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静如的征稿表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5月08日        版次:RB07    作者:高山杉

    王静如填的表格。

    淘书

    高山杉 学者,北京

    古旧书收藏里有所谓“捡漏”,靠的是学问和眼力,再辅以一点运气。“捡漏”之外还有“送漏”,就是纯凭运气。我最近就碰上了“送漏”。事情是这样的。时间:3月初。地点:孔夫子旧书网。有个山西晋中的卖家在出售中国西夏学创立者王静如(1903- 1990)的信札一通,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信笺,标价300元。信的内容如下:

    雷忠勤同志:

    蒙寄来中国现代社会科学家大辞典征稿表,已填出附上。

    我已85岁,是一个改革后定为终身职教授、研究员。由目力不佳,填表更难。以前李范文同志曾为我写有传记,已在贵刊存案,可以参考择录为盼。

    此致

    敬礼

    王静如

    1988.11.28.

    与网上拍过的王静如手迹比对,知是其亲笔所书,非他人代笔。王当时已85岁高龄,字写得有点颤,甚至还有一些错漏,录文中已做更正(下文同此,不再出注)。收信人雷忠勤任职于山西省社会科学院,是《中国现代社会科学家大辞典》(高增德主编,书海出版社1994年5月第一版)的撰写人之一。从信的内容推断,他为了编写王静如的相关条目(见《大辞典》第451页),给王寄出了征稿表。王静如填好后再将表寄回,并附了上面这封信。“贵刊”应该指山西省社会科学院所办《晋阳学刊》(双月刊),该刊当时开设有“中国现代社会科学家传略选登”专栏。大概《晋阳学刊》也准备刊登由李范文撰写的王静如传略,王静如觉得自己填的表不够详细,所以嘱咐雷忠勤去参考择录“已在贵刊存案”的传略。可惜的是,王静如传略最后没有在《晋阳学刊》发表。

    卖家标价售信时,只提到有王静如信札一通一页,但等到他把东西寄来时,我才发现不仅有那通信札,连征稿表也送来了。王静如手书满满当当的四大页表格啊!这实在是一个意外之喜,300元已经是赚了。以前只见过强行更改标价的奸诈老板(这种事就连国营老字号的中国书店也常干),从没见过这样买一送一的好心老板!

    拿征稿表与《中国现代社会科学家大辞典》的王静如条目,以及权威的王静如传记(比如《王静如民族研究文集》后面所附冀宇写的《王静如教授小传》等)对校,发现有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事,就是以前知道的事也是用不同的语气和措辞叙述的(例如提到自己获得法国东方学茹莲奖金的三辑《西夏研究》时,王静如写道“这部写成时在我27-29岁”,语气颇自负),有刊布和介绍的价值。比如,在“研究领域和方向”一栏,王静如简述了他终身奉为圭臬的历史语言学派的治学纲要:

    我研究领域主要是语言和历史,旁涉社会经济,由于语言文字多是死文字,所以首先是创识文字,通其文,才能研究它的文献内容。内容可包括历史、社会经济的从未为人所知材料。

    在“代表性的学术思想(体系或学术观点、其中哪些属于首先提出的创见)”一栏里,王静如很精当地概述了自己的治学经过以及对国际东方学研究的贡献:

    我认为科学的进步,是由良好基础努力积累而来,由广博知识综合研究而来。如我开始研究死文字西夏文,才知道西夏字不过四五百字。可是我依不认识的广多西夏文佛经,译识出三千余新西夏字,把西夏文的文法亦作出了条理。中外学者称这是创译,是西夏学的创举,从此以后开通了国际西夏学者用科学研究西夏文字和历史的良好工具,成绩就在《西夏研究》中。工作是艰苦的,但科学效益是成功的。

    另外,我用满洲语译释当时学者不能解释的女真文进士题名碑,用西夏藏缅诸语解释东汉《白狼慕汉歌》,用碑文重字推定契丹碑文,都是创造性的。但来源成功仍上述观点。

    在“学术上的师承和社会影响以及国外评价”一栏,王静如填写了以下四段话:

    在清华大学研究院语言专业导师为著名语言教授赵元任老师,我兼从陈寅恪导师学过梵文和史学,还兼向著名人类考古学家李济导师学习过考古。

    三位老师,都是博学精深,中外已有盛名。

    在外国研究时,我的成绩受法德英教授注意赞赏。荣获著名茹莲奖金,更引起国际东方学家重视。

    苏联和日本、美国学者都认为我是中国西夏学创始者,也是国际对东方学有很大贡献的教授学者。

    从陈寅恪学梵文一事,在以前发表的王静如传记材料中似乎未见明确提到。《中国现代社会科学家大辞典》王静如条目中出现的“特别是对西夏文的译释和文法的条理,被中外学者誉为是创举,是对东方学的很大贡献”一句,显然摘自上引征稿表里的两栏文字,只是“文法的条理”一语放在这里是不通的。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