    诸宗元律、绝均擅,以七律诗最多,亦最好。时与李宣龚、刘三、黄节常有唱和,诗中还记录了和吴仓硕、梅兰芳等人的交往,兹录数首如下。

    午日同剑丞游留园,晚饮市楼,缶老约也。即事有述:

    酒场吟地已非春,重午来寻九陌尘。园外游船时见伎,竹旁笼鹤尚亲人。佳晨翻笑闲成病,晚醉能教句有神。呵壁更望天可问,何因强起屈平生。

    题畹华小影,即以赠之

    目论纷纷说贾冯,但宜箸录付明僮。如何绛树双声者,今在黄尘十丈中。孝洁颇闻关至性。品题端可谢群公。年来已懒评筝笛,渊默雷音许强同。

    诸宗元七律诗言辞清新,闲雅之中时有健笔;用事不求艰涩,酬答唱和间常现身世之感。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的第二天,诸宗元写下了《闻奉天陷于日本》沉痛的篇章:

    内讧招外侮,累载垂至今。江淮痛告灾,辽沈警来侵。奉天一朝陷,忍复闻吉林。毁车?渠帅,其势本骎骎。蒙面以事仇,忘耻同无心。此即足致亡,不待鸣笳音。久疑非我土,旌旆何沉沉。叩关号习战,坐视皆为瘖。嗟哉万宝山,后将不可寻。亦如皇姑屯,世不哀作霖。燕云十六州,委弃归辽金。其源在五季,此辱同呻吟。

    晚生七年的梁鸿志是诸宗元后期的至交诗友,诸宗元晚年诗篇有多首作品与梁相关。1925年应梁鸿志之邀赴北京,数月后又南下为人掌书记。其间有《妙高台和众异韵》、《拨可既和众异妙高台诗,更依韵一首》等传诵一时。《赋答众异》诗云:

    故人诗札到江碕,慰我犹言不出宜。身健耻言贫是病,机忘时笑退成诗。鸱夷生计千金少,龙汉光阴历劫知。袖却量江手无用,吾曹等是一絇丝。

    1929年,在杭州所置以为终老之所的房屋遭大火,珍藏书画尽毁,痛心疾首,一夜之间,全头白发,遂染沉疴。有《岁腊卧疴,拔可、吷庵存问,稠叠、心白复来杭省疾,赋诗为谢》:

    病中不觉过除夕,海内相怜有故人。急欲报书知未死,何如裹饭耻言贫。县教宵寐能连晓,静喜冬寒已换春。梅正作花吾疆起,却胜怅卧问漳滨。

    当诸宗元将自编的《病起楼诗》一册寄给客居大连的梁鸿志时,梁“私心慨叹,忧其不久于世”,到沪探视并送上人参等药物。梁鸿志《大至阁诗序》记录了两人最后一面的情景:“余走视诸寝,因怀参饵贻之。贞长目余曰‘环堵萧然’语次长喟。余亟乱以他语。壬申三月游华山归,贞长已前死三日。夫以贞长文学粹美,交游遍天下。庸书老死而不获一日之逸,士之忧生失职至于此极。然则诗人多穷之说,其信然耶。”拳拳之意,溢于言表;忧时伤世,感慨尤深。1932年,诸宗元病逝于上海。

    《大至阁诗》由梁鸿志于诸宗元死后代为刊行,一册,不分卷,书版狭长。封面“大至阁诗”由李宣龚题签,内封陈三立书“诸贞壮先生遗诗”,版心题“爰居阁丛书”。虽为铅印本,但全书采用仿宋字体,行间适体,墨色柔润,棉连纸精印线装。在雕版刻书日见稀缺的今天,好的民国铅印本亦渐入古籍收藏之列。卷首依次有梁鸿志、叶恭绰、夏敬观的三篇序。梁序专门写到了诗集的编印情况:“贞长既死,其友朱钵文为之董理遗稿,凡七巨册。余钞得三百十二篇刊布于世,稿本则归之钵文,度必有好事过余而举授之梓者。然即此以概其全,亦足以尽吾贞长矣。”梁鸿志《爰居阁诗》中存有悼念诸宗元的诗篇《润三月二十七日同拔可至诸贞长墓下,时〈大至阁诗〉初印成也》,今天读来,仍感挚诚:

    故人逝矣今五霜,李侯百回怀旧肠。当时临穴各搵泪,再来榆柳如许长。停车何用待腹痛,便酹斗酒知难尝。诗人题碣众已骇,谁念黄土埋书囊。君诗三百足传后,悉屏柔脆存坚刚。相知定文贵精审,持以永子吾非狂。大惭大好世不解,赏音目论真相妨。魂来喻此我何憾,神纵能灭诗不亡。

    诸宗元“七巨册”的遗诗,今日已难见全璧,然得《大至阁诗》流播诗坛,却不能不感怀于当日梁鸿志对诗友的一片热忱。近日偶阅《曼殊全集》,附录中尽量多地收入了苏曼殊朋友的相关诗作,其中诸宗元诗得七首,均《大至阁诗》所未录。其中的二首如下:

    壬子三月曼殊来海上,问讯故人,投以一诗

    浮海归来国事新,袷衣相对况青春。难忘画卷留行舸,欲向筝床问旧人。有母将迎湖上住,工诗即慰客中贫。四年一别今重见,积感知犹共苦辛。

    楚伧招饮未赴,戏柬一诗并寄曼殊

    豪隽婵娟杂尘中,晚归惜少一樽同。海东老衲还相念,消受桃花扇底风。

    我收存的《大至阁诗》,为当代诗人徐燕谋旧藏。尾页留有徐氏1937年亲笔题诗《张生克纯以其舅父诸先生〈大至阁集〉见惠,并述诗人身后萧条,感而赋此》:

    到眼诗篇足疗饥,尽捐倦意一为披。江湖落魄斯人死,风雨摇窗独夜悲。已逼定庵差少气,最怜骥子抑何痴。王庵花木依然好,谁记当年苦护持?

    诗人观诗,更能领略作者的情感况味。尤其是中间两联,将诸宗元生前落魄、死后寂寞,及其诗风特征均已概括齐全,无疑是对《大至阁诗》的知人之论。此诗《徐燕谋诗草》不收。不排除徐燕谋当日真是偶有所感,信手写就,未曾转录到诗集,如此,或许可称为“徐燕谋佚诗”。

    我在风雨摇窗的寒夜披阅《大至阁诗》,心驰于民国年间的流风余韵中。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