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沙丹:“幕味”是对电影的一次遥远的致敬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7月10日        版次:GB05    作者:朱蓉婷

    沙丹

    南都讯 见习记者 朱蓉婷 2016年是中国电影资料馆艺术影院开放二十周年。著名电影策展人、南方都市报华语电影传媒大奖评委沙丹,在电影资料馆任职多年,近日,他将自己有关华语电影的思考、策展故事结集成册,向各位读者、观众、影迷,讲述一些关于老电影档案和历史的故事,分享“菲林以外、史料之中的大银幕的滋味”。

    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左翼电影运动,到台湾“健康写实”电影;从阮玲玉到夏梦的影像传奇……沙丹的这本《幕味:重访影史与策展实践》遴选中国电影资料馆重点展映的华语片进行文本细读,以史学视野梳理文本脉络,每篇文章皆附有一则策展故事,亲切讲述台前幕后趣事。

    “那时一周有八部胶片的观摩机会,这是全国学习电影史论最奢侈的待遇。”2004年,沙丹进入中国电影资料馆,在电影院里学电影,直接地大量感受光影的刺激,有时比老师的授课还有效。课余时间,沙丹以影评人的身份出现在网络论坛,此后他一直以网名“奇爱博士”为影迷所熟知。

    近日,沙丹接受了南都记者的采访,过程中他也谈起了艺术电影前景。他对艺术院线的发展充满信心,“未来,如果电影资料馆的正规影展可以走出北京,多地联动,那么某种意义上,虚拟性的‘艺术院线’实践便已经开启。”

    南都:“幕味”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用做书名?

    沙丹:“幕味”一词并非我的新发明,而是源自民国时期一份著名的女性文化刊物《玲珑》,“幕味”即是其中的电影报道板块。我觉得这个词很生动形象,一方面它与英文“m ovie”谐音,也可以理解为“品尝银幕滋味”。

    《玲珑》以及它所包含的“幕味”板块,似乎既是指向历史的,又是关乎现代的,让我禁不住借来“幕味”之名,对它进行一次遥远的致敬和呼应,借由过去的文化概念,来联系现在的生活。我希望通过电影的历史返回当下,并不仅仅是如同在博物馆陈列一样,它们跟当下中国电影有着密切的联系。

    南都:你一方面是电影研究科班出身,一方面,结交很多民间的电影研究者,也是学院外的电影文化自由写作者,您如何看待这两个身份?

    沙丹:我并不是分得这么清楚。前段时间,北京师范大学举办了一场题为“新媒体影评与传统影评的春天对话”的研讨会,我们发现,现在学院内的传统影评写作和现在的表情包网络影评写作之间是可以有融合的,很多学院内的大学教师、学者也有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所以我觉得不用那么看重二者的分野,我的文章也是介于民间与学院论文之间,是一种“中间态”,这大概是我个人的电影研究比较有特点的地方吧。

    南都:这本书在写法上更像是散文化的电影研究,这是否也和你的个人身份有关?

    沙丹:我本身也算是电影学术圈里的人,但我不是沉浸于书斋中、只知道写作的知识分子,在我的身上有更多的社会性因素。我平时和很多普通影迷打交道,我希望写出一本有学术性价值的书籍,给普通的观众看,虽然80%的内容是专业的电影研究,但配合了访谈和策展故事,读者可以在书中找寻在电影资料馆看电影时的一些美好记忆。

    南都:具体来说,你的策展实践和电影史研究之间是如何互相影响的?

    沙丹:2004年我进入中国电影资料馆读书,硕士毕业后留任工作了,原本是被分配去研究部门,后来却阴差阳错地来到了经营管理部门,主要负责艺术影院的节目策划工作。我发觉在这样的工作氛围当中,节目策划对于提升电影研究能力也是很重要的,还能更好地服务公众。

    虽然我没有待在研究部门,但策划过程中,也做了不少研究方面的工作,有许多珍贵的第一手资料都是我到海外淘回来的。我想,成为一名好的节目策展人,其难度可能不比成为一名优秀的学者低,它需要的能力更全面,既要有一定的研究能力和学术思维,又要有对电影进行包装、宣传和推广的能力。

    南都:在您这么多年的影展策划实践中,有没有令你特别难忘的经历?

    沙丹:我们是国内最早引进放映数字修复版电影的文化机构,我记得2013年12月14日,当时我们引进了影史当中非常重要的一部作品———大卫·里恩的《阿拉伯的劳伦斯》。热情的影迷早早地在冬日寒风中排起了长队,放映活动于4点钟准时开始。整个放映过程十分完美,结束时全场观众集体鼓掌致意,此时已是晚8点有余。然而,就在《阿拉伯的劳伦斯》放映的第二天,劳伦斯的饰演者、英国著名演员彼得·奥图尔就在我们放映的同一天,于伦敦逝世,享年81岁。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天意”,让电影资料馆那日的放映更增添了一份纪念意义。

    南都:你对建设艺术院线有怎样的期待?

    沙丹:经过电影修复、包装,把更多的不为人知的好作品带给大家,这是我们电影资料馆艺术影院———一间国内特殊的电影院———想要去做的事情。在电影放映前,我们会有提供讲解服务。有些电影虽然故事能看懂,但创作背景还是比较复杂的,观众需要这方面的引导。

    电影资料馆这种放映形式也许没法在全国普及。但过去我们没法想像到,像《路边野餐》、《心迷宫》这样的小成本艺术电影可以进入主流影院。随着电影产业化发展的深入,公众对电影消费的需求会慢慢从商业电影扩散到艺术电影,这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一些很好的发展契机。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