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能否听懂纯音乐?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5月22日        版次:RB06    作者:赵毅衡

    《音乐符号》,(芬兰)埃罗·塔拉斯蒂著,陆正兰译,译林出版社20 15年1月版,38 .00元。

    艺术

    赵毅衡 评论家,成都

    音乐,尤其是纯音乐,一直在我们的生活中,但却离我们很远。批评家爱德华·萨义德就这样犀利地说过。他的意思很直接,我们大多数在听音乐,但并没有真正听懂音乐。

    这不能怪音乐,也不能怪听众。音乐很抽象,在于音乐符号的表意方式很特别。而《音乐符号》这本严肃的学术著作,一开始就给大多数音乐外行人足够的自信,“音乐并不只是属于掌握专业音乐知识的人群,音乐的意义也不是字典上编定不变的,而常常取决于它们出现的语境,音乐和其他艺术形式一样,它的意义与文化认知建构密不可分。”它告诉我们,只要我们掌握了一些方法,是完全可以听懂音乐的。音乐享受不是某些精英者的特权,更不只是抽象的作品形式分析。一旦听懂,我们可以更享受这一艺术形式。

    这本书首先告诉我们,音乐作为符号,可以创造各种情境,可能是交流性的、行动性或者事件性的。它不仅在音乐本身,也可以超越音乐之外,这种情境性也表现在音乐的使用中。比如对于巴洛克时期的听众来说,巴赫作品中赋格主题,也就是我们常听到的那几个音符组合,是有特定的宗教含义的,我们之所以能在作品中识别出来,是因为我们的感受向作品灌输意义。

    这本书最大的特点,是吸纳了其他学科的前沿思想,比如,生物学的有机论被用在分析西贝柳斯的作品,让我们形象地感受到音乐的有机性,它就犹如生物学中的细胞生长原则,被分裂成若干主题单元,每个有机体都有“自我-声音”,但彼此又有机地联系在一起,音乐素材来自于同一处,主体性具有内在像似性,所有的音乐事件相互连贯,具有内在的指示性,音乐有个明确的目标,音乐的时间性和复苏的起始、延续和终止相连。这样的理论与作品结合的分析,简明而不失深刻,生动又不失理性。

    在分析肖邦作品时,作者反驳“肖邦作品太阴柔化”的粗暴结论,以肖邦的《F小调幻想曲》为例,列举出作品中35种不同的身体言说。作者犀利地指出,肖邦作品中固然用了很多约定俗成的符号(舞蹈、划船节奏等),其音乐中的身体具有规范的社会化,及风格性的约束特征。这36种言说方式中,身体特征都会出现,有时明显,有时隐晦,但每一种方式中都会陷入社会化、文明化与自由个性化的冲突。这样的论述,会让很多人惊艳,而不只是惊奇。

    此书视野开阔,从音乐文本本身,到社会、文化、性别、身份、民族、教育都有精彩的论述,难怪被誉为“新音乐学”的代表作之一,因为它从新的高度打开了音乐的边界,帮助喜欢音乐的人找到理解音乐途径。

    这本《音乐符号》,不仅是为研究音乐的专业人士“提供一本研究的实用指南”,也让我们跨入音乐门槛,多了几份从容和自信。听音乐就像传说中的小马过河,河水既没有恐惧的那么深,也没有想象的那么浅,它只是在静静地流着,冲洗着我们的体验和认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