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切·格瓦拉之子:

“也许我们可以从正面影响美国”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3月27日        版次:GB06    作者:Dawn

    2007年一个展览中,卡米洛·格瓦拉凝视父亲切·格瓦拉的头像。图片:MichelK rakow ski

    在卡米洛·格瓦拉看来,对他父亲留下的“革命遗产”而言,美国总统的访问既是某种威胁,也是一种机会。

    带着一种审慎的乐观,卡米洛·格瓦拉冷眼看待世界最大资本主义国家的领导人到访古巴。

    卡米洛·格瓦拉是古巴革命最著名人物切·格瓦拉的长子,出生于1960年代初,跟奥巴马相差不到一岁。当时古巴和美国正展开冷战以来最危险、为时最为漫长的一段冲突。

    五年之后,切·格瓦拉在玻利维亚被打死。如今,在相比之下更为和平、但没那么“光辉”的时代里,卡米洛·格瓦拉致力于保护切·格瓦拉留下的政治遗产,保证父亲的信念———而不仅仅是他那著名的肖像———在世界各地仍能被人记起。

    但是,就像古巴国内许多人一样,卡米洛·格瓦拉对于奥巴马的来访,持一种微妙和复杂的看法。“这是一次历史性的、非常重要的访问。”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卡米洛说。“但是美国是一个帝国。从本性上说,他们不会铺好桌子,摆好酒菜,请你享受宴席。历史告诉我们,每次美国人摆桌开宴,你都得小心被下毒或者背后挨上一刀。后事如何,我们姑且拭目以待。”

    在许多西方媒体的阐述中,奥巴马对古巴的访问,是一个以缔造和平为己任的大国首脑对一个小国进行的突破性访问。当然,这也是一位即将卸任的总统开启胜利倒计时的旅程。

    美国官员表示,出访古巴的美国代表团是近代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总统代表团之一。这并非偶然,因为它本身就是一次要给世界留下印象的访问。奥巴马希望在美国人心中留下“和平总统”的回忆,在古巴人那里展示更亲密的两国关系可以带来怎样的好处。

    卡米洛相信,如果他的父亲依然在世,看到这一切,心中肯定五味杂陈。“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他不信任何帝国主义国家拿出的东西。”卡米洛说。“但他也认为跟世界保持关系很重要,有必要向正面和负面的东西学习,认为我们也可以向外传达自己……也许我们可以从正面影响美国。”

    记者在哈瓦那的切·格瓦拉研究中心与卡米洛会面,中心收藏了格瓦拉的许多信件、文章和演讲。从外表和举止上,卡米洛·格瓦拉颇有几分父亲的神韵,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如果切·格瓦拉平安老去,他那英俊的样貌——— 就是印在全世界许多海 报 、T恤 上 的 那 副 样貌———大概就是这种形象:胡子灰白,飘逸的头发仍在,但发际线后退,眼窝深陷,戴着老花镜。

    卡米洛·格瓦拉是一个爱交际、幽默、热情的人。尽管他不是政府发言人,却会反复重申政府观点,那就是只有美国尊重古巴主权,以平等态度开启对话,并扫除其余障碍,比如经济上的禁运,以及美国对关塔那摩湾的占领,双方的会谈才会取得成功。但是,从谈话中可以看出,他的革命意识形态虽然坚定,但并不僵化。“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有自己的道路。这条道路把我们带到了现在的位置。明天如果我们面对不同的环境,也会改变我们的计划。”他说。“如果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与美国的关系摧毁了我们的原则、理念、计划,那只说明我们的道路一开始就不够强大。”

    如果改变真的发生,那应该也是按照古巴政府选定的节奏到来。这种局面已经引致美国国内对奥巴马的批评,认为2014年12月17日与古巴总统劳尔达成的协议中,奥巴马得到的远比给出的少。至今为止,大部分拉近关系的动作来自美国一方,最近的例子就是上周宣布放松针对古巴的货币和旅游管制。但是,要说这纯粹是一种单向交流,倒也不准确。古巴释放了几十名政治犯,扩大了互联网接入,开始了关于安全、人口贩卖问题和毒品控制的对话。在更大的问题上———如自由选举、自由言论、自由集会———当然还没有什么进展。奥巴马在对话中努力把事情往那个方向推进,他表达的主要信息是“古巴的未来是为了古巴人民”。

    面对这种说法,卡米洛·格瓦拉保持警惕。“我与奥巴马并无私交。他看上去挺聪明,对于人类主要问题很敏感,但是他是在选举中上台,而不是在革命中上台。他是受美国企业支持的。”格瓦拉说。“皮肤的颜色是一回事,意识形态的颜色是另一回事。”

    不过,他认为奥巴马确实帮助开创了双方亟须的改变,甚至在他卸任之后,影响仍将继续。“事实是美国与古巴的关系已经陷入了僵局。不管下一任美国总统由谁来干,事情都不可能比过去更糟糕了。”

    不过,现在的古巴麻烦不少,而美国在这方面可能提供帮助。古巴经济发展乏力,商店里往往连基本的日用品都短缺,拉美地区左翼盟友曾经帮忙填补亏空,但现在他们自顾不暇,无法照看古巴。比如查韦斯执政时期的委内瑞拉曾经向古巴提供相当数量的石油和援助,但现在油价下跌、经济衰退、政治动荡,委内瑞拉再也无力照顾老朋友。巴西的工人党政府曾经为古巴在马里埃尔港最大的发展项目提供资金,现在也被大规模抗议、经济衰退和腐败丑闻弄得焦头烂额。而阿根廷和玻利维亚的左翼领导人则在大选中败北下台。

    卡米洛·格瓦拉将拉美左翼的失意归咎于周期因素:政府无法实现选民的愿望时,总是会失去一些支持的,但是他同时认为这也跟充满敌意的媒体、寡头和跨国公司有关。“这只是暂时性的后退,(左翼运动)没有消失或者死亡。”他说,“潮水是退了几步,但是海啸到来之前就是这样的。”

    切·格瓦拉去世差不多50年之后,依然是拉美左翼运动的号召性人物,但他同时被变成了一个商业象征,印有格瓦拉头像的纪念品到处贩卖。卡米洛·格瓦拉说,他在研究中心的任务之一就是保证父亲的形象不要与其信仰和历史分裂。“切·格瓦拉继续扮演着一个重要角色,但是我们必须承认,在不同的国家,格瓦拉象征着不同的东西。你在欧洲一场足球比赛的小旗子上看见的格瓦拉跟拉丁美洲抗议矿工所穿T恤上印的格瓦拉是不一样的。不幸的是,总有些人想把格瓦拉与历史分开。我们的任务之一就是应对这种情况。”

    在格瓦拉中心收藏的文件中,有一段简短的文字,是格瓦拉知道自己即将死亡时,留给孩子的话。它说:“在你们内心最深处,首先要对世界上任何地方任何人遭受的不公平保持敏感。”

    卡米洛·格瓦拉不太愿意回顾个人往事。相形之下,他更愿意专注于具体的“遗赠”,在网上,通过教育材料和展览传播父亲的理念。而这些理念对于一位正处于大选季的美国总统来说都是“政治毒药”。在如何对待古巴东道主的问题上,奥巴马分外小心。到访哈瓦那之前,美国官方就表示奥巴马不会跟菲德尔·卡斯特罗会面。他肯定更乐意参加企业家讨论会,跟民间社会团体对话,观看一场棒球比赛,对古巴年轻人发表演讲,当然还有双边会谈。

    总之,他不会到切·格瓦拉中心学习革命经验。在卡米洛·格瓦拉看来,这很遗憾。“如果奥巴马来了,他可能学到一些东西。”

    原作:Jonathan Watts

    原载:《卫报》

    编译:Dawn

    http://w w w .theguardian.com /w o rld /2 0 16 /ma r/18 /c h e -guevaras-son-on-obam a-in-cuba-m aybe-w e-can-influ-ence-us-in-a-positive-w ay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