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品艺的“逸品”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8月07日        版次:RB08    作者:郑子成

    《书画印艺的象与神》,谷卿著,长春出版社2016年5月版,32 .80元。

    郑子成 博士生,广州

    若论篇幅,这本《书画印艺的象与神》并不很大;看书名和内容,则有龙象之体,鲲鹏之态。篇幅小的著作,如果做个案研究,或者找准一个切入点,做得精致不难,难的是免于局促。要是以小书谈大问题,则考验作者的眼光、魄力和学养,如谷卿拈出“象与神”作为统摄,行文中又时时贯通着辩证的思考——— 比如疏与密、真与幻、道与技等,通达而全面,避免了极端、片面和标签化,“大题小作”而没有流于戏说,这是很重要的原因。

    如今,一般的艺术史写作受“专业主义”驱动,重在“建构”,或挖掘内在理路,或着眼外部影响,不变的是以“客观”为皈依,滤去主观感受。这样的学术著作有如解剖刀,见肉、见筋、见骨,但总有刀锋划过皮肤的冰冷。谷卿则在品读、临习作品当中与古人声息相通,体味其中所透出的悲喜、升沉,所以书中才有了深情而动人的表达:“台北湿漉漉的天气让我想到或许适合写写《寒食帖》,几十遍通临下来,我竟一下子走进了诗里帖里。古人以忠孝为最高的道德标准,彼时的东坡却经历着‘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的痛楚,那种‘死灰吹不起’的潮湿、困顿、沉重、遗憾、潦倒和欲哭无泪,简直穿越千年,扑面撞来。”藉由这样的文字,我们也得以亲近古人。

    丰厚的情感与兴味并不等于信口开河,谷卿虽不斤斤于百般引证,千番论辩,其轻松自如的“讲述”背后实有细密的逻辑、深厚的材料。又得益于多年的学术训练,他对艺术的解读并不止步于“妙赏”,更能从文化、思想、政治、器物等方面切入,立体地把握书、画、印的“常”与“变”,会心者自有一笑,异辙者亦不目为凿空。

    除了立足宏观,见字如面地娓娓“讲述”外,书中对一些具体问题多有辨正之功,如工与写的关系,元和脚所指,符、印的先后,可谓小扣小鸣,大扣大应。辨正之余,尚有发明。印泥的颜色人人熟睹,而印红、墨黑、纸白三种颜色又在色彩构成上有强烈而鲜明的美感,因此,印用红色,似乎天然就有不需论辩的合理性。谷卿却能“于无声处听惊雷”,察觉到印泥印色与血崇拜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并熨帖地把这一联系落实到道教的术法体系中,即能以寻常的材料解决不寻常的问题,靠的就是敏锐的学术触觉。

    当然,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这本书的面目,是因缘所至,掩卷却还有人力未尽之感。作为读者,我不应该对作者求全责备,但出于私心,我总想知道,通透的思想,要是用以解答更多的问题,乃至构筑更严密的体系,又会是什么一个模样?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