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汤显祖的漂流心曲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8月14日        版次:RB06    作者:李怀宇

    《汤显祖的岭南行———及其如何影响了〈牡丹亭〉》,周松芳著,南方日报出版社2 0 16年7月版,28 .00元。

    李怀宇 编辑,广州

    2006年12月,白先勇主持的青春版昆曲《牡丹亭》到中山大学演出,白先勇先生时,专门提到《牡丹亭》中的男主角柳梦梅是广州人,其中有唱词:“想我柳梦梅,在广州学里,也是个数一数二的才子。”白先勇说:“柳梦梅是柳宗元的后代,后来流落到广州,他从南到北寻找他的梦中情人。”

    白先勇曾和中山大学名教授黄天骥探讨学术问题。黄天骥教授说:“我觉得《牡丹亭》很特别,青春版《牡丹亭》尤为成功,所以跟白先勇先生能够谈得来。我当时跟白先勇先生说,柳梦梅是岭南人,而且是广州人,他具有岭南人的性格。”而在黄教授看来:“广东人的性格,总体来说,是既生猛,又淡定。生猛与淡定是一对矛盾,二者又相互交融。生猛则灵活机敏,但不易持久;淡定则恬静豁达,但也有好享受和进取心不足的一面。”

    《汤显祖的岭南行》作者周松芳是黄天骥教授的博士生。此书专写汤显祖贬谪岭南,带领读者重寻汤氏的心路历程。作者具有深厚的学术功底,笔下生花,写得举重若轻,使这本严谨的著作读起来如同欣赏游记,毫无生涩之感。

    在文化史上,汤显祖贬徐闻,如同韩愈贬潮州、苏轼贬儋州。余英时先生《会友集》中有文《漂流:古今中外知识人的命运》论道:“‘漂流’曾经是古今中外无数知识人的命运,但正因为‘漂流’,人的精神生活才越来越丰富,精神世界也不断得到开拓。仅以中国而论,如果剔除了历代的漂流作品,一部文学史便不免要黯然失色了。”余先生举了韩愈与苏轼为例:“唐、宋时代著名士大夫的谪戍往往起于他们极言直谏,评弹朝政,用现代的话说,他们都是所谓‘在体制内持不同政见者’。韩愈因为上《论佛骨表》,遂至‘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苏轼也由于反对新政而屡遭贬斥,最后更流放到海南岛。但是我们不能忘记,当时无论在朝还是在野的士大夫,不但不以这种贬逐为耻,而且恰恰相反,视之为莫大的荣耀,所以朝廷每贬逐一次,持不同政见者的声望却为之提高一节。”汤显祖的岭南行,也可作如是观。他的南行心史,正以先贤之志自勉。而他的漂流诗文,在其一生著作中尤显突出。

    周松芳重温汤显祖的岭南夙缘,郑重地点出:“更何况,汤显祖在岭南,除早有夙缘,还颇有乡谊故旧以及仕宦僚属等现世的情缘!这一方面使他得以熟悉了解岭南的气候物产、生活习俗,至少不至于有一种陌生的远行的恐惧;另一方面,一路上也可得到种种照拂。对贬谪之人来说,这些都是莫大的慰藉。”而当年岭南士子对汤显祖的态度,是温情脉脉,是热情款待。汤显祖与岭南好友唱和之作甚多,且时有佳作,足见情非泛泛。因此,周松芳谓:“因为这诸般的岭南情缘,所以汤显祖到岭南,有时便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对这些情缘的考察,对于我们了解和体察汤显祖岭南之行的心态,及其对于汤显祖后来戏剧创作的影响,都是必要的和有益的。”

    “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周松芳在《走广风潮连赣粤》一节中特别指出,汤显祖故乡临川,“从宽泛的意义上讲,临川正处在从南京到广州这条最重要的‘走广’路线上;在四十一岁那年,汤显祖被贬徐闻,也可谓‘走广’了一回。”而让人颇感新奇的是,周松芳写道:“商贸繁盛,往往伴以歌舞风月的繁盛;当时的人把风月病也称为‘广货’,也反映了商贸繁盛,多与走广和广货有关。……因为这种‘广货’及走广,当时还形成了一个谚语———少不入广。巧合的是,据徐朔方先生考证,汤显祖正死于梅毒。”这揭示了汤显祖所处的时代风情,可见《牡丹亭》中所彰显的爱情甚至开放思想,也正是那个时代的产物。

    汤显祖在岭南所写的诗文中饱含深情。汤显祖在徐闻短暂的时光里,为本地人津津乐道的是讲学布道。其《徐闻留别贵生书院》云:“天地孰为贵,乾坤只此生。海波终日鼓,谁悉贵 生 情 ?”而 他 讲 学 布 道 之余,又有泛海之乐。周松芳说:“曾经岭海难为水。岭南及徐闻,是汤显祖后来岁月的一个不息的关切。”

    借助周松芳所探寻的汤显祖心灵史,读者恰可理解《牡丹亭》中的岭南元素。汤显祖的《牡丹亭》在话本《杜丽娘慕色还魂》等的基础上改编创造。可是,在原来的话本中,柳梦梅乃四川成都府人。到了汤显祖的《牡丹亭》,将柳梦梅改成了敢作敢为、多不避忌的岭南才子。周松芳的导师黄天骥也曾论述:“我不是说,汤显祖在塑造这个人物形象时,已经取得很大的成功。但无论如何,柳梦梅是今古情场中的勇敢份子。所以,明代的潘之恒认为,柳梦梅和杜丽娘都是情痴,只不过‘杜之情痴而幻,柳之情痴而荡’。荡,就是放荡,就是在现实生活中,敢于左冲右突,不受任何拘束。也许,汤显祖曾被贬于徐闻,对岭南风物稍有认识,所以对柳梦梅这岭南才子的特性,也企图有所表现。”

    《牡丹亭》流传数百年,如今通过白先勇的“青春版”,还能打动年轻人的心。而《牡丹亭》作者汤显祖的一段人生旅程,通过周松芳的《汤显祖的岭南行》,更可探索知识人的漂流心曲。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