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凝聚三代广东学者心血

岭南大诗人陈恭尹诗集出版完善笺校本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5月22日        版次:RB05    作者:朱蓉婷

    南都讯 见习记者朱蓉婷 近日,陈荆鸿笺释、陈永正补订、李永新点校的《陈恭尹诗笺校》(上下册)由广东人民出版社作为“岭南文库”的一种推出。

    陈恭尹(1631~1700)字元孝,晚号独漉子,是抗清志士陈邦彦之子、清初广东的著名诗人,又工书法,时称清初广东第一隶书高手,诗文与屈大均、梁佩兰并称“岭南三大家”。《陈恭尹诗笺校》以陈荆鸿《独漉诗笺》为蓝本,陈永正整理和补订,李永新以康熙刻本《独漉堂稿》为底本进行校点,是目前陈恭尹诗校订补备最完善的版本。

    1 9 5 1年曾少量刊印的《独漉堂诗笺》为陈荆鸿先生在抗战期间所作,“兹本悉据明清两朝史传纪载、省县志书、遗逸诗文著述、各家家乘年谱,详征博采,缘诗考事,不以事饰诗,精当翔实,开卷了然。”(杨圻序云),收录了陈恭尹大部分诗作,后来,他又以《独漉堂全集》为底本(《咏物集》除外),逐首进行了笺释,名曰《独漉诗笺》。

    中山大学陈永正教授今年75岁,他长期从事岭南诗歌文献的整理和研究工作,多年前就有了补充和完善《独漉诗笺》的想法。他先后从地方志、别集、传记、年谱等书籍辑得材料上千条,经过细致的爬梳整理,对原笺不详、不确之处作了大量补订。全书的点校工作则由中山大学古文献所的年轻学者李永新完成。李永新介绍,由于独漉堂诗各版本字句多有出入,为保留作者原来的创作风貌,该书正文采用康熙刻本《独漉堂稿》为底本进行校点,以宣统刻本《独漉堂全集》、陈荆鸿《独漉诗笺》参校。

    这本书凝聚了陈荆鸿、陈永正、李永新三代学者的心血,无疑是广东古籍出版的一项重要成果。

    为进一步了解该书的笺校工作,南都记者对李永新进行了专访。

    南都:对陈恭尹的诗加以笺释,难点主要在哪里?

    李永新:笺释与注释不同,注释侧重于考出“古典”,而笺释则侧重于考出“今典”。“古典”指诗文中字词在旧籍的出处,考订相对较易;“今典”指诗文创作时的史事背景,考订相对较难。陈荆鸿、陈永正二先生舍易就难,积数十年之力,为陈恭尹诗考订出背后的“今典”。陈恭尹是明末清初的遗民诗人,其诗文含有强烈的反清思想。他的生平行迹在当时已讳莫如深,时移世易,其诗中所涉及的人、地、事更难为后人所熟知。考证出陈恭尹诗歌写作历史背景,是笺释的难点,笺释者必须要具有史学方面的知识,了解诗人所历的时事,对诗歌进行诗史互证,从而做到知人论世,以诗逆志,使读者能更好地进入作者的精神世界,理解诗歌的深层意义。

    南都:最早进行陈恭尹诗笺释的陈荆鸿先生似乎是一位颇有传奇色彩的文人,你能谈谈他的生平、创作情况吗?

    李永新:陈荆鸿(1903—1993),号蕴庐,广东顺德龙山乡人,是民国时期著名的学者和报人。曾先后担任过广州《越华报》、香港《循环日报》社长、总编辑。青年时期一度旅居上海,师从于康有为,擅长章草,书风古朴遒健,独步一时;后来寓居香港,与篆印家冯康侯齐名,有“陈书冯印”之目。他的画名也很大,与黄少强、赵少昂合称“岭南三子”。

    陈荆鸿是一位典型的传统文人,他工诗,擅书画,优游于文史,在明、清、民国岭南的人物及文献的研究上颇有建树。

    他又是一位有风骨的爱国学者。抗战时期,他寓居香港,香港沦陷后,日军强令各大报社编辑不准离港。时驻港港督矶谷廉介召见陈荆鸿,备好纸笔,求书“忠君爱国”四字,荆鸿毅然题下“人爱其国,心之所同,愿各勉之”十二字。矶谷知其不可屈服,于是作罢。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陈荆鸿以杰出的书法成就,曾获英女王颁授荣誉勋衔,成为香港第二位获此殊荣的书画家。

    南都:陈永正先生进行“补笺”,想必不少地方体现了陈永正先生的学术功力,你能举一两个例子加以介绍吗?

    李永新:其实,陈荆鸿先生的《独漉诗笺》已经做得颇为全面,剩下的不详、待考的地方,对补笺者来说都是难啃的“硬骨头”。本书的补笺,充分体现陈教授在文献整理方面的深厚功力。如《祝小金山月涛师》一诗中的“月涛”,陈荆鸿原笺未能考出,补笺根据何准道《同业师傅震园重宿灵洲山楼,步月涛上人韵》诗、何绛《寿月涛上人》诗等材料,从而考证出月涛为灵洲山宝陀寺主持。又如《送刘静庵》,原笺误作程乡知县刘广聪,补笺通过屈大均有《赋赠广州刘静庵太守》,以及陈诗中有“五马”一语等材料,考定出此人乃当时的广州知府刘茂溶。这样的例子甚多,不可缕述。

    南都:现在,对清代乃至民国时期的旧体诗进行笺注,学者们已经做了很多尝试。陈荆鸿、陈永正两位先生对陈恭尹诗的笺释对后来的笺注者会有启发、启示的意义?

    李永新:注释,有时也叫笺注,它实际上是一种综合性研究,涉及到多方面的学问。要做好注释,从版本的搜集,资料的整理、史实的考据到字句篇章的解释、评论,环环相扣,缺一不可。故此,当代人要对前人的诗歌进行笺释实非易事,我想首先须具备以下两个条件:第一是要懂诗,而且要会作诗,否则就难以理解和体味古人诗中所蕴含的精意。第二是须具备一定的史学知识,例如古代的地理、职官、典章制度等尤须注意,否则难免出错。陈荆鸿、陈永正两位先生无疑皆具备了上述的条件,故其对陈恭尹诗的笺释翔实可靠,也必然经得住时间的检验。另外,笺释一部古人的诗集绝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因大多可用材料散见于各类古籍,往往是在大量的阅读中偶尔获得,如陈荆鸿前后数十年,陈永正前后十余年,都是经过年复一年的惨淡经营,方有今日的成果。有志于从事古典诗文笺注者,或许能从中找到一些启迪。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