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激素可以提升人的道德感?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5月22日        版次:RB06    作者:林颐

    《道德博弈:爱和繁荣究竟从何而来?》,(美)保罗·扎克著,中信出版社2016年4月版,42 .00元。

    社科

    林颐 自由撰稿人,浙江

    人体内有一种激素,叫做“催产素”。如果催产素水平上升,他或她就会表现得更慷慨、更体贴、更信任他人,更具有同情心。

    在一次国际会议期间,美国克莱蒙特大学教授保罗·扎克从人类学家海伦·费希特那里听到了有关催产素的初步研究成果,他非常感兴趣。扎克当时正在研究经济行为中的“信任”问题。自从亚当·斯密以来,关于“经济人”的争论就没有停止过,现代经济学建立在“理性经济人”的基础之上,但事实上,完全理性的经济人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存在。如果人体内的催产素和心理上的信任机制可以建立直接联系,那又会如何呢?

    生物学家已经通过毛茸茸小动物的实验证明,如果将催产素直接注射进某种生物的大脑,这种生物立刻会产生强烈的依恋情感。扎克和他的团队将这项研究大大向前推进,他们迅速招募了几千名志愿者,开始在人体身上做实验,把催产素直接注射进人的大脑是不被允许的,代替的方法是将合成催产素注入实验对象的鼻腔,然后抽取血样进行分析。扎克设计了几种实验场景,最主要的一种叫做“金钱分享”,这个实验有点类似于“囚徒困境”,如果实验组成员彼此都能信任,就可以达到利益最大化。实验结果如同预料,注射催产素后的对象明显更乐观、更愿意相信其他人。

    保罗·扎克把他的研究成果汇聚成了这本《道德博弈》(英文原书名为《道德分子》)。它成为正在兴起的神经经济学的重要论著。在这本书中,我们可以读到从亚里士多德以来西方哲学有关“道德”的著名论述,生物进化中的自然选择和性选择,以及恋爱中的龙虾、田鼠中的“花花公子”到一心孵化宝宝的帝企鹅……这些有趣的论述固然增加了说服力,不过最核心最实质的仍然是实验。

    这是一项疯狂实验。很明显,这种惊世骇俗的实验必然会引来“腥风血雨”。我们暂且搁置扎克研究的伦理性,让时间和实践去证明这个实验的性质和价值,现在先把视线集中在实验本身。扎克在样本选择、实验设计、条件更改、比较分析等方面都做得不错,经得起反复推敲。催产素对人的道德感和行为的影响,得到了直观明白的证实。假设不考虑环境的具体影响,“催产素引发了促使道德行为发生的移情作用,进而激发人们的信任感,继而促进更多催产素的释放,并产生更多的移情作用”。这就是扎克期望建立的良性循环的行为反馈回路。扎克还研究了和催产素相对应的另外一种激素——— 睾丸素。催产素的后果未必都是好事,轻信别人可能会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睾丸素会让人固执,自命不凡,冒险冲动,但它的后果同样也未必就是坏事。平衡当然最好,要将睾丸素(攻击和惩罚)和催产素(移情和合作)结合在一起。自然选择的目的就是保证这种平衡。

    不过,我注意到一个问题。扎克所作的实验和报告,都是短期的即时行为。根据书中提供的资料,本项研究开始于2001年,但缺少具体个案的长期追踪,似乎所有的志愿者都是偶尔来参加一次实验,然后分组活动、观察分析,很快就能出结果。那么,催产素的效果是短期性的,还是长期性的呢?它有没有可能类似于兴奋剂,只是让人短暂地改变了一会儿情绪呢?如果每隔一段时间注射一次,它会不会有长期性的影响呢?

    本书探索道德的影响力,主要强调两个方面:爱和繁荣。前者说明忘我和博爱如何成为人际交往的纽带;后者说明交易如何使互惠互利成为可能,造就国家的繁荣。我联想到美国学者史蒂芬·平克。平克将心智能力归纳为4种:视觉感知、推理、情感和社会关系,这和扎克所说的“道德分子”在本质上有相似点。平克将基因思想扩展到心理学中,认为基因进化可以受到有意识的干预。平克的观点同样是需要商榷的。但平克的说服力明显要比扎克强得多,因为他不仅从历史上找证据,不仅专注分析研究对象,而且跨领域进行了大量的前沿研究,比较而言,扎克的视域就狭窄了点,研究范围有不少限制,他需要更多、更有力的论据的支撑。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