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册汤芗铭藏书的南去北归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6月26日        版次:GB08    作者:高山杉

    高山杉 学者,北京

    提到汤芗铭(字铸新,湖北浠水人,1883-1975年)这个名字,现在知道的人可能不太多了。但是,在研究民国军事史、政治史和佛学史的学者圈里,他却是大名鼎鼎。汤芗铭早年毕业于福州船政学堂,然后留学欧洲学习海军,通晓拉丁、英、法、日等语言,其间曾加入同盟会,但很快又叛出。从此以后,他的军政生涯可以说是一系列惨不忍睹的“站队”错误,不论是镇压革命军和袁世凯称帝,还是北洋军阀和华北日伪,处处都能见到他的身影。在国民政府成立之后,汤芗铭已经失去了政治上的地位,彻底成为一个边缘人。他开始吃斋念佛,修习西藏的密教,同时从事藏密仪轨的汉译工作,最后竟然成为民国时期最主要的藏密译师之一,他的字也由“铸新”改为《十住心论》(日本真言宗祖师空海的著作)的“住心”。新中国成立后,他更加边缘化,靠替人翻译藏文文献为生,在寂寂无闻中逝去。我最早知道他的名字,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当时琉璃厂海王邨中国书店东墙的书架上摆放着他编译的两册《瑜伽师地论戒品纂释》,定价几百,多少年下来一直无人问津。

    不知从去年何时开始,孔夫子旧书网上的几家货源充足的北京旧书商开始上拍一批汤芗铭的旧物,其中既有他由藏译汉的藏密仪轨的手稿,也有别人给他写的寿联。这些寿联上写的话,比如“亦佛亦官发大乘心修大乘法”,正是他一生的概括。至于藏密仪轨的译稿,不带题款儿的被碰巧识得几个汤字的我以较低的价格拍到一些,而带题款儿的就拍出了高价。比如去年11月3日,孔网有卖家上拍汤芗铭所译《事师五十颂释(上)》和《菩萨戒二十颂·菩萨根本罪摄颂》的手稿二册(附土灌呼图克图造,荣增堪布传授,汤芗铭译《至尊古噜古勒佛母成就法》印本一册),被我和 一 个 买 家 一 直 争 到5020元,当然最后拿到书的人不是我。看那个买家当时那种必得之而后已的参拍气势,肯定不是卖家的托儿。

    今年4月17日,又有人在孔网上拍带有汤芗铭手迹的东西。不过让我感觉奇怪的是,这一回的卖家却是来自南京。他这次上拍的东西,包含三个部分,用书钉钉在一起,书钉早已生锈。第一部分是一页对折的印有朱栏的稿纸,上面有汤芗铭亲笔所书“廿九年八月中秋日由密藏院请得者 供养上师会供修法 附金刚歌”,大概是充当封面用的。第二部分是一份每页对折的油印本,一共五页,九个半页上面有字,内容是某种藏密仪轨的汉译文,题目作《会轮仪轨悉地普出》,有汤芗铭的亲笔批改。译文后面题有作者和译者的名字:“智成佛慧造 衮却多尔吉译于北平密藏院时丙子年正月二十七日。”“丙子年”为民国廿五年(1936)。“智成佛慧”不知何许人也,“衮却多尔吉”即民国时在北京传教的著名蒙古喇嘛宝珍上师。第三部分是抄于印有朱栏的稿纸上的某种藏密仪轨的译稿,一共二页,三个半页上 有 字 ,内 容 是《金 刚歌》,字不是汤芗铭的。译稿末尾题“此稿未付油印,大约系前六七年所译者”,瞧语气似乎是前面油印本译者衮却多尔吉本人的话。这件东西大概由于没款儿,再加上很少有人识得汤芗铭的字,所以没人跟我争,最后在4月20日被我以起拍价180块拍到。我把《会轮仪轨悉地普出》和《金刚歌》拍照了一份发给专研藏密的沈卫荣先生,期待他能发掘出它们的学术价值。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这册汤芗铭旧藏的油印本和写本藏密译稿,与北京旧书商上拍的汤芗铭的旧物显然是出自同一来源,但它为何会出现在南京呢?我拿“密藏院”和“金刚歌”作检索词在孔网上搜了一下,发现这份译稿在去年9月8日就曾上拍过,卖家正是上述京城旧书商之一,而买家竟然就是南京的这位卖家。当时上拍时,起拍价仅30元,最小加价幅度10元。让我感到哭笑不得的是,当时我居然还是第一个出价的人。记不清是出于什么原因了,我肯定是临时有事错过了拍卖结束的时间,结果东西就被南京的这个卖家加了10块钱拍走了。我还注意到,南京的卖家在拍到东西后,曾在今年1月24日以200元的起拍价重新上拍,但当时无人跟拍,结果三天后就流拍了。等他到4月下旬把起拍价减掉20元再次上拍时,这才被我看到拍下。南京的这位卖家以前和我有过交易,是孔网上少数懂行识货的卖家之一,还好这次他不认识汤芗铭的字,否则就不会只以原价的六倍让我轻松拿去了。

    算起来,这份译稿从我第一次错过拍卖的机会,从北京跑到南京,然后到被我重新拍下,又从南京寄回北京,绕了一大圈最后还是回到我手上,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遇”了。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