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译者应该有点“文化”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5月22日        版次:RB05    作者:刘铮

    《事件》,(斯洛文尼亚)斯拉沃热·齐泽克著,王师译,上海文艺出版社2016年3月版,36.00元。

    编辑在读

    我说的“文化”,指的不是译者本专业的那点东西,经济学著作的译者应该懂经济学,生物学著作的译者应该懂生物学,这是理所当然的,在专业之外的其他常识、“杂学”,才是我所说的“文化”。

    原来,哲学书的译者只要懂哲学就行了,现在哲学处理的题材、现象愈来愈广泛,译者若只懂点哲学就远远不够了。拿当代思想家齐泽克(SlavojZ izek)的著作来说,来自文学、电影、音乐以及其他流行文化的概念、名词、典故、切口比比皆是,假如全无了解、一点不明白,就好比众人围着大师听他讲段子,旁人都笑得前仰后合,你却在那里东张西望,问人家,说的是谁啊、说的是啥呀。

    齐泽克著作中最新的一部中译本《事件》,其译者大概就属于听段子时不免东张西望的一位,译本中涉及文学、电影的地方,错得很多。

    比如,第30页写道:“这就如同沃顿的影片《纯真年代》(theAge of Innocence)中……”译者显然不知道,《纯真年代》首先是一部小说,作者叫伊迪丝·华顿,如果要说电影《纯真年代》的话,齐泽克肯定会写“马丁·斯科塞斯的《纯真年代》”的。非常类似的,第175页写道:“雷沙德·卡普钦斯基在他关于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的纪录影片《众王之王》(Shah of Shahs)中……”问题是,卡普钦斯基没有拍过这样一部纪录片,他写的是一本书,书名叫《众王之王》。齐泽克只是说他在书中“记述”了伊朗革命而已。还有,第65页写道:“……甚至体现在弗吉尼亚·伍尔芙1924年的小说《贝内特先生和布朗太太》里……”译者自作聪明,补上“小说”二字,却不知《贝内特先生和布朗太太》(贝内特、布朗云云,皆为泛指,相当于中文里说“张先生和李太太”)是她写的一篇有名的随笔。

    至于更深入的细节,当然就更不容易弄对了。例如,第180页写道:“在这方面,笔者最喜欢的例子,便是希区柯克的电影《擒凶记》中乐曲《风暴云大合唱》,这首歌曲是由亚瑟·本杰明专为片中的风暴场景而谱写,并在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演出的。”首先说一句,齐泽克这里提到的希区柯克《擒凶记》显然指1956年的新版,不管是老版还是新版,电影中都没有“风暴场景”,译者一定没看过这部电影。原文是这样写的:M y favorite candidate isthe‘Storm Clouds Cantata’fromthe H itchcockfilm T he M anWho K now T oo Much,com posedby Arthur Benjam inespecially for the clim actic scene atthe R oyalAlbert H all.意思是说:我最喜欢的例子来自希区柯克影片《擒凶记》中的《风暴雨云康塔塔》,曲子是亚瑟·本杰明专门为(电影中)在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发生的高潮场面谱写的。事实上,在《擒凶记》中,首相将出席在阿尔伯特音乐厅举行的音乐会,而杀手计划在这里实施暗杀。

    我们不妨对当今社科著作的译者提出一点希望,希望他们没事儿的时候去看看电影,翻翻闲书,接触接触流行文化。“一心只读圣贤书”是译不好“圣贤书”的。 □ 刘铮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