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土山湾首入儿童文学

作家殷健灵推出新作《野芒坡》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5月29日        版次:RB05    作者:朱蓉婷

    殷健灵

    中国新生代儿童文学作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纸人》、《风中之樱》、《甜心小米》系列等。

    南都讯 见习记者朱蓉婷 在上海徐家汇南端,曾有一处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影响独特的神奇所在,一座闻名遐迩的孤儿院———土山湾孤儿院,在长达百年的时间里,通过建立生产工场,由中外传教士共同传授西画、音乐、木雕、泥塑、彩绘玻璃等技艺,以大量制作精美工艺品闻名于世,被誉为“中国西洋画之摇篮。”

    作家殷健灵自六年前偶然造访土山湾旧址起,搜集和阅读了大量史料,将和土山湾、清末民初的上海、江南传教史乃至太平天国有关一切图文资料归入囊中,“创作前期,曾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混沌和茫然状态,素材成山,历史的真实成为文学虚构的羁绊,我在各种构思架构的丛林里探索……”最终,这部以100多年前上海土山湾孤儿院为背景的小说———《野芒坡》积五年心力完成,正如殷健灵自己说,这是她所遇到的难度最高的创作。

    这不仅是首次以文学的形式观照上海土山湾的尘封历史,也是在以往中国儿童文学里从未表现过的故事。小主人公幼安是一个不幸的孩子,出生时便失去母亲,又遭继母虐待。在寻求援助时无意中走失,误撞教堂,被送进了专门收容孤儿的圣母院……在“野芒坡”孤儿院,幼安遇到了若瑟和菊生,以及神父安仁斋等一批形色各异的修士。幼安很快发现,上帝的力量并不能拯救他,他身上潜藏的艺术天赋一再激发他对命运做出抗争……在那几近封闭的环境里,西方修士和中国孤儿的施与受、接纳或对立,不同种族、不同文化、不同阶层、不同年龄的人聚集在野芒坡,激发出人性的“化学反应”。

    从故事结构来看,《野芒坡》中的少年幼安,不禁让人联想起黑塞《德米安》中的少年辛克莱,德米安的出现将困顿中的辛克莱带出沼泽,“每个人的生命都是通向自我的征途,”正如殷健灵自己所说,《野芒坡》并不是为土山湾历史树碑立传,她想探究的是100多年前那个特殊时代里一个孩子的小命运,“我想写的不仅是他的人生传奇,更是一个孩子在黑暗中寻找光亮、追索自我的历程……”

    南都:在开始写作的前期准备中,你都做了哪些背景资料的搜集?

    殷健灵:大约六年前,偶然一次去到上海土山湾旧址参观,看到了大量的图片和实物资料,完全颠覆了我对“育婴堂”“孤儿院”的既有印象:我看到100多年前少年孤儿,手中中西合璧的绘画作品,美轮美奂的彩绘玻璃、大型木雕,做工精细的西式家具、烛台铜器……以“震惊”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并不为过:原本处于世界两端的人与文化,在那个特殊的时段特殊的环境奇迹般地相遇了。

    在《野芒坡》筹备阶段,我查阅了和土山湾、清末民初的上海、艺术绘画、江南传教史乃至太平天国有关的一切图文资料,遍读能找到的清末民初都市小说,上海图书馆和徐汇图书馆所存的相关资料,那个时期的上海民俗、饮食小吃、时兴的家具、交通工具、服饰变化、街市布局、日常生活细节,以及西人入境对上海都市文化的影响等等,都被我一一捋过。

    南都:主人公幼安对孤儿院的氛围持怎样的态度?如何理解安仁斋神父和幼安之间的关系?

    殷健灵:不同的孩子呆在那样的环境中,面对宗教的态度是不一样的。比如说若瑟,他是一个混血儿,在其中可能就如鱼得水。而更多的孩子是麻木和顺从。主人公幼安是独特而敏感的,他逐渐自我发现,逐渐察觉自己与这种氛围之间的缝隙和距离,甚至对抗。当他发现自己无法笃信上帝的时候,他感到非常自责和纠缠,最后他选择了内心的另外一种方向,发现真正拯救他的是艺术。

    很多读者说,小说最好看的部分,是神父和幼安之间的纠缠、对抗。神父不可能完全原谅、理解幼安,因为他不可能背叛自己的信仰,但他爱上帝的同时也爱这个孩子。他为幼安安排了去处,让他去意大利学习雕塑,追寻自己的艺术理想。他对幼安的爱是博大的。

    南都:小说在后半部分开始时出现转折,前半部分的铺垫是否会过长?你在写作时是出于什么考虑的?

    殷健灵:我不太认为前半部分的铺垫过长。没有前面的铺垫就没有后面的精彩。其实对于幼安来说,在孤儿院前期的生活才造成了他内心的迷惘和自我否定,这是他的性格养成。这部分的铺垫是必须的,现在读者有时候比较性急,没有前面的平淡和压抑,后半部分也就不会让他们感到震撼。

    南都:近年来,中国的儿童文学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如何看待它的前景?

    殷健灵:我觉得中国的儿童文学正在越走越好。曾经儿童文学的阅读是盲目的,更喜欢浅阅读,被商业写作诱引。随着这些年的发展,逐渐从一种盲目的、质量不高的“伪阅读”走出来,包括曹文轩的获奖我认为也是纯正的儿童文学写作的一次胜利。读者,包括父母也越来越清楚什么样的儿童文学是一种优质的儿童文学,是对孩子的成长真正有益的。但是,相应的问题也存在,我认为我们还是应该允许各个门类的存在,更加多样化一些。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