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何“屡屡跳票”?这十二年经历了什么?剧情粗糙又怎么说?

导演梁旋、张春,彩条屋总经理易巧对南都有问必答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7月10日        版次:GB04    作者:

    雎鸠

    读[jūjiū]。

    《诗经》里有“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雎鸠是一种水鸟的名字,即鱼鹰。传说它们情意专一。

    祝融

    这位神仙见得多了。

    古代传说中的火神,为夏官官名,与大司马是同义词。祝融是楚国社会公认的楚国始祖,也是炎帝的火师。

    读[piě]“撇”。

    原创角色,椿的爷爷。药师,医术高明,一生救人无数却救不了自己最爱的人。

    胤

    读[yìn]“印。”

    《大鱼海棠》原创角色。云仙之子,随母运天。

    观影报告:

    美哭了!算是对得起12年的等待……

    十二年,《大鱼海棠》终于赴约了……这个被谣传跳票了无数次(其实也没有那么多啦)的国漫神坑,昨天总算被填上,南都记者第一时间赶去围观填坑。你问我的观感?美则美矣,未尽善焉。

    很多人看到《大鱼海棠》之前的样片,第一反应是,“很像宫崎骏啊”。

    不过,我看完片之后,倒是没有这感觉。宫崎骏的动画里,融合了大量西方的视觉元素,带有不少水彩画的痕迹。而《大鱼海棠》的画风,还是相当程度受到中国水墨的影响。说得更具象一些,你看《大鱼海棠》更可能联想到的,是《牧笛》、《鹿铃》、《山水情》这些纯中国风的水墨动画。

    因为《大鱼海棠》本来就是个神话色彩浓郁的故事,很多中国宗教画里的神仙形象,也很明显地被借鉴在《大鱼海棠》的人物设定中。导演梁旋也透露,敦煌壁画确是他们创作中的视觉参考之一。《铁扇公主》、《大闹天宫》、《天书奇谭》,这些“上一个中国动画黄金时代”的神话向作品中,“如水如风般”的动作设计也同样在《大鱼海棠》中被重现,看上去就“很仙儿”。

    除了此前早已曝光的几位主角的形象之外,更令所长欣喜的是,《大鱼海棠》中有许多颇有想象力的细节设计。各种奇特又萌萌哒的小生物,天海相连的奇景,以及不少神奇的小物件,这些细处的设定对《大鱼海棠》那个“半神”世界的营造起了相当大的作用,的确可以让这个架空世界很有存在感。

    对于很多“壁纸党”来说,《大鱼海棠》确实达到了“随便抽一帧出来,都可以做壁纸”的程度。BUT,有些动作场面确实存在“跳帧”的不连贯感,当然,这些瑕疵放在整部片子中来看,只是小问题。至于很多人吐槽的“明明二维手绘风的动画为啥要转3D”这件事,所长的观感是“有的场景确实略暗,不过,有些纵深感比较强的场景,确实呈现出沉浸感”。

    说了《大鱼海棠》这么多好,所长也要说些“未尽善焉”的地方了。嗯,就是故事喽。作为一个架空世界,《大鱼海棠》需要阐释的世界观已经很庞大,以所长的理解力,如今这版故事对“新世界”的代入做得不错。“我们不是人,也不是神,而是‘其他人’”。这个存在于大海之下,掌管大海之上自然运行的“半神”之国,更靠近中国传统神话的设定,让中国观众更容易理解。

    不过,庞大的世界之下,也意味着支线人物和线索更繁多。《大鱼海棠》中的许多重要的配角,着墨不多,前史只能靠观众脑补,也令人物做事的动机显得突兀。而椿、湫、鲲,三位主角的情感纠葛,所长看完的感受也是有点复杂。

    椿为了还鲲的“救命之恩”这样的动机可以理解,但是,这中间的过程有点“作”。面对家人的危难和拯救爱人的选择中,椿几乎没表现出什么纠结的地方。这造成许多人对作为女主的椿代入感不够。相比而言,许多人对那个“在椿身边不离不弃”的男配角湫,反倒更多好感。不过,导演梁旋也坦言,他们对湫这个角色投入的感情确实不少,因为“如果说椿是鲲的守护者,那么,湫就是大鱼(鲲)和海棠(椿)两个人的守护者啊”。

    其实,《大鱼海棠》身上的优点和不足,也是目前国漫普遍存在的问题。如今国漫创作圈中,有想象力的视觉作者其实不少,但是,能够讲好故事的成熟动画编剧并不多。不论怎样,十二年的《大鱼海棠》都能履约,国漫的未来还是会“好看”的。

    壹

    屡次跳票?

    只公布过一次日期“2015 .11.11”他们说那不是上映时间

    在知名问答社区知乎上,有两个问题是“有没有人知道《大鱼海棠》跳票了多少次?”以及“如何看待《大鱼海棠》的屡次跳票?”问题下面的回答和讨论一度非常热烈。有人截屏《大鱼海棠》官微曾经在2014年发布的消息,“2015.11.11。十年一诺。”这个日子,曾经被许多媒体和网友当做《大鱼海棠》的上映日期。之后,《大鱼海棠》片方又澄清“上映档期还没确定,发行方光线定档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公布日期……”以及“是的,这是我们给大家的承诺,也是对我们这么多年付出开花结果的承诺。我们会努力在这个时间完成影片画面制作,最好的总在你不期待的时候来。”

    虽然,《大鱼海棠》片方将“2015.11.11”解释为“影片画面制作完成的日期”,而非档期。但是,许多网友对此的质疑,并未停息。南都记者就此询问了光线影业旗下的彩条屋影业总经理易巧,按照他的说法,“2015.11.11”本来是片方希望发布一款重要物料的日子,不想被网友误会成上映日期,“宣布档期这种重要的事,我们肯定会开发布会宣布,怎么可能随便发条微博呢”。不过,客观地说,两年前的这条微博确实容易造成误会。毕竟经过近十年等待,网友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那么,在2013年之前,梁旋和张春的彼岸天到底做了什么?曾经的《大鱼海棠》初创团队成员,如今的人气动画剧集《罗小黑战记》作者M T JJ,在今年年初发出长微博替前合作伙伴伸冤。根据M T JJ的描述,“2008年开始制作《大鱼海棠》,两年时间做完了大约20分钟。那时资金用完了,没有拉到新的投资,项目搁浅了,为了

    维持团队他们开始商业项目,接广告,尝试做游戏赚钱……”也就是说,从2009年到2013年这段时间,《大鱼海棠》实际上停止了制作。

    M T JJ也提到“那个时候的投资环境不好,没有人投资《大鱼海棠》”。关于前些年的国产动漫的产业环境,易巧也有类似的看法。“前几年,大部分动画公司和项目真的拿不到融资,因为大部分投资人对他们有业绩要求,什么时候给我利润?当时《魁拔》亏损,《大圣归来》是后来的,没有成功案例,就无法给投资人承诺盈利”。下游的终端市场也存在问题,在易巧的认知中,“国产动画对于普通观众来说,根本不是刚需,我们已经有10年不看(国产动画),因为我们可以看皮克斯、梦工厂”。

    而对于彼岸天这个小工作室来说,没有钱就意味着没有制作人员,一部动画电影至少需要上百人的团队才能保证正常制作。So,公平讲,如果你有钱没做出东西,说你跳票一点不冤枉;若真如以上所说,没有钱导致没法做东西,也确实不好说人家跳票。

    贰

    耗时太久?

    被“最复杂的几分钟”拖慢了。他们说“快工出细活,难度太大”

    从2013年底到今年暑期档上映,《大鱼海棠》的制作周期接近三年,时间长吗?其实不长。动漫产业高度发达的日本,一部剧场版动画花个三年到五年时间完成,很常见。

    不过,一个看起来正常的工期,似乎并不能抹去一切质疑。在上面提到的“如何看待《大鱼海棠》屡次跳票”的知乎问题下,有网友以知情者的身份爆料:梁旋和张春两位导演“无法找到好的中期团队,以及控制好中期团队”,导致《大鱼海棠》的制作缓慢。同时,这位网友也直指,《大鱼海棠》在寻找日韩的外包公司时,也遇到不少挫折。

    国内动画人才的断层,这个问题存在已久。以梁旋的说法,“我们在国内找不齐一个原画团队(负责描画动画中重要活动画面的一种职务,动画制作中的一个关键环节)”,当时,他们在日本、韩国、法国等地都在寻找合作团队。至于为何没有跟日本的动画公司合作?易巧坦言,日本制作公司的工艺确实比其他国家要好,但是他们接的活儿也很多,光线和彼岸天接洽的日本公司“两年内的排期都已经满了”。

    最终出现在《大鱼海棠》片尾字幕上的外包团队有两家,一家是韩国的M IR,一家是中国的震雷动画。关于核心团队和外包公司的分工,梁旋表示,“原画和中间画的部分是跟M IR合作的,其他部分都是在中国完成的”。至于彼岸天和M IR的磨合问题,在张春看来,“一开始,双方都不知道彼此的标准在哪儿”。M IR以前做过大量T V动画,好莱坞动画剧集《科拉传奇》第一季就出自他们的手笔,“他们其实是按照《科拉传奇》的标准在做,但是一个剧场版动画的要求更高,他们最初没意识到要达到我们的标准会那么困难”。张春透露,两个团队磨合的时间有几个月。

    知乎网友在另外的爆料中提到,“这个片子在去年年末(2015年)就已经完成了80%以上,但最后画面较为复杂的10分钟却迟迟找不到接手的团队。M IR那边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再继续制作,甚至韩国业界画师只要听到是大鱼这个片子都纷纷退避三舍”。韩国人的反应,张春同样提到过,“他们的作画监督,你一跟他谈到《大鱼海棠》他有点怕”。从张春和梁旋的角度看,韩国人的“退避三舍”,是“经验和品质的原因,M IR团队擅长制作打斗戏,但是,我们的片子要求的是更细腻的表演,对于他们来说理解这种情绪很困难”,同时,他们也坦承,韩国团队完成的部分,彼岸天团队又拿回来自己修改。这种返工,也确实导致了进度落后。

    “画面较为复杂的几分钟”,最终是由内地的震雷动画接手,这家位于上海的公司长期为日本动画做外包。为了能让震雷团队GET到自己要什么东西?梁旋和张春把彼岸天团队的执行导演,直接派驻到上海,一起帮忙修正画面。

    叁

    何必3D?

    做3D就是想多赚钱?他们说这是为了防盗版

    《大鱼海棠》曝光了近十年,一直都是以二维手绘动画的面貌示人。然而,就在《大鱼海棠》今年初宣布定档的前后,大家忽然发现这部动画变成了3D格式。许多动漫迷炸窝了!好好的二维动画为啥要转成3D,难道是因为3D影片的平均票价高于2D影片,大家好赚钱?!

    易巧对此的回应是:“《大鱼海棠》从2D转3D的关键原因是为了防盗版。因为2D电影很容易被盗版,转成3D电影之后,盗版的难度大大增加。难道,只为了防盗版就要冒着2D转3D带来的画面损失的风险吗?”易巧坦言,最初,他们向梁旋和张春提出转制3D的建议时,对方是拒绝的。张春直言,“我本人也是2D党,之前没想过把自己的片转成3D,但是,看过3D样片之后,这个顾虑就完全打消了,这是一种很奇特的体验,会让你的场景看起来更有景深感,是加分的”。

    至于这种加分的3D手绘风动画,观众们到底买不买账,那就是见仁见智的问题喽。

    肆

    公关危机

    私信事件、跳票延期

    公关不力,还是被黑成习惯啊?

    自从轰轰烈烈的众筹之后,《大鱼海棠》和彼岸天团队遭遇了不少公关危机,而他们面对舆论风暴的沉默也被网友解读为“冷漠”。“我们还是希望把经历放在作品上面,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大家观点太多了。无论我们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总会有人去解读,所以我们宁愿用作品去说服大家,我们是怎么样一个团队,看我们的作品就好。”梁旋如是说。

    然而,在处理一些公关事件时,彼岸天的团队确实引发了一些争议。在网络上引起最多关注的一件事,就是彼岸天同传媒大学动画学院教师薛燕平的争论。

    在跳票传言不断的时期,薛燕平曾经发过一条微博,对《大鱼海棠》跳票表示失望。此后,薛燕平又忽然晒出一条《大鱼海棠》官微发给他个人的私信:“薛老师,虽然说什么是您的自由,我们也不奢求您支持我们在做的事情,但身为传媒大学的老师,还是想提醒您,传媒大学里也有很多优秀的老师和优秀的学生在参与制作大鱼海棠,希望您能为人师表,谨言慎行。其实您表达的只是个人的想法,这没什么,只是有些怨世忌俗的学生已经把您的话拿到知乎上,引发了不少没有根据的谣言和恶意。望考虑。”

    薛燕平对这条私信看做《大鱼海棠》制作方对他的“威胁”。再谈起此事,梁旋的反应是“其实算不上争执,我们只是善意的提醒”。为何要提醒?“只是因为在我们团队工作的传媒大学老师和学生,我们不想因为一个自己的老师或者同行有嘲讽,不想让他们难过。我们希望他能更包容一点,不要那么苛刻地对待我们……”其实,作为旁观者来看,如果之前那条私信的内容可以把意思写得更直白一些,也许,不会有后面更多的争论。现在,咱们只能说,话语和文字能造成的误会实在太多……

    而在《大鱼海棠》宣布定档之后,每次发布会以及物料曝光,就显得颇有章法,效果也不错。这种成熟的宣传节奏,想必和光线宣发团队的介入有很大关系,这也是一个老牌电影公司所擅长的。

    伍

    剧作粗糙?改过多稿。

    中国动画编剧人才太少!

    《大鱼海棠》上映数日,网友对这部国产动画的吐槽更多集中在故事方面。叙事散乱、情节突兀、主角不讨喜、台词略矫情……关于这些评论,梁旋的说法是:我是希望在故事上有些留白,中国古代神话就是有很多留白,会给观众留出想象空间。他坦言,戏中每个人物的人物小传都有很长,“大家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因为电影的容量有限,“我们希望让整个故事集中在主角的情感上面,所以很多配角故事没有发展得那么充分,留在背后给观众去想象,或者留待我们后续去发展”。

    理虽如此,客观说,《大鱼海棠》在如何平衡留白和叙事流畅,还是显得不够纯熟。易巧也坦言,《大鱼海棠》的剧本确实经过很多稿修改。对于梁旋和张春来说,这是他们第一部长片作品,做好一个剧本的确不易。为何没有引入专业成熟的编剧一起创作?“因为国内的成熟编剧大多对动画电影不感兴趣”,易巧直言。至于原因,在他看来,“相比真人电影,动画电影周期漫长,投入产出比不高”。此外,许多电影编剧对动画的认知仍旧停留在“低幼动漫”这个阶段,不愿涉猎这个领域。

    所以,在目前这个阶段,梁旋、张春以及他们同时代的动画作者,也许在视觉技术和想象力方面同日本、美国这些动画发达国家差距小了很多,但是,在讲一个好故事方面,确实有更加漫长也许孤独的路要走。可是,说实话,在中国电影业,真人电影讲不好故事的也是一把又一把,这事儿,大家还是共同努力吧。

    文/南都记者 许嘉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