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猴之将死,其情亦哀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7月17日        版次:RB12    作者:滢

    ↑猴王陪伴着受伤的猴子D M。 →猴子D M最终倒地而亡。图片来源:B B C

    母猴玛丽死去后,众猴围绕在它身边,久久不忍离去。图片来源:B B C

    走进猴子的情感世界,你会发现它们也像人类那样有喜怒哀乐,它们会为同伴的死亡而悲伤,难过。它们的行为,折射出人类的进化历史。

    伤感行为折射情感的进化步伐

    当孤儿Thomas死去的时候,同伴Pan非常忧伤。当然,伤心的还不只Pan。同伴们围坐在T hom as身边,即使开饭时间已到,也不愿意离去。

    您知道吗?这是发生在猴子群里的一幕。Thomas是一只猴子,很小就没有了爸爸妈妈,在猴群里长大。如今,当它离开人间时,同伴们围绕在它身边,大家抚摸着它的身体。在它的尸体被拉走之前,有只雌性猴子甚至用草给它刷牙。

    类似Thomas这样的死后遭遇,远非第一次被人们发现。不过,Thomas的故事确实是第一次被人们拍成纪录片,成为最好的档案之一。

    也许更加令人意外的,是以下两种猴子———它们比类人猿更加像我们人类———它们生活在荒野上,行为与上述猴子群相似。人们观察到,对于同伴的死,它们都有同样的认知,都深感悲哀。

    由于它们生活在野外,这种伤感的行为导致它们很容易被狩猎者追捕。于是问题来了。它们为何如此伤感?寻找其中的答案,或许能帮我们人类了解情感的进化步伐。

    杨斌(音译)来自中国西安,在陕西社科院工作。他已经对130多只野外金丝猴进行了10多年的研究。这些金丝猴聚居在中国陕西所在的秦岭山脉,大多数猴群基本上都由一只公猴、几只母猴组成,也有一些猴群是纯粹由公猴组成。

    2013年12月,杨斌注意到,一只名叫D M的母猴从猴群里消失了。三天后,它终于出现,但似乎迷失了方向,只是待在猴群的边上。领头的猴王走到D M身旁坐下来,轻轻地触碰了它两次,还为它梳理毛发。其他猴子也远远地看着它。接着,猴王和D M攀上了旁边的树上。D M这时肯定是非常虚弱了,因为大约30分钟后,它跌落下来,头撞在石头上。它一动不动地躺着,偶尔抽搐一下,呻吟两声。

    D M显然受了重伤。猴群的其他成年伙伴马上从树上滑下来,聚在它身边,梳理它的毛发、抚摸它的身体超过一个多小时,还不时发出求救呼号。

    当天色变黑时,大多数猴子离开了,但猴王依然留在它的身边。DM后来还强打精神,挣扎着要追随其他猴子,但还没有走几公尺,就倒地而死。

    猴王温柔地摸摸D M的手,梳理它的毛发,抱了抱它,猴王自己也梳理了一下。与以往不同,猴王停留了很久,但最后还是回到山林深处。

    猴子也有关心、同情与陪伴

    当杨斌从田地里回来得知一切后,他将自己的观察反映给日本京都大学灵长类动物学家Jam es A nderson,一位专门研究灵长类动物死亡学的专家。Jam es A nderson认为,很难说其他猴子当时就明白DM已经垂危,但它们比以往更加关注、更加照顾它。猴子们显示出“对改变的理解,说明它们对严重疾患个体的同情”。

    杨斌和Jam es A nderson将研究成果发表在2016年5月出版的《当代生物学》杂志上。

    另外一份报告发表在2016年5月的《灵长类动物月刊》上,它描述了巴巴利猕猴发生在2013年9月、持续一年多的四宗死亡案例。事情发生在摩洛哥伊夫兰国家公园,研究者们观察到,在游人如织的道路旁,猴子们总是长时间打架抢食物,结果有很多猴子被经过的汽车碾死了。

    研究者们观察最早、最多的一只猕猴,是猴群中排位最高的母猴王玛丽。

    有一次,玛丽被一辆公共汽车碾压,伤势严重。不过,它还能坚持着,爬到旁边的大树上。两只成年公猴看到了这一情形,立即上前抚摸玛丽的伤处。当其他猴子纷纷离去,回到平时自己睡觉的地点时,一只公猴返回来,为玛丽梳理毛发。天黑后,另外一只公猴,后来人们确认是IS,回到玛丽身边,一直陪着它度过了整个夜晚。

    第二天一大早,研究者回到现场后,发现玛丽已经死去,但IS依然坐在它的身边,陪伴着玛丽的尸体直到中午,其间只是离开片刻去吃点东西。这一举动非同寻常,因为一般而言,猕猴通常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在吃上。

    而其他的猴子,也花了很多时间陪伴着玛丽的尸体,还有些猴子为玛丽梳理毛发。它们还展现了与焦虑情绪相关的行为:抓挠与打哈欠。

    玛丽的尸体在晚上被移走,当时公猴王尖叫连连声音凄厉,研究者们大受震撼。

    另外两宗死亡案例,分别是一只未成年公猴和一只雌性猴宝宝的死。当它们死去尤其是遗体被拉走时,众猴都变得非常不安、尖声喊叫。那位猴宝宝的母亲,一直搂着宝宝的遗体,直到孩子的遗体被拉走。它的神情充满绝望。

    英国汉普顿大学的PatrickTkaczynski目睹过猕猴之死。他说,猕猴对死亡的反应也如同金丝猴,毫不奇怪。

    “相比于其他的猕猴,北非的猕猴有着‘嬉皮士’的名声,众所周知,它们之间形成了长久的社会关系。”PatrickTkaczynski表示,“正因为它们有这么密切的社会关系,我们可以预想,一旦它们的朋友或者亲人死去,它们就会有强烈的反应。”

    动物和人一样有感伤情绪

    既然有如此密切的关系,当同伴死去时,它们会显示出饱受压力或者焦虑重重的样子。

    “要完善或者切断与另一个体的社会联系,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James Anderson指出,“我觉得这可以解释为什么濒死的猴子不愿离开同伴,同伴也不愿意它们离去。”

    尽管人们很清楚,同伴的死去会引发猴子的悲伤情绪,但T kaczynski和Anderson都很不敢确认猴子们的悲伤是真实的。但其他研究者却很确信这一点。

    BarbaraKing是人类学家,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玛丽·威廉学院工作,主要研究动物的悲伤情绪。她发表了两篇研究报告,证明动物有感伤情绪。

    “我推断动物有感伤情绪,这需要我找出证据,证明在伙伴或者亲人去世后,幸存者有感伤行为及反应。”King说,“我正在找证据,证明动物们在亲友死后行为也有改变,尤其是那些与死者关系亲密者,它们的反应更加明显。黑猩猩和猴子身上发生的事情,证明了这一点。”

    “你们可以观察一只动物在守护同伴尸体时的情景。对与它关系密切的动物之死,你可以看到它情绪激动,从开头的5分钟到一个小时。”她研究动物很多年了,多次发现动物有类似的情绪。

    2006年,在一些雌性狒狒丧失亲人后,研究者们测量出它们的荷尔蒙激素与以往不同。他们在观察后发现,狒狒的荷尔蒙激素上升,这与人类的情况相似。

    研究者还发现,雌性动物对自己子女的情感非常深,这种情感在子女死亡后尤其强烈。

    2009年,研究者在对日本的猕猴进行了24年的长期研究后发表论文指出,他们记录了157宗案例,发现母猴在子女死后,会继续抱着尸体不放,甚至有一只猴子连续抱了17天,尽管尸体已经开始腐烂。此外,亲友的去世对动物的生活也造成巨大的影响。

    “为什么我们要怀疑它们有感伤情绪?”人类学家K ing说,“我们知道猴子是聪明的动物,它们有等级制度,它们的社会关系特别强。我一点都不奇怪,它们会对亲友的去世感到悲伤,我们能明白它们在丧失亲友后的表达方式。”

    观察动物有助于了解人类情感

    人类和其他的灵长类动物一样,生活在高度社会化的世界里,和朋友、亲人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我们依靠社会关系来维持我们的健康以及福利,因为研究发现,孤独会毁掉我们的健康,使人早死。

    换一句话说,拥有朋友能让我们活得更久。友谊能帮助我们舒缓血压,应对各种压力。

    英国汉普顿大学研究者T kaczynsk称,失去亲友,有可能使人的行为发生戏剧性变化,也有可能产生生理性的压力。悲伤就是最直接的结果。

    美国纽约巴纳德学院的研究者CarolynRistau表示,悲伤也有积极的作用。当朋友或者亲人去世时,人们会聚集在一起。这说明悲伤能加强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良好的关系能起积极作用,无论是对个体还是整体,都同样如此。”Ristau说,“在各个物种中,密切的关系有助于同类照顾年幼者,使群体更好地觅食,保护大家不被猎食者追杀。”

    “如果你将感伤看作是社会化情感的产物,那么当猴子对同伴之死感到悲伤时,你就不会觉得很奇怪。它们就跟我们人类一样。从它们的行为,我们看到了人类的社会关系进化史。”T kaczynski如此断定。

    原载:http://www.bbc.com/earth/story/20160616-monkeys-grieve-w hen-their-friends-die

    原作:ByMelissa Hog-enboom 编译:滢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