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冲突消退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4月10日        版次:GB08    作者:JohnYemma

    从东南亚到拉美,曾吸引全球注意力的冲突,都被克服了,虽然今天的中东依然充满混乱和死亡,但我们也一样可以克服。

    越南战争持续了近30年的时间,造成130万人死亡,从上个世纪50年代末到70年代,越南冲突似乎是无法解决,胜负无法计量的。同样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中美洲,冲突如此频繁甚至严重到类似冷战的局面。中东的数次战争依旧没有办法平衡什叶派和逊尼派的力量,最终伊拉克和伊朗之间持续了8年战争。90年代的时候,超级力量和大国的意识形态虽然退幕,在巴尔干和卢旺达却发生种族屠杀。以上冲突在当时看来都是无法控制,难以驾驭的。

    但是今天越南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的友好贸易伙伴和旅游目的地;拉丁美洲已经有相当长时间处于和平中;卢旺达还没有实现理想中的民主,却已经创造东非经济成功的奇迹。巴尔干半岛要不是因为最近难民危机而动荡,也享受了和平宁静相当长时间。最近的例子是哥伦比亚,这个曾经被反叛运动、军阀割据、毒品交易撕裂的国家,不仅已实现内部停火,而且经济发展非常惊人。

    过去的种种冲突,尽管在当时是那么可怕,在思索解决之道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希望,但是今天看来都已经过去了。今天我们面临什么冲突呢?有一小群人,自以为可以代表数十亿穆斯林的声音,他们希望用极端压迫的方式统治中东、北非和东南亚。跟过去发生在越南、中美洲和巴尔干的冲突不一样,那些都是局部冲突,今天全球都联合起来与IS作战,其中有穆斯林,也有基督徒,有美国人、也有俄罗斯人和中国人。从历史角度看,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相信这场冲突也将结束,一切只是时间问题?

    人文发展的历史就是我们用一次次流血和死亡学会了,对于理念不同、地域管辖、历史对错或者现实公平的争论,不可能用野蛮行动来解决,只有通过对话和争论才有解决希望,这是人文的力量。如果从历史的角度看,在长时间范围内人类冲突的规模和数量其实是呈下降趋势。不过这个趋势是统计学的结果,未来还会不会有世界大战,局部冲突还有多少,将取决于我们自己。

    JohnYemma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编辑)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