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关《七经孟子考文》的两种副本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5月15日        版次:RB08    作者:苏枕书

    日本天理图书馆藏《七经孟子考文》副本书影。

    ●京都读书记之二十七

    苏枕书 作家,日本京都

    《图书寮典籍解题·汉籍篇》(昭和三十五年)“哲学·总经类”有“七经孟子考文(副本)”条:

    一百九十八卷。山井鼎撰。每半叶九行,每行十二字。四周双边,版心印有“七经孟子考文”,写本。匡郭内纵22.2厘米,横14.5厘米。有“秘阁图书之章”。

    纪伊儒者山井鼎(1680- 1728),受师荻生徂徕之教,赴足利学校。留三年,据同校秘藏古抄本、宋刊本及足利学校印行活字本并其他诸本,校雠七经,即易、书、诗、左传、礼记、论语、孝经,并孟子,正经文及注疏之异同。享保十一年(1726)将此净书,献上所仕纪伊支藩伊予西条侯(此本现藏京都大学图书馆)。侯嘉许是书价值,作副本二通,一献上宗藩纪州家,一献上幕府。本书即幕府献上本,时为享保十三年六月。(是年正月,鼎已死于疲劳。)

    “秘阁图书之章”为明治后旧红叶山文库本新钤之印。红叶山文库即江户幕府于江户城内所设专属将军家的图书馆。庆长七年(1602),德川家康于江户城本丸内富士见之地设立文库。宽永十六年(1639)七月,藏书转移至西之丸红叶山新造之书库。该书库在江户时代似有别名“枫山文库”,但官方径呼“御文库”,亦不用藏书印。设御书物奉行,即图书管理者。红叶山文库是明治之后的称呼。维新后,经太政官文库、内阁文库等机构接管,如今大部分由国立公文书馆内阁文库管理。明治二十四年(1891),宫内厅书陵部亦接管其中一部分,即所谓秘阁本。御文库收书方针以汉籍为中心,特别是长崎输入的唐本,即所谓“唐船持渡书”。和刻本及日本文学类书籍并非重点。而幕府的官撰书(如《德川实纪》之属)、昌平坂学问所官板书,以及诸大名献上本,则为例外收藏。从御文库编纂的《重订枫山御书籍目录》《元治御书籍目录》皆可窥此取向。

    除两方“秘阁图书之章”外,图书寮副本另钤一方“帝室图书之章”,为明治三十六年以后图书寮所用石印。因深藏秘阁,书籍保存状况极善。菱纹靛蓝色书衣,紫色装订线,若叶色绢布包角,宛然如新。此本即荻生观等人受将军吉宗之命作补遗时所据原本。《幕府书物方日记》享保十六年九月七日条载:“新收入书本七经孟子考文三十二册一筥(二重筥)。花色纹形表纸,紫丝,外题萌黄。右,浅黄羽二重袷服纱包,内箱桐白木,萌黄丝纽,有摺板一枚,上箱桐白木,木棉纽。”并说明此为“享保十三申年六月,松平左京大夫(即西条藩主)献上”,详细记载《考文》副本收入御文库时的情形。可知书籍献上幕府到收入御文库,中有相当一段时间。同日一起入库的,还有《七经孟子考文补遗》写本,“浅黄土佐纸表纸,紫丝”云云。此二种书在《重订枫山御书籍目录》《元治御书籍目录》中均排列一处,在“国书部”之“附录类”。同列还有补遗本两种,一为享保十六年所刻三十二册本,一为阮元小琅嬛仙馆二十四册本,恰好反映此书由校正补遗、刊刻,至传入中国、异本回流之过程。

    而献上纪州藩的副本则流传较为辗转。据《南葵文库藏书目录》(1908),有“七经孟子考文山井鼎撰写三二”条,即此副本。大庭修在《中国亡佚书籍的逆向输入———佚存汉籍还流研究》中提到,自己对纪州家藏《考文》素来关心。此本原应藏于南葵文库,关东大地震后,南葵文库大部分藏书寄赠东京大学图书馆。因此他曾去东大图书馆询问,管理人员所示书目的确有此,但却被红线划去,意为从未进过东大附图。他又去南葵文库藏书另一去处———和歌山大学调查,亦未得。

    幸有反町茂雄之回忆明示线索。昭和九年(1934)六月,大阪书林俱乐部举行大规模拍卖会,共数百件藏书,全为纪州或纪州德川家相关图书,拍卖方为鹿田松云堂。结果约七成藏书全为鹿田氏独占。据鹿田日后语反町,这些多为和歌山某书画商所托。其中还有一种“十三经注疏明版山井鼎自笔朱墨细字书入本”,则为狩野直喜所托,要求“请一定拿下此书”。这就是后来藏于京大人文研的山井鼎手校闽刻本《十三经注疏》。书箱内有朱印“东方文化学院京都研究所”,并狩野直喜书云:“周易、尚书、毛诗、礼记、左传、论语、孟子,以上有西条儒臣山井鼎挍语,疑考文所本。周礼、仪礼、穀梁传,以上有山井璞助挍语。璞助本姓渡边氏。鼎没七十年以后,命承鼎家者。昭和九年十月八日。”反町云:“和歌山某书画商购入之书,约二十年后的昭和二十五、六年,再入大阪市场。其中主要由我所得。”《考文》副本是否此时流出,颇存疑问。

    天理图书馆报《BIBLIA》第19号(1961)“新收书介绍”有一页介绍《七经孟子考文》:

    本年四月,本馆收入了南葵文库若干旧藏本……全三十二册。龟甲地龙纹样撒金箔赤朽叶色书衣,纵29.5厘米,横19厘米。题签墨书“七经孟子考文”并篇名、册数。卷首有荻生徂徕序,文末云“享保十有一年丙午正月望/郡山教官物茂卿题”。有“大连苗裔”(阴文)、“物茂卿印”(阳文)朱印。每页九行,书口印“七经孟子考文”,笔迹经多人之手。有藏书印“南葵文库”、“旧和歌山德川氏藏”。箱书“昭和九年甲戌十月南纪后学多纪仁”。

    天理图书馆副本轻易并不示人。在开馆四十周年纪念《近收善本书影》(善本写真集三十四)中,有一页副本书影,为《论语》第一页。在2013年开馆83周年纪念展上,又展出其中《毛诗》一页,自云此本外界“长期不明所在”。据解题可知,天理图书馆副本与图书寮副本大小、封面用纸均有不同。而以此两页书影比照图书寮副本,可见笔迹有同出一人之手者。

    反町回忆的“和歌山某书画商”究竟为谁,多纪仁是否由该书画商之手获得《考文》副本,天理图书馆是否通过反町收得此书,诸种问题尚待考证。

    鹿田松云堂是江户时代以来大阪著名的古书老店,与东京浅仓屋、京都佐佐木竹苞书楼并称三都老铺。明治廿三年(1890)起,二代主人(1846-1905)发行旧书贩卖目录《书籍月报》,第七十四号起,三代主人(1876- 1933)改题《古典聚目》,至昭和十八年(1943)十一月止。二代主人积极参与出版事业,与关西学者文人往来极多,其时,鹿田松云堂二楼文人雅士云集,可视作关西的文化沙龙。内藤湖南、富冈铁斋、德富苏峰、长尾雨山、藤泽南岳等皆在其列。三代主人与关西地区学者继续保持深厚交谊,并为东京大学、京都大学图书馆购入大量古籍。

    1934年主持纪州德川家藏书拍卖会的,是鹿田松云堂第四代主人。反町所集《古书贩卖目录精选集》中,收入这场拍卖会的目录。“十三经注疏明版山井鼎朱、墨、蓝细字书入本(内诗经卷十六原欠)百五十册”,下有反町记载最终拍卖价,为1651元。“七经孟子考文正本、纪藩山井鼎自笔献上本享保十一年物茂卿序,大形保存极良三十二册”,下标1218元。据京大人文研图书卡片信息,该闽刻本十三经注疏标注价格为1300元,亦标明来自“鹿田书店”。旧书店在学者、研究机构的购书活动中往往扮演极重要的角色,是为又一例证。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