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觅诗记之二

宋玉:貌丰盈以庄姝兮,苞湿润之玉颜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5月01日        版次:GB07    作者:韦力

    □ 韦力

    在中国文学史上,宋玉跟屈原并称,可是不知什么原因,这样的一位著名文人,关于他的历史资料却留下来者很少。陆侃如、冯沅君对宋玉颇为看重,在所著《中国诗史》第三篇的第四章专讲宋玉,将宋玉的生平总结如下:“从这二十几句里,我们可以知道宋玉是楚国乡下的一位贫士,远走京邑,谋一个位置,以抒抱负。但不久便失职,于是潦倒终身。所失的职,大约即上引《襄阳耆旧记》所谓‘小臣’,是否即王逸所说的‘大夫’则不可知。《九辩》之作大约即在失职之后。荀况至楚为兰陵令时(前255年),宋玉约三十五岁,他做小臣或亦在这个时候罢。”

    《史记》中有“然皆祖屈原之从容辞令”一句,后人对这个“祖”字如何解释产生了分歧,大部分人认为这个字表明了宋玉等三人是屈原的弟子,对于这种解释,后世多有认同,王逸在《楚辞章句》中首次说宋玉是屈原的弟子,而后的习凿齿也称:“宋玉者,楚之鄢人也,故宜城有宋玉冢。始事屈原,原既放逐,求事楚友景差。”(《襄阳耆旧记》卷一)但是也有人不赞同这种说法,因为这个“祖”字也可以理解为承袭或祖述,并不一定是师徒关系,游国恩在《中国文学史讲义》中称:“宋玉者屈原弟子也。悯惜其师忠而放逐。故作九辩以述其志。宋玉师事屈原恐未可信。”究竟如何,至今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意见。

    一 宋玉作品

    按照司马迁的说法,跟宋玉并称者还有唐勒、景差,然而这二人没有作品留下来,按照《汉书·艺文志》上的记载,宋玉的诗赋有16篇,而流传至今者,《楚辞》内收有《九辩》一篇,《文选》中收有《风赋》、《高唐赋》、《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对楚王问》五篇,而《古文苑》中也载有《笛赋》、《风赋》、《舞赋》等六篇。到了清代,严可均在其《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中去掉了《舞赋》一篇,又添加上《高唐对》一篇,以上就是流传至今署名宋玉的作品。但陆、冯认为这些作品“大都是后人伪托的,可信者只有《九辩》与《招魂》”。而鲁迅则进一步认为:“宋玉者,王逸以为屈原弟子;事怀王之子襄王,为大夫,然不得志。所作本十六篇,今存十一篇,殆多后人拟作,可信者有《九辩》。《九辩》本古辞,玉取其名,创为新制,虽驰神逞想,不如《离骚》,而凄怨之情,实为独绝。”(《汉文学史纲要》)

    而游国恩也是这么认定者,他将宋玉留下来的作品做了概括性地分析,得出的结论也如鲁迅这样:“则宋玉之作只存《九辩》一篇而已”,但袁行霈主编的《中国文学史》却未曾提及除《九辩》之外皆伪:“《风赋》《登徒子好色赋》《对楚王问》等都是历代传诵的名作,无不体物细致,构思巧妙,极尽铺陈之能事。”这些作品既然是传世的名作,又写得极其华美,看来没必要再纠结这是否真的是宋玉所作。而对于宋玉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本书给予了这样的断语:“宋玉的辞赋是在屈原的直接影响下创作而成的,并在文辞等形式方面有所发展。它们是由楚辞而至汉大赋的一个过渡阶段。”

    《中国文学史》也同样把《九辩》视为宋玉的代表作,评价说:“中国文学史上影响深远的‘悲秋’主题,实由此发端”。

    对于宋玉为什么给这篇赋起名为“九辩”,历史上也同样有不同的解读,比如王逸认为“辩者变也”,这意思是说宋玉想以此赋来劝说君王变法,而“九”则是阳数中最大之数。游国恩认为这是王逸的曲解,而王夫之则认为“辩犹遍也”,而赋中的一阙就是一遍,因此这只是个篇数之名。游国恩也认为王夫之说的有道理,其结论是:“考九辩之名。一见于离骚。再见于天问。王逸以为禹乐。山海经又以为天帝乐。虽未可遽信。要之必古乐也。宋玉借古乐为题。以抒其情思。”

    有意思的是,鲁迅虽然认定宋玉的作品仅有《九辩》一篇,但他却在《汉文学史纲要》中讲到了宋玉的《招魂》:“又有《招魂》一篇,外陈四方之恶,内崇楚国之美,欲召魂魄,来归修门。司马迁以为屈原作,然辞气殊不类。其文华靡,长于敷陈,言险难则天地间皆不可居,述逸乐则饮食声色必极其致,后人作赋,颇学其夸。句末俱用‘些’字,亦为创格……”鲁迅说司马迁认为《招魂》是屈原的作品,但他觉得这篇文章从文风上看,跟屈原的其他作品不相类,但是《汉文学史纲要》中仍然引用了很长一段《招魂》中的原文。即此可以猜测,鲁迅虽然不能肯定《招魂》是宋玉的作品,但他仍然认为此文在文学史上有着重要地位。其实早在鲁迅之前的明代,焦竑就认为:“《九辩》非宋玉作,并无哀师之言”(《文选旁证》卷二十八引),后来的梁启超也跟焦竑的观点一样:认为《招魂》是屈原的作品,而非宋玉。虽然这种否定声音很多,但陆、冯还是认定《招魂》就是宋玉的作品,并且将此评价为宋玉的上乘之作:“《招魂》是一首描写的诗,与《离骚》、《九辩》之抒情不同。就我们看来,宋玉是一位长于描写的诗人。他在《九辩》里描写秋景的几处,都是绝无仅有的作品。《招魂》中的描写,无论是写景、写人、写事,没有一样不是淋漓尽致,栩栩如生。”

    二 美男

    宋玉被后世誉之为四大美男之一,这等高的评价应该来自于他所写的《登徒子好色赋》,此赋的第一段为:“大夫登徒子侍於楚王,短宋玉曰:‘玉为人体貌娴丽,口多微辞,又性好色,愿王勿与出入后宫。’王以登徒子之言问宋玉。玉曰:‘体貌娴丽,所受於天也;口多微辞,所学於师也。至于好色,臣无有也。’王曰:‘子不好色,亦有说乎?有说则止,无说则退。’玉曰:‘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国;楚国之丽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东家之子。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然此女登墙窥臣三年,至今未许也。登徒子则不然。其妻蓬头挛耳,齞唇历齿,旁行踽偻,又疥且痔。登徒子悦之,使有五子。王孰察之,谁为好色者矣。’”

    这段话说楚国有个叫登徒子的官员,此人在楚王面前说宋玉的坏话,他说宋玉本人长的极其英俊,并且口才还特别好,同时这位宋玉又特别好色,所以登徒子提醒楚王要留意这个人,不要让他进入后宫之门。看来这位登徒子重伤人的方式颇为戳中要害:这样一位美男进入了后宫,由此而引起的内乱可想而知。登徒子的这句话果真让楚王警惕起来,于是楚王把宋玉招来,用登徒子的那句话质问他。

    宋玉对自己的英俊容貌不谦虚,他解释说自己容貌俊美,这是上天所赐,言外之意,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而自己口才好,则是从老师那里学来的,这也应该没什么错,而对于好色这个说法,宋玉则坚决否定。他的否定当然不能让楚王相信,于是反问他:你不承认自己好色,那你给我讲出一个说法来,如果讲不出来,你就必须远远地离开这里。而后宋玉解释到:天下的美女应该以楚国的最漂亮,而楚国的美女又以我家乡的最漂亮,而我家乡的美女又以我家东边邻居的那位小姐最漂亮。之后他又用了几句形容来说明这位东邻美女是如何之美———“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此后的几句也统统成为了后世形容美女的常用赞美词,可见他的这首《登徒子好色赋》是何等的受到了人民群众的欢迎。

    一番描绘之后,宋玉接着说:这位天下第一美女经常爬上墙偷看我,竟然偷看了三年,即使这样,我也未曾动心。宋玉这句话的潜台词是想告诉楚王:天下第一美女都没让我动心,更何况你的那些后宫了。只是他没敢这么明说而已。接下来,宋玉又开始反击登徒子,他用了一些丑陋之词形容登徒子之妻,比如他说登徒子的老婆蓬头垢面、嘴唇外翻、牙齿参差不齐、弯腰陀背,同时身上长疥,还患有痔疮。不过宋玉的这几句话也不能细琢磨,他曾经看到过登徒子的老婆长得丑,这当然有可能,但他说这个女人身上长疥,同时还长痔疮,这些他是怎么知道的呢?且不深究此事吧。总之,宋玉认为如此丑陋的一个女人,登徒子却很喜欢,宋玉的证据是:这个女人给登徒子生了五个孩子。所以宋玉的结论是:大王,那您评价吧,究竟是谁好色?

    但我总觉得宋玉的这种反击方式有点儿问题,诸葛亮还娶丑妻呢,但一点儿也不影响诸葛孔明的伟大形象,所以登徒子很爱他的丑妻,这跟好不好色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但事实是宋玉就是以此为例,向楚王进行了辩解。而此时在场者还有秦国的章华大夫,他在言谈中也基本赞同宋玉的解释。经过两人的说辞,楚王终于放下心来,于是就没有辞退宋玉。

    但不知什么原因,后世就是因为这篇赋而把登徒子作为了好色之徒的代名词。虽然说从人品角度来论,这位登徒子的确不怎么样,如前所述,他到楚王面前重伤宋玉,让楚王留心后宫的门要关紧一点,但是登徒子究竟是否好色,宋玉的那段形容却不足以板上钉钉。以我的拙见,这位登徒子特别喜欢守着他的丑妻,说不定他患有“色盲症”。

    总之,宋玉所作辞赋大多受到了后世的喜爱,比如刘勰在《文心雕龙·谐陷第十五》中称:“宋玉赋《好色》,意在微讽,有足观者。”而唐代的李善在《文选注》中也称:“此赋假以为辞,讽于淫也。”李善说宋玉写这篇《登徒子好色赋》,其真实的目的是通过谈论好色这件事,来委婉地规劝楚襄王不要荒淫无度,因为在历史上,楚襄王的确沉迷于女色。

    三 郭沫若笔下的宋玉

    这篇《登徒子好色赋》却让后世作为质疑他人品的证据。1942年元月2日至11日,郭沫若用了十天的时间就创作了一部五幕历史剧,名为《屈原》。郭沫若在此剧中把宋玉这个角色描绘成了“卖师求荣”的无耻文人,他的这种定性受到了一些文学史专家的反驳,比如郑振铎、陆侃如、冯沅君等,均提出了自己的不同见解。到了1954年底,郭沫若写了篇《关于宋玉》的文章,以此来反驳众人的质疑,而后,他将这篇八千多字的文章发在了《新建设》第二期上。

    郭沫若的这篇反击文章也是从《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中的那一段话下手,此段话中有:“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者”,针对这句话,郭沫若说:“请细细玩味这几句话吧。司马迁对宋玉、唐勒辈称为‘之徒’,首先就表示了有些鄙屑的意思。接下去说他们‘终莫敢直谏’,那鄙屑的意思就非常明瞭了。”以郭沫若的学问,他把“之徒”二字做这样的解释,显然有着故意的成分,因为他不可能没有这种基础常识:“徒”在古代并无褒贬之意,比如《孟子·梁惠王上》有这样的话:“仲尼之徒,无道桓文事者,是以后世无传焉,臣未之闻也。”如果按照郭沫若的解释,这岂不是说孔子的弟子都不是好人了?

    而郭沫若在《关于宋玉》一文中还说:“说宋玉没有骨气,是不是作俑于我呢?不,这差不多是两千多年来的民间定评。民间对于宋玉的评价,我们从《对楚王问》的‘先生其有遗行与?何士民众庶不誉之甚也?’那句话中可以看出。”民间对宋玉有着怎样不好的评价,郭沫若没有举出证据来,而对于宋玉的人品,郭接着说:“两千多年来,一般人的看法是:宋玉是一位风流才子。在风流才子这个品评里面,一方面是肯定了他的文才,另一方面也肯定了他的轻薄。”这里的“一般人”指的是谁,郭也同样没有解释,宋玉是怎样的一位风流才子,在这里同样没有论及,想想历史上关于宋玉的那些可怜史料,几乎没有一条谈到这方面的问题,不知郭老是如何得知的。而郭沫若在上一段中引用的《对楚王问》,也同样是历史上质疑的篇章,我不知道郭是如何考证出宋玉是一位“卖师求荣”之徒。

    而后程本兴写了一本书,名叫《走近宋玉》,其实整本书都是反击郭沫若的这篇《关于宋玉》。郭沫若为什么要这样看待宋玉,我不想做过多的分析,但是宋玉在历史上的地位却并不因为有郭的这篇文章而受到贬损,比如游国恩在评价《九辩》时称:“盖楚辞演变之期三。一为九歌。其词局促。犹婴孩也。一为离骚九章。其词散缓。犹成年也。一为九辩。错综变化。局势开张。一改向之面目。渐与汉赋接近盖新生期也。其递嬗蜕化之迹。彰彰明矣。”而游先生给出的结论则是:“屈宋并称,夫岂偶然。”而姜亮夫先生则认为从传本角度来说,宋玉的作品对社会所产生的影响力,甚至超过了屈原:“从战国以后的文学发展来分理细缕一番,我们发现宋玉所撰各文,影响于后世者极大而且多,比屈原的影响于‘文学’方面还大得多。”(《宋玉简述》)

    四 宋玉墓

    关于宋玉的墓,历史上大约有五处,究竟哪一处为其真墓,当然各有各的说法,而《宜城县志》上有这样一段话:“在县南三里宋玉宅后有三冢并列,明嘉靖中建祠其旁。今宅已废,墓大及亩或,合三冢而并于一耶。明政德中知县朱崇学立碑识之。”看来这个记载较为可靠,于是我来到湖北,前往此处一探。

    宋玉的墓位于湖北省宜城县腊树村,我乘长途车从武汉来到了这里。在长途汽车站打上了一辆出租车,而后跟司机说要前往腊树村,司机反问我要去腊树村的第几组,他同时告诉我此村分为九个组,并且各自独立。一个村庄有如此之大,这是我料想到者,好在司机的手机能够上网,他马上百度一下,而后说我要找的那个地方在腊树村的四组。

    乘车来到了四组,在路边遇到了一位劳作的老人,我向他请问宋玉墓所在地,他随手向前一指说就在前边,并且说现在那里什么都没有了。既然一切皆无,这让我如何寻找?于是向老人提出请求,问其可否把我带到那里做一下指认?我的和蔼态度并不能将其打动,他连连摆手,一副避开麻烦的样子。无奈,只好继续前行。司机问我去哪里,我想了想,让他先把我送到村部,我觉得里面的管事者应该会知道本村曾经有一位这样的大名人。

    村部在腊树小学内,来到小学,有些担心又遇上不让进去的事情发生,门口两位妇女在讲话,上前打问,其中一个非常热情,马上带我去村部看了看。然而却没有遇到工作人员,此妇女听了我的来意,向我解释说:宋玉墓文革时就被平掉了,现在什么都看不出来。我问她是否知道具体的位置,她说知道,而后她带我去找了一位村干部,见到村干部后,由其带路,共同来到了一片菜园子内。

    而今这里能够看到的,是几个蔬菜大棚,这位妇女给我讲解着原来此墓所在的范围,她说就在这四亩地里面,但现在菜园子归好几家人所有。我问她何以证明这片菜地就是宋玉墓的墓址?那位村干部说,去年市里来了几个人,也是来确认宋玉墓,他们在这里做了一番丈量,然后在宋玉墓的四围各打了一个木桩,并且说市里准备拨款,要重新修复宋玉墓。闻听此言,我马上让他带我去看那些工作人员钉下的木桩。果真在菜地里看到了钉在地上的木棍,这算是我在宋玉墓上找到的唯一证据。我的这个感叹让那位带路的退休老师听到了,她也同样感慨说,宋玉这么有名,但是当地不重视,真应该好好修复一下。

    ◎ 韦力,藏书家,近著有《古书之爱》、《失书记·得书记》等。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