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叙利亚重建:不要忘却国家身份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4月10日        版次:GB08    作者:MarwaAl Sabouni

    一名在空袭中受伤的阿勒颇女子。持续5年的叙利亚战争给这个国家留下了深刻的创伤。

    西方国家可能会推行一个类似“马歇尔计划”的重建计划,但前提是不能重复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利比亚的错误。

    叙利亚战争已经持续5年,这场战争割下深刻的地区伤口,制造空前的人道灾难和难民危机、释放了极端武装得以猖狂的空间并带来全球性震荡。人们迫切希望这场战争能尽快结束,最近开始的和谈第一次让理性近距离接触战争中的各方面,也使得结束战争、重建国家的希望前所未有地靠近。

    到现在为止,为期两个月的停火协议得到各方面尽可能的配合,这令人相当意外。但是,克制是我们在停火协议生效后亲眼看到的:俄罗斯已撤出所有战斗机,阿萨德政府一直没有主动开枪,就连极端组织IS都显得较任何时候更虚弱。现在第三轮谈判正在日内瓦举行,目标是商讨建设未来叙利亚世俗化、民主政府。

    很多关心叙利亚命运的国家在问,如此被粉碎的国家如何重建?2200万人的仇恨如何消弭?800万难民如何回家?西方国家可能会推行一个类似“马歇尔计划”的重建计划,但前提是不能重复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利比亚的错误,即军事介入之后未能提供足够后期支援,导致以上地区冲突后的政府重建和民权社会恢复伴随持续暴力。

    霍姆斯是叙利亚第三大城市,我一直在这里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大部分被完全炸成粉末之后,我和家人仍旧没有逃离。今天在废墟中我仿佛仍能看到以往宏伟的清真寺和庄严的基督教堂,是的,霍姆斯曾是和谐安逸的城市,我们每一个人如果将亲身参与这里的重建,都不会忘记它原本的样子,我们要重建出同样具有关怀、宁静、尊重的气氛,这才是家的气氛。在这种重建的过程中,国家的伤口和人民的分歧会渐渐愈合。

    阿萨德统治期间,政府层强制性修建隔离居住区,强行将不同信仰、不同派别的居民分割,居民生活的小区不首先考虑方便性、美观、设计合理或者反映文化价值,而是首要考虑隔离、切断和严密保安,这种居民区是战前社会分裂和开战后社会崩溃的帮凶。重建过程里我们必须回避。任何国家,城市和乡村的规划必须基于对当地文化的充分尊重和理解并能够给当地文化价值有充分体现。我们是一个经历惨痛战争的国家,然而此时我们也离重建跟和平无比近,第一次因为和谈的努力,我们可以开始向往未来的家园,期盼逃离的亲友。对于如何重建,所有叙利亚人都应该参与并有发言权,不管他们的信仰和宗派背景。

    MarwaAl-Sabouni(叙利亚作家、建筑师)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