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届现代奥运会背后的希腊民族复兴梦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8月14日        版次:RB11    作者:昭杨

    浮世阅史

    ●昭杨(旅法学人)

    1894年6月24日是现代奥运史上值得铭记的一天,刚刚创立的国际奥委会将首届现代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主办权授予了希腊雅典。当时的希腊是欧洲一个不发达的小国,国力财力都极其有限,何以独享主办首届现代奥运会的殊荣?

    一般认为,现代奥运会选择雅典作为起点有两大原因,从历史上看,希腊是古代奥林匹亚运动会的故乡,在这里举办首届现代奥运会是对古代奥运精神最好的传承。另外,“现代奥运之父”法国人顾拜旦男爵作为贵族,热爱古希腊文化,他甘愿让祖国的巴黎主办第二届奥运会而让首届现代奥运会回到故乡。这两种观点都不太符合事实。

    奥运文化在欧洲的复兴并非在19世纪末期一蹴而就,早在18世纪初,伴随着法德英考古学家在希腊奥林匹亚地区的挖掘,古希腊世界的文化和政治理念就在欧洲贵族和知识圈内引发了浓厚的兴趣。不但诸如伏尔泰、孟德斯鸠和卢梭等启蒙思想家认为当以古希腊精神改造当时欧洲社会,连法国大革命也带有浓厚的古典政治文化痕迹。早在1796年,法国政府就在巴黎依照古希腊奥林匹亚精神举办“共和国奥林匹亚运动会”。到了19世纪,更多以古希腊奥林匹亚为主题的体育竞技节日在英国、法国、德国及希腊本地举行。因此早在现代奥运会开创之前,欧洲多国曾举办过效仿古希腊的体育竞技活动,但当时并没有欧洲人认为这些竞技活动需要在希腊本土举行。首届国际奥委会成员中就有人主张由伦敦或布达佩斯举办1896年首届奥运会。

    “现代奥运之父”顾拜旦男爵虽然出身贵族家庭,得到良好的古典文化教育,但他本人并不是古希腊文化的仰慕者。其实,直到1892年顾拜旦才提出在全世界范围内复兴古代奥运会的规划,在此之前他一直是法国体育教育的热心推动者。他认为法国在1870年普法战争中惨败于普鲁士的重要原因是国民特别是法国青少年的体魄不够强健。正因为顾拜旦对体育事业的热爱背后是对其祖国法国命运的关切,所以他一直主张由巴黎主办首届奥运会。在他的设想里,巴黎奥运会将于1900年和当年的巴黎世博会同步举办。但是当时法国体育界对于复兴奥运会的设想并不热衷,而且顾拜旦担心如果首届奥运会拖到1900年才举办,可能会让19世纪90年代初各国复兴奥运的普遍热情逐步消退。所以,选择雅典代替巴黎作为首届奥运会的举办城市是顾拜旦面对现实的妥协。可是顾拜旦为何偏爱雅典而不选择条件更好的伦敦或布达佩斯呢?除了希腊和古代奥运的历史联系外,当时希腊人,从国王到平民对于奥运的热情和支持是打动顾拜旦及国际奥委会的重要因素。

    19世纪末的希腊对复兴奥运充满热情不仅因为奥运会是对古希腊遗产的继承和发扬,还因为奥运会寄托了希腊的民族复兴梦。19世纪是欧洲民族主义兴起的世纪,希腊也于1830年从奥斯曼帝国赢得独立。但是此时的希腊距离拜占庭帝国灭亡已有五百年之久,希腊之所以能赢得独立,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英法俄三强的干涉和保护,也有赖于诸如拜伦和夏多布里昂等古希腊文化仰慕者的鼎力支持。所以,独立之后,希腊政府为了清除和抵制奥斯曼帝国的影响,有意识地淡化中世纪和近代希腊历史和文化,将现代希腊直接和古希腊相联系,用古希腊文化作为对内增进民族凝聚力,对外和欧洲列强进行文化外交的武器。因此,首届现代奥运会的举办对于希腊而言绝非单纯的体育赛事和传统复兴,更是提高希腊国际声誉,展现希腊人新形象的重要窗口。

    在雅典举办奥运会不仅在希腊民众中激起了热情,也符合当时希腊君主的战略意图。19世纪的绝大部分时间里,希腊国王一直由外国王子充任,这是因为希腊的独立需要欧洲列强的维护,因此希腊国王往往由英法俄三国共同指定。不过,第一任国王、来自巴伐利亚的奥托一世因为在诸多国际事务上和希腊民众相悖,被希腊军队发动政变推翻。来自丹麦的乔治一世成为新任希腊国王,乔治一世吸取了奥托一世被推翻的教训。他亲近希腊民众,颁布了新宪法,同时承诺他将继续实现希腊人的“伟大理想”,即收复所有希腊人世代居住却被奥斯曼帝国继续占领的领土,包括君士坦丁堡、塞萨洛尼卡和克里特岛等地。

    然而此时希腊面临的国际环境已经和独立初期有很大不同,奥斯曼帝国已经沦为“欧洲病夫”,成为俄国和英法两国在近东对峙的焦点,俄国要尽可能削弱奥斯曼帝国,获得出入地中海的通道,而英法则为了阻击俄国,努力维护奥斯曼帝国的存续和领土完整。乔治一世明白,要实现收复领土的目的,希腊必须和俄国联盟,所以他迎娶俄国沙皇尼古拉一世的孙女为王后。在俄国的支持下,乔治一世于19世纪80年代收复北部的色萨利地区,并推动克里特岛成功摆脱奥斯曼帝国统治,获得自治地位。但是,乔治一世的收复国土行动不但不符合英法保护奥斯曼帝国的外交战略,还有可能引发巴尔干半岛的民族主义浪潮,让俄国乘虚而入,英法对此非常不满。总之,当时希腊和英法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改善与英法的外交关系成了乔治一世的重要任务。

    现代奥运会的创办给了乔治一世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雅典主办首届奥运会不仅有利于改善希腊国家的形象,增强希腊人的团结。各国运动员和观众前往希腊比赛和观战本身就有利于希腊通过古希腊文化向西欧发起文化外交攻势。因此,乔治一世给予首届现代奥运会高度的重视。当时希腊因为长期积贫积弱,欠下巨额外债,首相特里库皮斯宣布出于财政因素考虑,要求缓办奥运会,乔治一世立即将首相解职。在乔治一世的有力推动下,希腊王室贵族、富商大贾纷纷解囊捐赠,解决了首届奥运会的经费问题。

    由于交通和通信条件限制,首届现代奥运会只有241名运动员参赛,除了希腊外,只有英法德美派出10名以上运动员参加,这些国家都是当时的体育强国,其余运动员也主要来自欧洲。由于当时盛行的性别和种族偏见,女性和黑人还无法参赛。但即使如此,希腊作为主办方还是精心设置了奥运会各项议程,首先是开幕式,开幕式被定在东正教的复活节和1821年希腊人民武装起义反抗奥斯曼帝国的纪念日,试图表明希腊在宗教和政治两个层面实现了双重复兴,接着希腊国王和太子亲自出席开幕式并检阅了包括希腊队在内的各国代表团,有记者评价直到这一刻希腊才重新回归欧洲大家庭。在比赛和颁奖过程中,希腊人也处处凸显古典因素,比如首届奥运会的冠军和亚军将分别获得橄榄枝和月桂枝编成的桂冠,这是古代奥运会胜者的奖励。国际奥委会首任主席维凯拉斯还亲自为首届奥运会挑选了带有浓厚古典希腊文化印记的奥运圣歌。希腊努力营造的古典奥运氛围给前来参赛的各国选手和记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有法国历史学家评价,首届奥运会因为赛程的安排仓促而乏善可陈,经济收入也无利可图,但希腊凭借此次奥运会首次成为世界的焦点并借此重新融入欧洲。从这个角度来说,希腊借助首届奥运会完成了一次精彩的体育外交行动。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