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杨峻德神父的东方学藏书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9月04日        版次:GB07    作者:高山杉

    《黄色的神祇 黄色的人民》,(匈)李盖提·拉约什著,刘思嶽译,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5年6月版,45 .00元。

    收藏

    高山杉 学者,北京

    2015年3月底,我在孔夫子旧书网上花20元拍到一本德语书———A ndreas Eckardt编《朝鲜语文法》(K oreanische K onversations-G ram m atik,1923)。这本书上面一共盖有三枚藏书章。第一枚是椭圆形的浅紫色章,上面的印文是“K arel D EJA EG H ER”。第二枚是椭圆形的蓝章,印文是中英双语的“怀仁学会图书馆,北平(VerbistAcadem y Library)”。第三枚是“首都图书馆藏书”。孔网在同一时期出售或上拍的带有以上两到三枚藏章的外文书,就我所知,还有德语杂志《远东》(D er ferne O sten)1903年的合订本,1902年出版的福兰阁(O ttoFranke)的《直隶省热河地区纪实》以及1905年用匈牙利语出版的民间诗集。按情理推算,这本《朝鲜语文法》最早应该是这个叫K arelDe Jaegher的人的私人藏书,后来先后归了北平怀仁学会(成立于1947年)图书馆和北京首都图书馆(1956年10月定名首都图书馆)。

    由于怀仁学会是由比利时的圣母圣心会创办的(参看《怀仁学会正式成立》,《上智编译馆馆刊》第二卷第六期,1947年11月—12月,第516页),所以我怀疑K arelDe Jaegher应该是一位圣母圣心会的传教士。再检贺登崧神父(W .A.Grootaers)撰、常守义翻译的《在华圣母圣心会士之学术研究》(《上智编译馆馆刊》,第二卷第一期,1947年1月—2月),里面正好提到一位K .De Jaegher,汉名杨峻德,曾在热河地区传教,撰有《满文法创造者南怀仁》(刊于《通报》),并与人合编《中国谚语》和《中国谜语》(刊于《汉蒙丛刊》),应该就是他了。我拍到的《朝鲜语文法》,正是这位杨峻德神父的藏书。

    最近读到匈牙利蒙古学家李盖提(Lajos Ligeti,1902-1987)1929年至1930年内蒙古科学考察游记通俗版的汉译本《黄色的神祇·黄色的人民》,发现他于1930年在朝阳(当时属于热河)曾遇见一位叫“亚格尔”的比利时老传教士,而且还参观了此人专门收藏东方学书刊的图书馆。这位“亚格尔神父”,我怀疑就是杨峻德。我把译文抄一些在下面:

    我在士兵的护送下抵达目的地,人不下车,马不卸鞍,直奔比利时传教士的会所。传教士团的首领,一副长老模样、白胡子的亚格尔神父,特别友善地接待了我。尽管他们正等着传教士来,没什么地方,但还是热情地邀请我入住一夜。

    我没有想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会遇到像亚格尔神父这样学者型的人。他在东方学的五花八门的具体课题的迷宫中,是如此轻车熟路,与职业的专家相比毫不逊色。而真正让我意外惊喜的事情是:他带我去参观了占据整个翼楼的图书馆。这里的书架上,整齐地排列着在过去的一百年间,欧洲的学者和旅行家的有关中亚,内蒙古、西藏和满洲的著作。除了人们喜闻乐见的和专业水准很高的旅行札记、游记外,还可见到英国、法国、美国和日本等国家的大规模科学考察的系列学术著作、装帧华美的画册,以及蒙古语、维吾尔语、藏语和汉语的出版物,包括读本等。以如此珍视的态度和高度专业素养编纂的、如此完备的有关中亚地区历史、语言和艺术的专业图书馆,我在西方还没有见过。

    收藏完善的专业图书馆,对于东方学家来说就是生命必需品,如同实验室之于好医生和自然科学家一样。你有再大的发明创造能力、再高的学术修养,如果没有图书馆,你都不会取得可观的成绩,甚至连进步都难。而有好的图书馆作后盾,即使是一个资质平庸的人,也能击败在没有相应的图书馆依托下工作的最杰出学者。

    我浏览着亚格尔神父的壮观的中亚图书馆,艳羡不已。我不禁想到,如果在布达佩斯也能有这样丰富多彩的文献该有多好!须知我们至今仍只靠两本书作学术研究工作,其他参考书要靠从巴黎、维也纳和赫尔辛基搜寻、借阅。且不说,这在很大程度上延缓了研究工作进程,致使很多人———老年人和年轻人———在为获得科学研究工具的原始的斗争中失去兴致!

    对于我们匈牙利人来说,研究中亚地区的历史、文明应属于民族科学,而且还是能为“匈牙利”这个名字增光添彩的科学。我们有相应的科学研究史,现在也不乏热忱又有足够学养的人。

    ……也许我们也能建立一个与朝阳图书馆相媲美的中亚图书馆,当然建馆的地点是:布达佩斯……(第393-394页)

    由于手上没有李盖提的匈牙利语原著,我就向剑桥大学的匈牙利汉学家高奕睿(Im re Galam bos)教授写信求助。高教授很快就回信说,“亚格尔”在原书中拼成“Jaeger”,可以看作是“Jaegher”的另一种拼法。高教授还告诉我,杨峻德于1872年生于比利时的布鲁日(Brugge),1935年卒于比利时的梅尔肯(M erkem ),在中国当了35年的传教士,后来因为染上重病才回国的。高奕睿教授向我提示了两种与杨峻德有关的荷兰语史料,其中一种(w w w .kuleuven.be/verbiest/koerier/vk24d2)特别提到他收集的丰富藏书全部散失之事。综合以上时间、地点和事迹等因素判断,“亚格尔神父”就是杨峻德。我拍到的,正是杨峻德东方学藏书的遗珠,大概李盖提当年也曾从这书的旁边走过吧。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