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构建预警防范机制,应对安全风险挑战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8月14日        版次:RB10    作者:张天潘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南方和北方地区先后遭遇强降雨袭击,多地出现洪涝灾害,居民生命和财产安全受到威胁,也暴露出城市安全风险预警方面存在短板。实际上,近年来国内重大自然灾害呈多发趋势,事故灾难也接连发生,如去年6·1东方之星旅游客船倾覆事件、天津港8·12特大火灾爆炸事故等,均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和严重的财产损失。此外,国际安全风险也在升级,尤其在“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中国加大“走出去”步伐,国际摩擦增多,带来新的安全风险。新时期,各种因素交织使安全风险呈现复杂化,如何防范安全风险已经成为各界关注的课题。日前,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社会工程系统研究中心举办了“构建安全风险预警机制”研讨会,政府、高校、研究机构等相关专家、学者共同聚焦中国安全现状,探讨应对新时期安全风险挑战新思路。

    新时期公共安全风险更具复杂性

    闪淳昌(国务院应急管理专家组组长)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公共安全形势总体平稳,但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公共卫生事件和社会安全事件等各类公共安全事件总量居高不下,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巨大。

    首先,自然灾害是全球共同面临的挑战,特别是亚洲地区,各种巨灾不断发生,如印度洋大海啸、日本3·11大地震、我国汶川大地震等。现在发生极端恶劣天气事件几率越来越大,“十三五”期间,我们国家地震的风险也有所增加。其次,事故灾难数量总体在下降,如2002年全年因事故灾难死亡的有14万人,去年下降到了7万人,这是很大进步,但是每年事故灾难死亡将近7万人还是太严重了!再次,公共卫生事件方面,近十年来,我国每一两年就会有一种新发的急性传染病出现,比如2013年我国发现的H 7N 9,造成690人发病,280人死亡,当年禽产业损失就达200多亿元。另外,传统烈性传染病如鼠疫,也存在死灰复燃的风险。青海去年发生个别案例,及时控制住了,但是青藏铁路修通以后,老鼠也会坐着火车跑到内陆来。最后,社会安全事件突发风险加大。原来我们以为恐怖袭击离我们很遥远,但是有些事件警示我们危机可能就在身边。

    当前公共安全问题呈现了复杂性加剧的特点,主要表现在以下三点:

    第一,自然和人为的致灾因素相互联系、互相影响,甚至互相转化。去年,我担任“东方之星”客轮翻沉事件专家组组长处理这个事件,认定这是一起突发罕见强对流天气带来强风暴雨袭击导致的特别重大灾难性事件,但是我们还查明,“东方之星”船长及当班大副对风险认知不足,在紧急状态下应对不力,船长在船舶失控倾覆时,没有向外发出求救信息。

    第二,既有社会矛盾和新生社会矛盾相互交织。

    第三,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因素相互作用。各类潜在风险源增多,防风险难度越来越大,比如前两年青岛油管泄漏爆炸事故,造成重大伤亡。去年天津港8·12特大火灾爆炸事故,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经济损失在我国破纪录,达到将近70亿元。

    现在我国每一天有800多万职工在矿井下作业,有4000多万人在建筑工地施工,有几十万人次在乘坐飞机,几百万人次在乘坐火车,上亿人在公路上出行,现在仅北京、上海、广州的地铁每天就有2600万人次乘坐,每年大概有2 .5亿吨危化品东运西输、南来北往。我国陆上还有12万公顷的油气管线,而且城市地下管网系统复杂庞大,诱发事故和事件的各类不确定因素越来越多。在这样一个公共安全形势的严峻挑战面前,中央提出健全公共安全体系,加强应急管理,这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特别要注意以下问题:

    第一,树立新时期公共安全新理念。相关部门特别是领导同志的观念一定得转变,从举国救灾向举国减灾转变。

    第二,坚持安全发展,预防为主。从不惜一切代价去处置,转向千方百计做好准备,立足应对大灾和巨灾危机。

    第三,推动国家安全与公共安全体系建设的协同发展。应该建立健全国家安全战略引导机构,加强公共安全与应急管理体制机制建设,把整个国家安全工作和公共安全工作统筹协调发展。

    第四,提高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包括以风险治理为核心的基础能力建设,监测预警能力建设,指挥协调能力建设,保障运输、通讯等。

    第五,进一步坚持依法治国,特别是贯彻实施宪法、突发事件应对法。另外我们呼吁国家出台综合防灾减灾法律体系,因为现在的法律都是单灾种,缺乏综合协调。

    第六,领导同志在灾难面前要勇于负责、敢于担当,增强应对危机和风险的能力。现在有的人不想为、不能为、不作为,这个问题在危机面前同样显得很突出。

    总而言之,我国要认真研究新形势下的风险挑战,防止小风险演变成大风险,防止单一风险演变成综合性风险,防止局部风险演变成区域性或系统性风险,防止经济风险演变成政治风险,防止国际风险演变成国内风险。

    大数据集成预警应对城市风险

    杨宏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研究员)

    城市是一个优质资源高度集中的环境,不同资源都聚集在这里。从政府管理视角来看,城市风险应该预警什么?如果不论长的、短的都预警,政府永远忙不过来。政府管理往往是预警短板,因为是问题导向,当一个问题比较显著,它就会预警。短板有两个方面:中长期的短板和眼前的短板。中长期的短板有专家的分析,中长期数据比较容易得到。所以我国城市治理更关注的是眼前现实的短板,甚至隐形的短板。这些短板不能忽略,短暂的忽略就可能爆发大问题。

    城市风险预警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大事件预警,比如8·12天津港大爆炸;第二个是大数据集成预警,依靠现实中的数据集成。学者所获取的信息和数据往往是集中性的,而不是瞬间性的,但基于现实中的问题获取的数据集成很重要。美国把紧急救助热线911和非紧急救助热线311两个热线整合起来,对每天老百姓打电话的信息进行整合。投诉绩效在5%的范围内稳定,叫绩 效 稳 定 。但 如 果 超 过10%,就要在两周后开会时提出来。非紧急救助跟老百姓日常非常相关,当然美国紧急救助的反应更快。但我国非紧急救助热线非常不好,那个电话往往是打不通的。北京市每个区基本都有100部热线,连非紧急热线都整合不了,城市神经系统的末梢相当麻木。大数据信息本来应该集成,但是做得不好。

    城市风险预警抓手有哪些?有几个事情我们要做:第一,整合热线电话,构建政府与市民之间的平台。实际上政府应该作为一个整体出现,今天的政府太碎片化了,每一个委办局各自为政。在市场经济情况下,公共管理发展到了一定程度,政府要整合原来碎片化的结果,可以进行外包。第二,要识别风险,提升政府反应速度。北京是个超大城市,不能以市搭平台,一搭必定是失败的,因为面对3000万人口,要强调以区为主,然后把街道做实。北京每个街道办事处,就相当于美国的一个城市。中国的区政府实际上是市政府的派出机构,街道真正是跟老百姓打交道的。第三,推进政府绩效评估,提升行政部门的责任感和公共服务绩效。

    构建社会安全风险防范及预警机制

    林坚(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研究员、社会系统工程研究中心主任)

    现在我国面临的风险是多方面的,国内外形势不确定性、不稳定性增多。国内风险包括生态安全和资源安全风险、科技安全风险、经济安全风险、信息网络安全风险、政治风险和意识形态风险、社会安全风险等;国际风险主要体现在面临现实的、潜在的局部战争危险,非传统安全威胁上升,海外利益风险以及战略格局变化带来的风险。

    不确定性是社会风险的基本特征,已经成为一种社会常态,例如核设施建造、基因工程、化工技术。社会风险具有扩散性,在条件和时机成熟时,会以相当快的速度传播和扩散,甚至引发危机。社会因素的复杂化和不确定性是产生社会安全风险的现实基础,社会结构转型是社会安全风险激化的主要源泉。在这种状况下,要着力构建社会安全风险防范及其预警机制。

    第一,要建构风险诊断及风险防范机制;第二,要制定相关应急、防范预案,守住底线,要有底线思维;第三,建构系统应对安全风险的理论和方法,运用社会系统工程理论和方法,进行社会安全风险防范和预警机制研究,突出可行性、操作性、实效性;第四,进行安全预警、风险预警、危机预警,这方面要建立信息预警系统、后果预警系统、危机预测系统、危机预控对策系统等;第五,强化安全责任;第六,构建“安全网”。构建安全风险的预警机制,保障生态安全、人身安全、财产安全、食品安全、网络安全、文化安全、环境安全、心理安全等各方面的安全。各种威胁和挑战联动效应明显,因此必须强化系统思维、底线思维。对内求发展、求变革、求稳定,建立公共安全体系;对外求和平、求合作、求共赢,推动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

    最后,还要突出智库预警器的作用。因为智库是智囊团、思想库,要保证政府不出现决策失误,特别是战略性、方向性、颠覆性的错误,就要发挥智库预警和纠错的功能。智库应该成为高度灵敏的预警器,以国家公共政策和发展问题为研究对象,以研究现实性决策问题为重心,以决策咨询为服务目标,强调实用性、时效性,对策性强的经世致用式研究。智库应当着眼于长远、宏观、全局,要练就一双“千里眼”,成为“望远镜”和“透视镜”。

    “一带一路”与海外投资风险防范

    邓智华(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创新与社会发展研究室主任)

    “一带一路”启动以后,我国面临很多海外风险,很多涉及军事、政治、文化、思想、教育、社会等方面。比如对外投资大幅增长,引发国际上对我国产生疑虑。今年以来,国家对外投资大幅增长,据统计,1至5月份,我国在北美投资达到208%的增长率,加上非洲、欧洲、大洋洲,综合平均,今年5月份总体跟去年同期相比增长69 .1%,这个数字是非常惊人的。同时,国内对内投资断崖式下跌,所以国际上质疑,中国拿这些外汇储备过去,是不是背后有什么想法?特别是以欧美为主的一些国家,近期利用他们的舆论、媒体在国外大肆宣传反华声音,对“一带一路”投资安全产生严重威胁。我们应该做民心相通的东西,除了扎扎实实做工程之外,还要懂宣传。我国话语权很薄弱,很多官方媒体缺少跟各国民众直接沟通的渠道。在巴基斯坦事件里面,被英文报刊控制的媒体,发表的都是印度和美国记者的一些偏见,但是中国这方面的声音,在海外华文或者是海外法文、英文明显缺位。

    怎么来加强对外投资风险的研究防范,我认为要努力发展信用保险机构,因为海外投资受到东道主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等诸多方面影响。完善对外投资的风险预警机制,可以通过建立直接对外投资的风险基金,设立国家风险研究机构,并定期发表对外投资风险报告,为我国对外投资提供保障。我国国际律师、会计评估等中介机构极缺。国家发改委今年搞了“一带一路”海外投资双向投资报告,发现我国的国际法,包括国际会计咨询方面的机构严重短缺,这对企业在解决投资争端、仲裁方面明显不利。

    同时,要加强对外服务体系建设,要鼓励各行业、各省市建立对外投资产业和企业联盟,加快建设全国性的企业联盟,最好是建立对外投资合作一站式的服务平台。从项目、资金、信息,包括创新创业、投融资服务机制,提供全产业链的服务。尤其我国在知识产权这一块很为外国诟病,所以要加大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这有利于我们在海外的形象。

    整理:南都评论记者 张天潘 实习生 胡明山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