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吕耀东:日本“历史修正主义”思潮兴起的背后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8月28日        版次:RB09    作者:陈建利

    本周三,中日韩三国外长会在东京举行。中日双方达成共识,双方应继续执行2014年达成的四点原则共识,并管控分歧,启动中日之间的海空联络机制。安倍政府上台四年来,中日关系整体呈现恶化趋势。安倍为何选择对华强硬的政策?是否在步当年伊藤博文对华政策的后尘?其奉行的政治和外交政策的主要内容是什么?为何选择强化美日同盟,并针对性地遏制中国的崛起?在解禁集体自卫权成行的背景下,下一步修宪面临哪些难题?明仁天皇要提前退休是否是表达对安倍修宪的不满?日本为何最近会掀起一股历史修正主义思潮等,就这些问题,本报专访了中国社科院日本所外交研究室主任吕耀东研究员。

    安倍对华的强硬姿态

    南方都市报:近期安倍晋三在参议院改选后改组内阁,任命了鹰派的稻田朋美任防卫大臣,被一些媒体解读为对外强硬的信号。你怎么看安倍这次组阁的思路?

    吕耀东:参议院改选后,自民党内部要进行调整,安倍的内阁也要改组。自民党内部是有派阀的,安倍要进行权力平衡。对稻田朋美的任命,许多媒体解读为是安倍政权对华强硬的表现,因为她是自民党内部的强硬派,在对华关系上,否认南京大屠杀,数次参拜靖国神社。

    安倍之所以任命她,是因为两者的历史观和政治理念相近。她做防卫大臣,能够使得安倍的一些政策更好地执行。尤其在日本的“新安保法”已经通过的情况下,安倍需要一个得力助手,依照国内法,展开自卫队行使集体自卫权的相关活动。尽管外界说她缺乏防卫方面的阅历,但她担任过自民党内政务调查会会长,对安倍的内外政策思路是比较了解的。从她担任防卫大臣以来的行动看,确实是在认真执行安倍的政策。比如说访问日本在吉布提的防卫队基地,也访问了日本岛内的几个基地,渲染中国威胁论,称中国要以武力改变东海的现状,日本要加强应对等。

    南方都市报:一种说法是安倍想培养她做接班人。

    吕耀东:有这种说法。安倍确实比较看好她,在重点栽培,但是不是把她做党魁或首相培养,不好判断。从她的阅历和既有的政绩看,还不至于到去做自民党的党魁或日本首相的地步。未来的政治前途,还依赖于她在自民党和担任防卫相的成绩。现在下断言,为时尚早。

    南方都市报:安倍政权现在对华政策的基本思路是什么?

    吕耀东:安倍政权自2012年上台以来,对华思路基本没有变化,就是采取强硬的态度。在历史问题上,对当年的东京审判做了某些质疑,否认日本当年“强征”慰安妇。但对中韩两国又区别对待。去年与韩国就慰安妇达成了一些共识,要提供一些补偿金解决。上台后,安倍不顾中韩的反对,除参拜过一次靖国神社外,每年都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这些都是一些历史修正主义的作为。因为靖国神社供奉的有二战的各级战犯灵位,这些战犯对中韩等周边国家犯有侵略屠杀罪行,明知参拜会伤害周边国家民众感情,还一意孤行。

    尽管在2014年在A PE C会议前,中日达成了四点原则共识,但日本并没有在行动上加以落实。在钓鱼岛问题上,安倍与奥巴马在2014年4月达成了钓鱼岛适用于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的声明。如今日本作为一个非当事国,又介入南海争端,在背后推动南海的一些声索国申请仲裁。这些做法,不仅恶化了中日双边关系,对地区稳定也是严重破坏。

    安倍表面上说遵守四点原则共识,其行为却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一直在破坏中日关系。

    南方都市报:一种说法认为,安倍的对华政策,正在步当年伊藤博文任内对华政策的后尘。

    吕耀东:两人都出生在山口县,该地属于昔日的长州藩,安倍常引以为豪。伊藤博文是日本明治维新后首任内阁总理大臣,先后四次组阁。也就是在他的任内,发动了甲午中日战争,强迫中国签订了不平等的《马关条约》,加深了中国半殖民的状态。到1909年他被朝鲜独立运动志士安重根开枪打死之前,他一直在鼓动日本开展对外的侵略和扩张。安倍一直以明治维新时代的元老为励志对象,对外也采用强硬的态度,这点有些相似。从安倍的动作来看,修改安保法,解禁集体自卫权,又积极地介入南海,在日本战后主张扩大日本的防卫实力方面,是走得最远的一位首相。他会把日本引向何方,已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当然,深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中国及亚洲各国更应该警惕。

    日本修宪已势在必行

    南方都市报:从2012年上台至今,安倍已经执政近4年,是日本近年来政坛频繁更迭中比较长命的一位。安倍上台以来奉行的外交政策是什么?

    吕耀东:基本的外交政策就是强化日美同盟,以日美同盟为基轴开展外交,这是自民党一贯的外交思路。近年来,安倍和奥巴马是以“日美同盟是亚太和平稳定的基石”来表述两国的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也看得比较清楚了,日美同盟实际上是针对中国的。为什么这么说?2014年,奥巴马和安倍发表了联合声明,明确表示钓鱼岛适用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明确开始针对中国了。而近年来日本响应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积极充当美国霸权在亚太地区政策的马前卒。并想“借船入海”,借助美国的力量,成为一个正常国家,手段就是渲染中国威胁论,以恶化中日关系来换取。通过这种渲染,使得日本民众觉得日本需要解禁集体自卫权,修改和平宪法,从而支持安倍的政策。可见安倍为了修宪,已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

    南方都市报:安倍的政治政策呢?

    吕耀东:安倍上台以来的政治政策主要是围绕修宪展开的。在“安倍经济学”所谓的“三支箭”(量化宽松、财政刺激和结构性改革)的掩护下面,有三个与此相关的内容,一是修改《日本防卫计划大纲》;二是通过了日本《中期防卫力量整顿计划》;三是出台了《国家安全保障战略》。重点在于强化日本的防卫(军事)实力,尤其在西南诸岛的防卫实力。在这些政策纲要中提到了如何加强陆上、海上和空军自卫队的相互配合,来应对西南诸岛的环境变化,实际上很大程度上针对的是钓鱼岛。

    通过“安保法”相关法律,日本已开始行使集体自卫权。这样日本自身及其盟国———美国的安全若受到了威胁,就可以予以还击。这是日本战后以来防卫政策发生的质的变化。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的防卫不单单局限在本土,也已经向周边乃至全球扩展。日本的自卫队近年已进出南海,护卫舰、潜艇及准航母停靠越南、菲律宾等国,也与东南亚的一些国家进行了海上联合训练等。也就是说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的自卫队可以走出本土,走向全球了,日美同盟关系也不断强化,这是东亚安全环境的一个巨大改变。

    通过安倍政权的努力,包含添加了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新安保法”已经在参众两院通过并生效了。“新安保法”包括和平安全法制整备等10部法律,再加《国际和平支援法》,共计是11部法律。日本自卫队现在已经可以完全按照现有法律,行使集体自卫权。稻田朋美上台后,马上就着手依照“新安保法”开展海外行动了。若盟国美国受到攻击,日本可能就会以集体自卫权的名义在海外打响第一枪,实现自卫队首次动用武力。

    无论日本最终使用什么样冠冕堂皇的理由,自卫队以集体自卫权的名义动武是安倍政权的目的。只要自卫队动武,就意味着日本和平宪法“第九条”(主要内容是宣布日本永远放弃战争权利,不保留海陆空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已经被架空了。上个月参议院改选后及之前众议院的选举结果,使得自民党及其修宪势力在参众两院的人数,达到了宪法规定的三分之二占比数。这样,修宪势力就可以在国会通过修宪草案来进行全民公决。

    从安倍的言行来看,修宪已经势成必然。当然,最终能否修改日本宪法“第九条”,还面临着许多困难。因为日本的一些民众和在野党对放弃“第九条”是保持警惕的。未来安倍等修宪势力要说服民众,通过渲染中国威胁论和朝核问题,让他们感觉到日本的安全形势恶化,需修改宪法第九条,成立国防军,可以发动战争。预计今年秋天临时国会上,修宪势力会要求朝野各党提交修宪草案由议会宪法审查会讨论,明年会进入修宪的快车道。

    南方都市报:前段时间明仁天皇表示要提前退位,有媒体解读为对安倍力争修宪的不满。

    吕耀东:天皇为何选择在这个时候要提前退休,是否为了阻止安倍修宪,现在还不能草率下结论。日本的战后和平宪法从第一条到第八条,都是关于日本天皇的。自民党的修宪理念是要把天皇从象征性的位置变成一个实际的国家元首,所以天皇的未来地位在接下来的修宪中肯定会涉及到。至于走势怎么样,要在今年秋天召开的临时国会上,才能看出一点端倪。

    美日同盟强化的背后

    南方都市报:如何评价安倍在任内力争要使日本成为一个正常国家和政治大国的努力?

    吕耀东:日本作为一个曾经的军国主义国家,在20世纪前半期给亚洲周边国家带来沉重灾难。虽然二战已经结束71年了,但从历史时段上看,时间并不久。日本本应深刻反思所犯的罪行,但像安倍这样的保守政客不仅没有反省侵略历史,反而屡屡推卸战争责任。甚至可以说,日本社会都没有深刻反省曾犯下的侵略罪行。现在在日本保守势力的推动下,反而兴起一股历史修正主义思潮。可以说,自民党的一些政客已经从后台走向前台,在主导这股思潮,不仅参拜靖国神社,还否定强征慰安妇和南京大屠杀。不仅自民党的一些议员,安倍内阁的一些阁僚及安倍本人,都在任内参拜过靖国神社,历史修正主义已变成实际行动。

    日本只有在深刻反省军国主义侵略历史的基础上,像德国与纳粹彻底切割一样,彻底承认军国主义侵略罪行,才能被周边国家接受。但现在不仅没有彻底切割,反而意图淡化甚至否定侵略历史,怎么能让周边国家放心而不存疑?现在日本想通过价值观外交,通过经济银弹外交的手段,来拉拢周边的个别国家,力图让他们忘却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历史记忆。所以,即使安倍政府解禁了集体自卫权和成功修宪,也很难让人相信日本是深刻反省侵略历史,未来是走和平主义路线的国家。

    南方都市报:日本兴起的这股历史修正主义思潮中,美国扮演了什么角色?

    吕耀东:美国的实用主义起了“放任”日本的作用。二战结束后,随着两极格局的形成,美苏对峙,日本成为美国在东北亚对抗苏联的桥头堡。美国不仅释放了日本的一些甲级战犯,包括后来曾担任过首相的安倍外祖父岸介信,并与日本签订了“安保条约”。而随着2009年美国开始实行亚太再平衡战略,遏制中国的崛起,美国需要日本做马前卒。美国鼓励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放任甚至纵容安倍政权的历史修正主义,对日本否定侵略历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美国更多地想通过美日同盟关系,维持美国在东北亚和东南亚的既得利益。但对于中日争端和日韩争端,美国又区别对待。美国不愿意看到它在东北亚的两个盟国发生争吵,关系恶化,会尽力调解慰安妇问题。但在钓鱼岛问题上,美国是明显偏向日本的。

    南方都市报:一种观点认为,日本最不能接受中国的崛起,而中日两国的对抗具有战略对抗性质,你怎么看?

    吕耀东:中日两国现在可以说处于“战略竞争”阶段,以后会不会走向“战略对峙”或“战略对抗”,还需要进一步观察。日本现在对华的确没有从加强两国各层次合作,走向双赢的方向着力,更多采取的是“有你没我”的零和博弈思维。在安全层面上,在中国周边不断制造矛盾,甚至介入南海问题,充当激化矛盾的幕后推手。强化价值观外交,渲染中国威胁论,丑化中国,这些都是一种极其不正常的心态,不愿看到中国的稳定和发展。中国在近代是近贫积弱,饱受列强凌辱,但不可能永远如此,日本必须一改过去看待中国的不良心理和态度。

    南方都市报:日本为何会跟从美国遏制中国?

    吕耀东:从日本明治维新以来,日本一直都是跟着列强走,要脱亚入欧。先是结盟英国,发动了对中国的侵略战争。后来野心不断膨胀,日英同盟解体。二战后成为战败国,又与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建立了同盟关系,想借船出海,扩大在东亚地区的影响力。近年来跟从美国遏制中国的发展,实际上是没有看清中国综合国力提升的客观必然性。日本只有正确对待历史问题,在东海岛屿问题上管控分歧,实现中日合作和地区和平,才是它的较佳选项。若中日关系真的走向战略对抗,未来不仅伤及双边更会波及地区和平稳定,但日本至今仍一意孤行,制造事端,割裂东亚,破坏东亚地区和平。

    □南都记者 陈建利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